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

|共11篇|

以學術專業推斷真相:專家證人的歷史

在「國安法」唐英傑案中,控辯雙方都出動專家證人,控方請來的是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劉智鵬,辯方是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以及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其中辯方專家的陳述,彷彿向大眾上了一門社會科學課。過往很長的時間裡,西方法庭都並非以科學為依歸,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專家證人制度,其實到 18 世紀啟蒙時代以後才出現。

李衍蒨:簡說法醫學歷史(下)

法醫學最初來自東方文化,一直到 19 世紀才在歐洲被視為科學學科,但仍然不屬於獨立專業。雖然法醫學及法證學的發展一直以西方國家為主,但宋慈的「洗冤集錄」依然證明,即使古代醫學缺乏解剖生理學,當時的學者仍能通過對刑犯的愛心及觀察,加上「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精神,突破科學發展的限制。

死因裁判官的源起:對警權的制衡?

2019 年反送中運動期間,科大學生周梓樂不幸身亡,在死因庭研訊之時,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自行翻看閉路電視片段,發現疑似周梓樂從高處墮下的關鍵影像,與警方說找不到有關片段的說法明顯不同。過去,死因庭在一些如陳彥霖案等的重大社會事件中,都扮演重要角色。回顧死因裁判官的源起,其實正正是當年英國王室為制衡地方警官而設的制度。

一切都是政治:浮動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本月 18 日逝世,其職位亦告懸空。總統杜林普以避免雙數大法官可能出現 4-4 裁決為由,堅持提名第 9 位大法官,但在總統大選年提名大法官,難免引起爭議。事實上,在 1869 年前,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不斷變動,亦曾出現雙數,相關人數與任命,一直由政治因素左右;國會亦能通過變動大法官人數,實現所屬黨派的政治目標。

智利軍政府的幫兇:去政治化的法院

不少專制政權都會保留名義上獨立的法院制度,披著法治的外衣,增加政權認受性,並為外資提供一個穩定的營商環境。在非政治性的議題上,法庭大致中立,政府也有機會打輸官司;但關乎政治的議題,我們卻可以見到一宗宗被駁回的司法覆核、人身保護令申請和私人檢控。在歷史中,皮諾切特年代的智利,就是結合「法治」和專制主義的範例。

最高法院裁決,將改變英國憲法傳統?

英國最高法院 11 位法官一致裁定,首相約翰遜早前建議女王,暫停議會五星期屬違法。裁決意味國會議員接下來可能阻止約翰遜的脫歐計劃,並引起約翰遜能否繼續擔任首相等疑問。英國「每日電訊」及美國「華盛頓郵報」更分析指 ,是次最高法院的裁決,揭示英國數百年來作為不成文憲法(uncodified constitution)國家的傳統,將有一部分由成文憲法所取代。

古希臘弱勢社群的復仇武器 —— 流言蜚語

諸事八卦、講是講非,在古今中外都談不上美德,但英國古典學教授 Fiona McHardy 指出,在古希臘時期,社會低下階層無權無勢,想要伸張正義或報仇雪恨,說三道四散播流言往往是可靠手段,在不健全的司法制度下,流言更可以殺人。

林喜兒:Suits —— 百拍不厭的律師故事

下星期六將是英國哈利王子大婚之日,既然準王妃 Meghan Markle 乃荷里活女星,想應下景,除了可重溫 The Crown,看看上世紀的英國皇室,亦可看看屬於新世紀皇室成員 Meghan Markle 的代表作。Meghan Markle 拍過不少電影,不過最為人熟悉的角色要算是劇集 Suits 中的 Rachel。2011 年播出的 Suits 是近年最受歡迎的美劇之一,由第一季的 12 集發展至後來每季 16 集,去年播出第 7 季時更慶祝邁進 100 集,近日更推出韓國版。

將死的法庭插畫

Jane Rosenberg 自稱美國法庭的活化石,她自 1980 年入行至今將近 40 年,經手的不乏曾轟動一時的案件,包括名導 Woody Allen 爭奪撫養權案,諧星 Bill Cosby 性騷擾案,作家 Martha Stewart 證券欺詐案等等。她的角色對法庭判決沒有影響力,卻對傳媒乃至普羅大眾尤為重要 —— 她是一名法庭插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