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傷

|共14篇|

【*CUPodcast】一再經歷:PTSD 患者的大腦

作為創傷後壓力症(PTSD)的科普書,「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帶領讀者由生理到心理全面認識病症。要理解患者大腦發生的問題,必須先由大腦的基本構成說起。創傷後壓力症令大腦負責過濾感官訊息的視丘,以及塑造意識覺知、抑制衝動反應的額葉受損,令人失去時間感, 腦中盡是無助、恐懼等情緒。更甚者,即使創傷已成過去,平日已經能如常生活,但當創傷畫面毫無預警地侵佔腦海,大腦又會回復到創傷一刻的混亂狀態。

【*CUPodcast】面對創傷,人人反應大不同?

人作為韌性極高的物種,無論遭逢任何困難,我們總能找到生存下去的辦法。然而,過程中不免經歷各自的創傷,不論是環境使然,或是家庭累積下來的問題,都有可能成為成長中的痕跡。面對創傷,有人會遷怒於他人、有人腦袋會一片空白,甚至以失憶應對。

林喜兒:Mare of Easttown —— 看的就是 Kate Winslet

小鎮 Easttown 警探 Mare 追查少女失蹤案件,帶出與鄰居同窗好友千絲萬縷的關係,同時也揭露了警探的個人創傷。HBO 的「東城夢魘」(Mare of Easttown)就是如此熟口熟面的 crime story,當然怎樣說才不致陳腔濫調,演員也是關鍵。主角 Mare 找來十年沒演電視劇的 Kate Winslet,當然夠號召力。

李衍蒨:褪色的原爆記憶(上)

及後,病患身上會出現瘀點,特別是四肢及壓力點等地方,曾接受注射的針口更會出現一大片瘀斑。這些傷口均不會痊癒,只會不停破皮及流血,並突然大幅度脫髮。有見及此,當時民眾瘋狂尋找瘀點,因為只要找到一點跡象,就如同被死神親吻。

100 個香港人的故事展 2019 的你是怎樣活過來?

一場運動的開始,一場疫症的蔓延,經歷種種洗禮,你曾聆聽自己的心聲、直視自己的情緒嗎?當要把思緒化作圖像與文字時,故事應從何說起?插畫家含蓄與關注港人情緒健康的「創傷同學會」山地、Kay,由去年 10 月開始收集故事,不定期邀請 100 個陌生人訴說自己的故事,最後抽取當中的 20 多句告白,並化作繪本,近日以展覽「一白故事」呈現。

波斯尼亞人輕視武肺,原因在 90 年代戰爭?

波斯尼亞戰爭造成 10 萬人喪生,220 萬人被迫離開家園,多年過去,當地仍未從經濟及心理打擊中恢復過來。該國衛生當局估計,這個巴爾幹國家近 350 萬人中,約有一半因戰爭遭受某種程度的創傷。現在,武肺病毒又為這個背負舊患的國家,添上更多麻煩。其中一個問題,是經歷過慘痛戰爭後,很多波斯尼亞人不當疫情成一回事,增加疫情爆發風險。

貝魯特大爆炸後遺:幾何增長的疫情

一場震撼世人的大爆炸,令黎巴嫩首都貝魯特變成頹垣敗瓦,造成至少 178 人死亡、約 6,000 人受傷。他們承受痛失親友及家園的悲痛,留下沉重心理陰影,很多人的眼睛、動脈、筋腱和神經,還遭受不同程度的割傷。在這身心受創之時,當地更面臨武漢肺炎全面擴散的危機。三重打擊下,貝魯特人要如何挺過去?

獨裁暴政正侵蝕你我的夢境

在過去近半年,香港政治氛圍使人精神崩緊,人們經常見到暴力場面,不少更直接經歷過不同程度創傷。有人會發惡夢,例如夢到催淚彈、子彈,以及警察包圍和追捕等畫面。1966 年,猶太裔女記者 Charlotte Beradt 出版了著作 The Third Reich of Dreams,揭示獨裁暴政不單摧毀人們的正常生活,也影響大眾的潛意識,侵蝕人們的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