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名為「日本夢」的騙局

A+A-
日劇 MIU404 第 5 集中,講述外國人的「日本夢」以及在日本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圖為劇照。

不出所料,編劇野木亞紀子的創作野心龐大(亦沒有辜負開播前的一切期待),新劇 MIU404 雖以公式化設定開局,但發展到中後段,已不是一般刑警劇,而是借題發揮,大路作品裡面暗藏偏鋒,帶出尖銳的社會批判。

日本近年積極輸入外勞/技術實習生,用以填補基層勞動工作空缺,但政府的權宜之計逐漸洐生了不少種族歧視、貧富差距、職場欺凌以至搶佔本國國民就業機會等社會問題,曾經歷過中國大陸新移民湧現、將社會結構大幅扭轉的香港人,應該都不會陌生。然而,這些民生議題,在日本只有少數影視作品願意關注,野木亞紀子在 MIU404 剛播出的一個單元故事裡說得清楚,一批越南外勞聯群打劫便利店,繼而披露他們在日本深受不平等待遇,工時過長及收入過低等情況,這些新聞連電視台自身都沒興趣去碰,因為日本國民不想看、也不願意知道這些有外國人被歧視、剝削和受到移民政策傷害的資訊。

劇集透過一批越南外勞聯群打劫便利店,披露他們在日本深受到不平等待遇,工時過長及收入過低等情況;圖為劇照。

人們不會去看,眼不見為乾淨,一旦看見了,人們的世界就會崩壞。面對崩壞,不是逃避,就是視而不見。

日本國民其實只想打開電視接收一些快樂、舒適,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在這個巨大的同溫層裡面,已區分了親疏優劣,不會看到任何外國人、外籍勞工、新移民、二等公民的問題。這些人好像根本不存在於日本。但其實他們早已無處不在,就在每一個日本國民的生活周遭。

渡邊大知飾演日語學校職員,而學校本身就專門為大批來自中國、越南以至其他東南亞國家的留學生開班授課,由於外勞人口極多,而他們亦極度依賴「留學生」這個身份以獲得居留資格,以便離開經濟條件差的故鄉,在日本打工賺錢。「在日本每個月可以賺 20 萬円,相當於在自己國家工作半年,所以就算借錢,他們都要到日本生活,這就是所謂的 Japanese Dream。」

渡邊大知(右)於劇中飾演日語學校職員,而他就職的學校,便是專門為擁有「日本夢」的外國留學生開班授課,以高額學費賺取利潤的地方;圖為劇照。

但日本夢不僅僅成為學校獅子開大口超額收生,從中賺取高昂學費利潤的原因,夢的真相,讓渡邊大知深深覺得自己是詐騙集團的同謀,相比打劫便利店,他更加罪無可恕。而主謀,是一整個文明先進,充滿快樂和舒適的國家。

一方面聲稱不接受移民,另一方面卻以實習生和留學生的名義,操控數十萬人口的勞動力,小小一個島國,外來人口卻是全球第四,原因?就是為了每天早上五點,店裡都能擺好便當,為了每天清早都有報紙送到門口,為了讓日本國民輕而易舉地獲得便利生活。

便利店劫案頻仍,店主怕麻煩,就直接解僱了店裡的越南少女。夢醒過來,原來你再努力,都是被歧視的一群,生活無保障,不受尊重,只不過是要搾取你的廉價勞動力,當你不被需要的時候,你便不存在。

我們曾經都很喜歡日本,但日本不需要我們,他們只想要不抱怨、不說話、便宜的工作機器。

日本夢都是騙人的。而野木亞紀子藉著一個內心充滿(公式劇常見的)正義感的刑警,問了一句:「國家有罪,我們是否同樣有罪?」

這一集的單元故事,叫「夢之島」。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