方俊傑:「黑魔后 2」—— 童話畢竟只是童話

A+A-
「黑魔后 2」,放在 10 月上畫,計過度過,明衝著萬聖節造型而來,意圖重複三年前小丑女的聲勢;圖為劇照。

一個奸角,大受歡迎,受歡迎到成為主角。好多個案,個奸角會改邪歸正,例如「狂野時速:雙雄聯盟(Fast & Furious: Hobbs & Shaw)」的 Deckard Shaw,無論幾勉強都要為他一出現時的罪行找個藉口好好開脫。未上畫的,由愛瑪史東(Emma Stone)主演的 Cruella,由「101 斑點狗(101 Dalmatians)」演變而來,相信角色也會由可恨變成可愛。迪士尼又不是沒有試過,大大齣「黑魔后:沉睡魔咒(Maleficent)」是最佳示範。

吊詭在,一個奸角大受歡迎,好大可能在於夠奸。勉強將受歡迎元素扭曲,都幾本末倒置。不會個個角色也似「未來戰士(The Terminator)」的阿諾舒華辛力加,是同一型號同一外型的不同機械人,得到不同指令時,一時忠一時奸也理所當然。第一集「黑魔后」夠狠心,明刀明槍將「睡公主」童話故事改頭換面,說到 Maleficent 原來是面惡心慈的可憐女人,跟李莫愁同出一轍,減少了在未來需要洗底的煩惱。事隔五年,拍成續集「黑魔后 2(Maleficent:Mistress of Evil)」,放在 10 月上畫,計過度過,明衝著萬聖節造型而來,意圖重複三年前小丑女的聲勢。迪士尼的數口,不會算錯。

以為「黑魔后 2」是倫理親情劇:阿囡結婚了,阿媽不捨得,也要被迫接受,一方面為自己的地位難免下滑而難過,另一方面也擔心愛女所託非人。婚姻,不止兩個人的結合,還涉及兩個家庭。何況,是王子與公主的愛情故事,便去到兩個國家的層次。以為鬥爭的層次只不過停留在兒女私情?故事發展下去,滾到民族大義。由米雪菲花(Michelle Pfeiffer)扮演的未來奶奶,一身白衣,看似心地善良賢妻良母,原來為了報私仇、為了個人權力慾,犧牲親情也在所不惜,只為一舉將異己全數鏟除。跟黑魔后同族,飽受逼害的社會邊緣人士,既有主張和平的勢力,也有鼓動起義的代表。逆來順受不會換來善待,只會被趕盡殺絕。非暴力界別的領導人物一旦遇襲身亡,激進派的情緒固然大爆發,也缺乏加以控制的道德力量,當然急於反擊,即使敵人兵力強橫,也不惜以身犯險。在童話世界,雞蛋會突然出現安祖蓮娜祖莉一類的超強援手,輕輕鬆鬆將絕境化解,反敗為勝。可惜,在現實世界想推倒高牆,永遠不是撥一撥翼便做到的容易。

結局,大戰過後,死傷慘重,公主爆出一句:「好啦,婚禮繼續。這是將不同勢力融和的一場婚禮。」所有賓客便開開心心唱歌跳舞,彷彿沒事發生過。Well,仇恨不似仇恨,表面上的歌舞昇平能夠化解所有價值觀不同的本質問題。童話,畢竟是童話。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