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傷痕滿佈的頭顱(上)

A+A-

今天,一踏入研究所,在工作站面前,就看到一箱新到的骨頭放在桌上。當我思考是怎麼回事時,主管 Kayla 走到我面前說:「這是我們剛接到的個案,需要你盡快分析後再抽 DNA 做鑑定。」

我回答:「沒問題,我有多少時間?」

「最遲明天早上 10 點。」我邊聽著,邊看時鐘,時間為下午兩點正。

「好,可以!我立刻動手!」

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我清潔骨頭並按照解剖體位放好後,再用了 30 分鐘做好性別、年齡推斷等。

然後到了創傷及病理痕跡分析的部分。在觀察整副骸骨的傷痕分佈後,我發現大部分傷痕都集中在前臂及頭部,當中有已經癒合,亦有尚未癒合的傷口。

法醫人類學家在分析創傷痕跡時,另一個重要任務是檢查創傷的類型(mechanism of injury),因為它很多時候都能提供可靠情報,說明是甚麼原因,甚至是哪種外力造成創傷。簡單來說,當外力施予在骨頭上時,會打在「有機」及「無機」部分。一般人死後,骨頭裡的有機部分會像其他軟組織一樣開始分解。因為喪失了有機物質(如骨膠原),骨頭喪失了原有的彈性(elasticity),並隨著時間變得愈來愈脆(brittleness)。另外,由於骸骨主人已死去一段時間,於死時造成的創傷或骨折傷口,都會因為骨頭喪失彈性而變得較尖。

一般的創傷類型可以分為「直接(direct trauma)」及「間接(indirect trauma)」兩類。一般來說,「直接創傷」是由外力打在幾近靜止的物件上造成,例如被小刀刺傷的傷口,就是源於直接的撞擊意外,而直接創傷可以細分為三種 ——「鈍器創傷」、「銳器創傷」及「高撞擊創傷」。「間接創傷」,顧名思義,就是因為撞擊而間接造成的傷痕,例如子彈在穿過頭骨時因衝擊力太大而必須卸力,導致彈孔周邊形成蜘蛛腳般的間接創傷裂痕,我們稱之為 radiating fractures。

要探討創傷動機的話(無論是蓄意還是意外),從觀察得知,眼前頭骨上的傷痕都以鈍器創傷為主,範圍亦最廣。「鈍器創傷」是以平坦(flat)、闊(broad)及鈍(blunt)的工具造成的創傷痕跡,可以由普通煮食的平底鑊,甚至是拳打腳踢所致。研究指出,雖然鈍器創傷由直接撞擊所造成,但是傷痕的大小視乎骨頭的健康狀況及行兇力度等因素。而其傷痕特性也取決於兇器的大小、受傷的骨頭是哪一根(不同位置受傷的狀態不一樣)、傷者年齡這些條件。所以,傷痕的位置可以為調查人員提供情報,甚至兇器資料。

有趣的是,創傷可以由利器及鈍器創傷自由組合而成,學者 Klepinger 舉例:一個人能在高處跌下(即鈍器創傷)中途被尖銳物件所刺傷(即利器創傷)。另外,小型的兇器,例如小刀這種短而輕巧的兇器,能夠讓分析人員從傷口看出行兇者是右撇子還是左撇子。傷口的形狀亦可透露兇手的行兇角度,繼而推算出其體型等資料。若使用一些較大型及較重的兇器,一般需要雙手操作,也意味著兇手極有可能是比較強壯,同時受襲者骨頭的受傷情況也比較嚴重。

別小看傷口及其附近位置的微小變化,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證據及線索!眼前這個頭顱的經歷,看來亦並不簡單,骨頭上默默訴說的故事讓我知道,事實遠比想像殘酷……

(待續)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