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

|共13篇|

為甚麼在斯德哥爾摩沒人炫富?

在香港,冷不防便會有親朋好友或同事探問:「你搵幾錢一個月?」如街頭遇上訪問,不少人亦不介意透露自己的收入或資產狀況。在許多國家,高收入是成功的標誌,甚至會以收入斷定一個人的價值。然而,在瑞典,隨便探問別人的收入卻是禁忌,那裡有種叫做 Jantelagen 的文化。

「打土豪」到土地國有:中國農村發展困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以來,最轟動的土地政策,莫過於 1950 年「打土豪分田地」的土改運動。然而,廣大貧下中農數年後,即因土地國有政策,失去鬥來的土地。「紐約時報」報道指,不少人把中國農村發展遠遠落後城市的原因,歸咎於中國至今仍堅持土地國有政策。縱然每年中國政府皆推出一系列改革農村發展的措施,亦難以收窄日漸擴大的城鄉差距。

大學教育,應否免費?

不少國家均有免費教育政策,但擴展至大學則相對較少。在美國,再次競逐民主黨總統提名的桑德斯,提倡公立大學免學費,卻遭同黨參選人、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市長 Pete Buttigieg 反對。即使是民主黨內,亦就應否對窮人提供更慷慨的經濟援助,產生分歧。

今天還有「中產」嗎?只剩下「中等收入」的年代

今天還有「中產」嗎?曾幾何時,中產被視為一項人生成就、社會身份。但在今日的經濟氣候和企業文化中,中產可能已是一個逝去的概念。取而代之,今日社會上可能大部分可能只是「中等收入」人士,面對著工作崗位的不穩定、乏味、無晉升機會,但仍需要供養家庭和下一代沉重開支的負債者。

托兒沙漠:在工作與小孩之間,我們掙扎

雙職父母既要外出工作,又得照顧年幼子女,若是家中沒有長輩幫忙,就只能依靠托兒服務,但托兒服務要不是選擇不多,服務參差,要不就是太貴,難以負擔。美國亦正面對同樣問題,一些州份更出現「托兒沙漠(childcare deserts)」的情況,日間托兒費用愈來愈高,正為年幼孩子尋求托兒服務的父母背負重擔,卻得不到援助。

Live Norish:關於外來人口與難民

與香港一河之隔,現已全面接管香港的某國的首都,在寒冬來臨時借了一場大火,乘機剷除市郊的城中村,在幾天內驅逐幾百萬的人口,這種無形的暴力,不把人當人的態度,讓看得早已寒了心的人都能無明火起。低端人口,毫無意外地,這詞在香港一夜爆紅。這四個字,令我想起一個早前在挪威引起關注的調查。調查數據經挪威幾份大報報道,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本土挪威人看了不爽,外來人新移民等看到更加是罵聲連連的標題:「移民人口比挪威本土出世的人交少一半稅」。

中產階級新象徵:長跑

根據 2015 年「中國跑者調查報告」:中國跑手平均年齡超過 30,大學學歷佔 70%,主要職業是 IT、政府、金融、地產。尼爾森中國體育人群調查報告的數字也顯示,長期做運動的人有「三高」:高學歷、高收入、高職位,收入比不做運動的人高出 36%,67% 有大學以上學歷,其中 28% 是管理層。對於城市的中產階級,長跑已成為新的身份象徵。

Moyashi:便利店——現代都市土地公

論日本當代偉大的發明,筆者認為必定要數 24 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模式。在日本國內,無論任何時間、身處任何地方,附近總會有家正在營業的便利店。雖然不同公司售賣的貨物種類可能會有些許不同,但總括而言,他們所提供的商品與服務都是大同小異。所以只要身處便利店,就可以解決生活需要,彷彿在守護著社會運作的基本機能,便利店實在是現代都市的土地公。

亢泰: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

2017 年已經到來。回顧過去的一年,英國有甚麼變化?人們對經濟方面的變化最敏感,不必多談。對國家前途,對社會的看法,道德觀及人生觀等等有無變化?英國的經濟制度,財富分配方面,現在主要還是按資本主義的規矩辦。然而這種資本主義制度同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資本主義制度相比已經很不相同了。現在的所謂「福利社會」改革了不少過去的財富分配方式,至少清除了「路有凍死骨」的現象。英國的老百姓對國家的制度究竟是甚麼也很清楚,所以當權者就不可能對國家實行甚麼制度胡亂撒謊,把老百姓當笨蛋。

29 歲:她供完樓,一般人呢?

女傑青黃仰芳自言大學時做傳銷月入三萬, 27 歲上車,兩年供斷,心得在於買樓信念高於一切,以「四倍努力」追趕他人 20 年時間。女傑青 29 歲供斷層樓,和蔡加讚 29 歲開設九龍城汽車廣場一樣,「努力程度」絕對是特例;那麼平均而言,今日一個 29 歲香港人,他和她的經濟條件又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