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

|共81篇|

從地緣政治打到高科技產業,印度成為中美交鋒新戰場

在印度與中國不斷激化的地緣政治競爭態勢下,矽谷抓住了它的黃金時刻。過去幾年,中國雖然對印度的科技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資金與資源,然而最近的緊張局勢,卻逐漸將印度推向「美國生態系」,就連總理莫迪也多次公開宣稱:美國和印度是「自然結合的夥伴」。

小灰:中國威脅論

所以當筆者於上文提出,解放軍對亞太地區的最大威脅,為大量部署可用作反艦的短中程導彈、並會以導彈攻勢阻止美國介入中國於南海、台灣的軍事行動時,讀者會覺得只是無稽之談,這一點,筆者可以理解。但事實上,將解放軍視之為最實質威脅的,是五角大廈(The Pentagon)。

類比錯誤的「修昔底德陷阱」

近年,「修昔底德陷阱」經常被人掛在嘴邊,作為當下美中對抗的詮釋。2012 年提倡此術語的國際關係專家、哈佛大學教授 Graham Allison 當時以「雅典的崛起及斯巴達的對此的恐懼,令戰爭無可避免」,來描述美(斯巴達)中(雅典)的衝突。然而,研究中國史的賓夕凡尼亞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林霨(Arthur Waldron),在 2017 年曾批評,根本沒有「修昔底德陷阱」這回事。

小灰:中美相爭,必有一戰?論以戰爭作為政治的延續(下)

對於美方而言,要遠赴重洋和中國開戰,所涉及的人力物力龐大;而戰勝中國所得的利益,未必足以彌補戰爭開支,因此美國主動採取軍事行動的誘因不大。相反,雖然戰爭同樣會消耗中方大量人力物力,但倘若能戰勝美國,將會打破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一圓大國崛起之夢。

1979 年中越戰爭:中共送給美國的投名狀?

經歷貿易戰和武漢肺炎危機,中美關係無疑已陷入冰點。兩國在 1979 年 1 月 1 日正式建交,至今 41 年,中間經歷了很長的蜜月期,為中國改革開放創造極為有利的條件,而西方資金大舉流入,也成就了中國的經濟奇蹟。但在中美建交僅一個月後,就發生了一件插曲:中越戰爭。而出兵前,鄧小平更曾請示美國總統卡特。

陶傑:香港完全回歸了

或香港人對「一帶一路」成功充滿信心,等待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系列,以人民幣取得貿易貨幣的主導地位,則將來香港人手持港幣或人民幣,可以自由與馬來西亞、斯里蘭卡、非洲的吉布提(中國在那裡租用了一個軍港),或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的家鄉埃塞俄比亞,另行籌組建立「國際自由貿易區」。等到「一帶一路」國家的非洲人民共同生活富裕之後,湧來香港海洋公園或迪士尼,自然會帶同其貨幣來香港兌換,購物消費,那時香港會是另一種風格的「國際商貿大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