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政府

|共15篇|

緬甸武裝組織,合作才能取勝?

緬甸局勢已由最初上街示威反軍方政變,演變至全國各地爆發武裝衝突,反抗緬甸國防軍塔瑪都。儘管曾傳出令反軍政府陣營振奮的消息,例如有民兵成功伏擊安全部隊、克欽獨立軍(KIA)及克倫民族解放軍(KNLA)奪取軍隊基地及警察哨崗等,但印度獨立記者 Sudha Ramachandran 在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撰文指出,各民兵組織及反對派人士必須思考如何團結合作,才能真正推翻軍政府政權。

緬甸記者:以喬裝報道、流亡

極權下僅存的獨立報道何價?隨時是以新聞工作者的性命、人身自由換取得來。自緬甸發生政變之後,當地新聞業已名存實亡,更不時有外國記者被捕。據「衛報」報道,當地記者及編輯要不流亡他國,要不就是換上另一個身份,才能繼續報道真相,甚至是保住性命。

軍政府的財富 —— 緬甸玉

緬甸是全球最大玉器出產國,克欽邦帕敢鎮區便擁有全國最大、佔地 14,000公頃的玉礦。玉石意味著財富,據估計緬甸玉器貿易額每年達數十億美元,然而,當地玉器及紅寶石貿易一直由軍方企業控制,當前國家瀕臨內戰邊緣,玉器收入成為支持軍政府的重要經濟資源。卡塔爾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道,軍政府正加緊開採玉礦,換取資金充實武裝。

緬甸人逃亡保命,鄰國卻無力接收

2 月 1 日發生軍事政變以來,緬甸已有至少 280 人被殺,最年輕的是名 7 歲女童,同時有超過 2,600 人被拘留。隨著軍方及警察鎮壓加劇,愈來愈多民眾出逃,以免被捕或受迫害。但泰國、孟加拉和馬來西亞等鄰國,憂慮若接收大量難民,變相令疫症下緊張的公共財政加重負擔,亦怕外地人士將病毒帶入境內,因而設法阻撓流亡者湧入。

緬甸政變以外:現世最漫長的內戰

今年 2 月 1 日,緬甸爆發軍事政變,當地局勢深受國際關注。過去一個月,緬甸人民無懼生命威脅上街抗爭,軍方卻一而再血腥鎮壓。過去多年,緬甸一直陷於軍事獨裁之中,除此之外,當地西北部亦一直處於軍閥割據的狀態,內戰至今長達 70 多年。今次的政變,勢必令本來有眉目的緬北和平進展,再一次停滯。

從親軍方僧人,看緬甸佛系政治傳統

緬甸軍事政變以來,全國各地抗爭持續,當中不乏僧人身影,但其實親軍方的僧侶亦同時存在。有美國學者引用人類學研究分析,稱緬甸佛教素來是政權認受性來源,此傳統可稱作「業力王權」(Karmic Kingship),與現代民主觀念存在落差;軍方近年既打壓異見僧侶,又借羅興亞問題煽動佛教民族主義,成功以「護教者」姿態拉攏少數親軍方僧人。

緬甸軍方的好夥伴:滙豐、渣打……

去年 11 月緬甸完成大選,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擴大執政優勢。然而在 2021 年 2 月 1 日,緬甸國防軍突然以選舉舞弊為由發動政變,拘押昂山素姬和總統溫敏,並宣佈國家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事件震驚全球,多國警告緬甸軍方勿推翻選舉結果。有學者就批評,緬甸軍方能夠權傾朝野多年,跨國企業是一大幫兇,包括港人熟悉的滙豐。

亂局中崛起的緬甸軍政府

緬甸軍方於本週一發動政變,拘捕昂山素姬及全國民主聯盟多名政府官員。有專家估計,政變乃出於軍方領袖敏昂來(Min Aung Hlaing)的個人野心。儘管政變動機未明,但事件無疑證明,即使近年軍方展示出開放有限民主的姿態,但始終保留操縱國政的最終權力,當地人所享有的民主,也許只是軍方容許出現的假象。因此,探討緬甸日後的民主發展前,不妨先暸解緬甸軍方如何長期統治國家多年。

昂山素姬 —— 不必偶像化或妖魔化

2015 年全國民主聯盟勝出緬甸大選,昂山素姬在翌年成為凌駕總統的國務資政。此前,她在軍政府統治下斷斷續續被軟禁 15 餘年,其以和平爭取緬甸民主的理念,為她在國內及西方世界帶來崇高的地位和殊榮。主政後,她因為處理境內羅興亞人問題,捲入維護種族滅絕的指控;如今又再遭軍政府拘禁。到底我們該如何看待這位令部分人期望出現落差的人物?

獨裁國度下的文化旅遊:西葡的故事

自從疫情爆發之後,跨國旅遊活動中斷,出外旅遊成為很多人在 2021 年的願望。在獨裁國度,旅遊不單受公共衛生影響,亦受政治因素左右,因為旅遊業不單是一門大生意,也可以是重要的意識形態工具。西班牙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大學歷史學教授 Daniel Lanero Táboas,就在學術期刊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History 撰文,分析軍政府時期,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旅遊活動。

泰國示威導火線:接連失蹤的異見者

2020 年 8 月,12 名港人被指「非法入境」,被扣押在深圳鹽田區看守所。事件撲朔迷離,有傳媒就披露香港警方在事發前已掌握涉事者行蹤。異見者被擄、失蹤,在專制國家很常見。今年 7 月起,泰國不斷爆發大型示威。其中 9 月 19 日的集會規模,更是 2014 年政變以來最浩大。回顧這一波泰國民主運動之始,導火線即為流亡異見者萬查勒(Wanchalearm Satsaksit)在柬埔寨金邊失蹤。

【緬甸大選】昂山素姬與軍方,互換的親中立場

今年 11 月,緬甸將迎來新一屆國會大選。不少觀察人士均認為,國務資政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將再次勝出。自上屆 2015 年大選以來,緬甸的政治生態在五年間,似乎起了不少變化。當中,中國對昂山素姬或緬甸軍方的親近程度、以及緬甸兩股主要政治力量對中國的取態,皆有改革跡象。

阿根廷最勇敢記者 —— Andrew Graham-Yooll 與世長辭

阿根廷記者 Andrew Graham-Yooll 在本月 6 日逝世,終年 75 歲,當地各大報章均刊文表示哀悼。他生前曾替「布宜諾斯艾利斯時報」撰寫專欄,該報編輯 James Grainger 慨歎:「所有主要報章的頭版,都刊登一名記者的死訊,在這裡並不常見,他是報業泰斗。」早在數年前,他已登上新聞雜誌 Newsweek 封面,被稱為「70 年代最勇敢的記者之一」。他究竟做了甚麼,讓他贏得這個稱號和傳媒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