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

|共9篇|

失敗的氣泡:越南工廠篇

越南工業區近月爆疫,為全球運動鞋及智能電話供應帶來風險。當地政府已下禁令,要工廠選擇讓工人留在廠區不得外出,或是直接關閉工廠。傢具公司 Truong Thanh Furniture 就選擇前者,幾個星期以來,倉庫內 200 多名員工都留在工廠工作及生活,極少與外界接觸。但防疫措施難以達至滴水不漏,病毒仍經由送貨司機傳播,「工廠 Bubble」就此失效。

Mo 爸:疫情下,英國與香港的職場文化

在疫情下,世界各地於去年陸續封城,work from home(WFH)及無盡的視像會議,已變成打工仔女的常態。但在不同地方,WFH 的心態及支援亦完全不同。筆者有幸在去年疫情時期回香港工作,再於英國封城期間返回英國工作,感受兩地疫情下的工作文化差異。

為錢為名為理想,全球爭做公務員

疫症無盡,市道艱難。現時在全球各國,有意投身公務員行列的人大幅增加,但不見得全是謀著那個「鐵飯碗」。「金融時報」發現,他們想要成為公僕的原因,除了待遇較好或就業選擇減少,還因為在疫中對公共服務產生興趣,想要為民服務、回報社會。只是,疫情亦令政府收不敷支的情況加劇,要做到或是做好這份工,比以往更困難。

全球貿易戰下,日本商業間諜成新威脅

由於中國政府推行「中國製造二○二五」高科技產業振興政策,在人工智能(AI)、半導體、生物科技等尖端科技領域上,與美國進行激烈的「高科技霸權」角力。其中官方與民間致力於一同貪婪汲取日、美、歐等外國企業技術,而且手段並不僅限企業併購或技術合作等正當方式。

增聘公務員來解決問題,卻帶來更多問題

南韓行政安全部本週公佈,2020 年韓國居民登記人口約有 5,183 萬,較前年減少 2 萬多人,原因是該國首次出現「死亡交叉」現象 —— 出生人口 27 萬多,死亡人口卻逾 30 萬,造成人口負增長。弔詭的是,文在寅執政以來,平均每年增加近 3 萬名公務員,比李明博在任時多出 14 倍。為何服務對象減少了,提供服務者反而變多?

Moyashi:家與辦公室的距離

2020 年是一場強迫的集體實驗,許多以前無法試、不敢試的策略都試行了,遙距辦公室是其中一樣。不少公司會發現這並沒有很可怕,尤其在通訊技術成熟的環境下,地理距離的阻隔都因為電話、視像會議軟件、雲端儲存服務等而變得稀薄。同一時間,不少人也發現在家工作存在一定的局限,例如沒有了茶水間的閒聊,或者視像會議時不請自來的小孩與寵物。

民安?大型裁員潮的歷史

武漢肺炎令百業簫條,特別打擊跨國航運活動。10 月 21 日,航空業巨頭國泰航空,便決定削減全球 8,500 個職位,包括在香港裁員 5,300 人。這次國泰裁員被指是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直接把本地失業率推 0.1%。每當面臨經濟危機,社會就很容易爆發大型裁員潮,但「石英財經網」就考究,其實大型裁員潮是現代的產物。

那個摩斯漢堡店,默默用著限定口味

1972 年創立摩斯食品,已故創業者櫻田慧是日本漢堡界具代表性的革新者。他塑造出以絞肉、洋蔥跟淋上大量番茄醬汁的摩斯漢堡。1973 年領先麥當勞,推出使用照燒醬的照燒牛肉漢堡。接著在 1987 年孕育出捨棄漢堡麵包、改用米做的摩斯米漢堡。創業以來一直遵行製作者為中心的生產導向,為此首次將開發模式,轉換為重視顧客需求的行銷導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