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家政夫三田園 4 —— 豚骨湯底造假之謎

A+A-
「家政夫三田園 4」僅播出 2 集,劇組就因疫情影響而停工,被迫重播前幾季的集數來「攝期」;圖為劇照。

無三不成幾,放諸日劇亦然,數得到四,已經算是長壽劇目。譬如最近剛開播的「家政夫三田園 4」。

最初只為戲仿松嶋菜菜子 2011 年收視神劇「家政婦三田」的對位諧劇「家政夫三田園」,2016 年播出第一季後,居然大受歡迎,其偵探劇場、社會陰暗面揭秘,輔以生活小百科的混搭設計。雖然披著 TOKIO 鼓佬松岡昌宏「反串」(或「易服」)的惡搞表皮,實則劇本細節頗見心思,奇情與實用兼備,觀眾受落,接下來幾年長拍長有,不斷載譽回歸,成為松岡昌宏近年的代表作。其實此劇還有著一個女主角逢演必毀、劇集一完就無以為繼的詛咒奇聞。繼清水富美加、剛力彩芽和川榮李奈都在參演過後星途不順,剛開播的第 4 季,則換入有「小新垣結衣」之稱的飯豐萬理江。但這一年就有趣了,詛咒可能敵不過今日禍延全球的武漢肺炎,因為女演員尚未出事,劇集本身已經遭逢不幸。受疫情擴散影響,劇組停工,播了兩集之後被迫重播前幾季的集數來「攝期」。而第 4 季最終能夠拍攝多少集,會否真的只有 2 集,而飯豐萬理江會否步上前 3 代女主角的後塵,還是未知之數。

「家政夫三田園 4」女主角飯豐萬理江;圖為劇照。

來到第 4 季,雖則只播了 2 集,明顯是有點黔驢技窮了,畢竟劇組和松岡昌宏本人應該都沒想過「家政夫三田園」可以變成長壽劇目。前兩季開始,故事為了增添趣味,已經走出對「家政婦三田」的「反串」和「惡搞」框架,繼而擴大戲謔範圍,譬如模仿了「下町火箭」和 Doctor – X 等人氣日劇,據我估計,日本的派遣家政婦(夫)應該受工作規定所限,不能到工廠代班,不過此劇本身就志在惡搞,亂來一通,家政婦介紹所又好像涉及逃稅和其他非法活動,有一季還說三田園被派遣海外做戰地僱傭兵,實力已經等同「一拳超人」。今季依樣葫蘆,雖玩不出甚麼新花樣,但繼續尖酸毒舌,像第 2 集「美食篇」就是一場精彩的嘲諷。

日本民間素來敬仰匠人專職,獨門技藝素來是不可侵犯的領域。但在這一集,某迄立 30 年有多的家庭式拉麵小店,就成為了被三田園拆穿騙局的目標。故事佈局似是「將太的壽司」的拉麵店版,老店主和下屬關係是最傳統的師徒制,師傅待人處事極其嚴格苟刻,徒弟地位低微,沒兩三年資歷都不能入廚房,更誰都不能碰拉麵店的靈魂 —— 那一鍋鎮店的湯頭。某日,老闆娘閃了腰,唯有聘用家政婦(夫)到店幫忙處理清潔雜務,當然,三田園跟名偵探柯南一樣,所到之處都會拆穿主人的偽裝。標榜傳統正宗的拉麵小店,店面雖小,客似雲來,但其實內裡上樑不正,下樑亦歪,老闆娘暗地裡早已想跟食物生產商簽約,將自家品牌變賣,以即食麵代替手工麵,慳錢之餘,又可以開分店擴張,自己不需要再屈就小店捱苦。另一方面,原來徒弟忍氣吞聲,是為了偷走麵店的配方,回鄉(越南)另起爐灶。

但到底有何配方?無人能碰的那一鍋湯頭,顯然藏著甚麼驚人秘密。話說此劇每一集都會插入「廣告」時段,為觀眾傳授幾個居家清潔、日常煮食和慳錢錦囊,而這一家拉麵店的「底牌」,其實是「家政夫三田園」的舊招數,舊酒新瓶,看過之前幾季的觀眾,相信都已經有些眉目。原來就是在湯頭出蠱惑,用即食麵的味精粉,混入豆漿和幾滴豬油,就能似模似樣煮出濃稠的豚骨湯底。

「家政夫三田園」每一集都會插入「廣告」時段,為觀眾傳授幾個居家清潔、日常煮食和慳錢錦囊;圖為劇照。

早在第一季「家政夫三田園」,三田園已在某個患病富豪家裡解釋過,將小豆粉和豆腐煮爛,添上少量麻油,就可以做出接近豚骨湯底的口味,但主要不是為了慳錢,而是這種作弊的素食煮法既吃得滋味,亦較為健康。幾年後稍作變招,原來就讓拉麵店化腐朽為神奇,味精粉溝豆漿的假豚骨湯底,比起真正用豬肉、豬骨煮成的湯底還要香濃。

這一招既是慳錢小秘方,也變相踢爆了業界內幕。虛有其表的拉麵店師傅,其實是個行騙 30 年的空心老倌。筆者太天真,看到這一下翻轉真的晴天霹靂,對坊間拉麵突然失去信心,香港屋邨商場那些擺明車馬的偽日式麵店就算了,回想十幾年來於日本街頭吃得翹大拇指的拉麵小店,會不會都充斥著這種造假手法呢?

劇中濃稠的豚骨湯底,原來只用即食麵的味精粉,混入豆漿和幾滴豬油製成;圖為劇照。

可能是疫情之下太過無聊,而又經常待在家裡煮食,看完這一集,非要做個實驗不可,翌日晚上,便嘗試將即食麵味精粉混入豆漿煮了一下。不曉得是否因為貪方便,只用了出前一丁和本地冷藏豆漿,造假手法不夠正宗,還是用了甜豆漿,混合分量、溫度不對,是煮得不夠,還是本人廚藝太差(不就只是煮個混入了豆漿的即食麵嗎?),總之東施效顰,最後仍然只能吃出即食麵和豆漿的味道,完全是暗黑料理。而又其實,出前一丁本身就有推出豚骨湯底拉麵,價錢跟其他口味相同,反正都是假,何必自行多此一舉試驗假配方?

但是,即食的豚骨湯底拉麵並不吸引,用豆漿煮出豚骨湯底口感這件事,聽起來才讓人覺得新鮮神奇。然後我又繼續煮了第二和第三碗鹹鹹甜甜的豆漿麵,固然不好吃之餘,松岡昌宏(三田園)沒有告訴你的,是煮食鍋裡黏著煮過的豆漿,特別難洗擦乾淨。於是,煮個即食麵那麼簡單的宵夜,最後也變成一件相當浪費人生的蠢事。居家抗疫的日子裡,於廚藝稍有天分的人顯然都有所長進;沒天分的人,則總是朝著更糟糕的方向奔馳。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