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關於外來人口與難民

A+A-
一部分難民騎單車從俄羅斯通過北極路線到達挪威。 圖片來源:路透社

文:淳 @ Live Norish

與香港一河之隔,現已全面接管香港的某國的首都,在寒冬來臨時借了一場大火,乘機剷除市郊的城中村,在幾天內驅逐幾百萬的人口,這種無形的暴力,不把人當人的態度,讓早已寒了心的人都能看得無明火起。低端人口,毫無意外地,這詞在香港一夜爆紅。

這四個字,令我想起一個早前在挪威引起關注的調查。調查數據經挪威幾份大報報道,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本土挪威人看了不爽,外來人新移民等看到更加是罵聲連連的標題:「移民人口比挪威本土出世的人交少一半稅」。

字面上,它的確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但實際上,它是在引導讀者往外來人口只拿福利不做貢獻這個結論上,完美示範媒體是如何帶有立場地保持「客觀」。不同句式,選詞用字,描述角度,文字的確有其威力。網上傳播學,靠吸睛來賺 Click rate,必須承認如果標題是這樣的話:「外來人口收入較低且不穩定」,儘管同樣陳述事實,但我對報道的興趣也會大減。

標題起得聳動,報道內容其實平平無奇,流於表面,卻仍然能讓別有用心的人成功挑起一些挪威人對外來人口的不滿情緒。報道提到不同國籍的移民,所繳的稅款也有巨大的差距,當中北歐人繳最多,索馬里人則最少政府統計局的代表亦指出,入息稅差距和是否全職有很大關係,而且低收入工種也由外來人口負責為多。NRK 的報道略略提及過融合問題,但他們製作的那幾張有關不同人口拿社會保障金的對比圖,卻最令人反感。

我特意上統計局網站看看他們的數據,意外發現報告的標題正是:外來人口收入較低。在挪威的新移民分三大類:工作移民,家庭團聚移民,最後是難民。繳稅少,拿福利,主要是後兩者。自從陳貝兒主持的那套「嫁到這世界邊端」大收旺場,很多人都理解到移居外地並不如表面上的風光亮麗。所謂你睇我好,我睇你好,生活始終是生活,各有各挑戰,各有各難處。雖然有手有腳未至於餓死,但各人造化也不同。找一份工不易,找一份跟自己原本職業相關的難,找一份相關又人工跟本地人相同的更是難上加難。即使你有廿年工作經驗,位至總監,也隨時一鋪清袋,人生砍掉重練。第二人生,比人晚起步,收入落後跟不上,理所當然。

更不幸的大有人在,因家鄉戰亂逃難而一無所有。同事以前曾經在醫院當文職,遇過一個負責清潔的中東難民,他從前同樣在醫院上班,當的是醫生。可能學歷不被承認,可能學歷證明在走難時丟了,可能生活逼人無奈放棄學習考試,可能創傷過後只求三餐安穩,可能他的醫術和經驗比大部分挪威醫生都要高。千百種可能,但回歸現實,過去和現在確是天淵之別,融合政策不足,極可能浪費了寶貴的知識和勞動力。

在理想國度,人生而平等,但事實上,人生是不公平的。有人能從地方官,三級跳,跳到中央政治局委員 ,並不是因為他特別能幹,只是跟對人而已。這個世上不公義之事甚多,看一看香港,不懂廣東話跟病人不能溝通的大陸實習醫生,竟然可以合格過關。再看一看我身處的這個號稱福利社會國家,保護本土的政策嚴苛刻板到近乎不近人情,他們大概不明白,為何有一個城市,政府可以不顧市民人身安全,放任醫療體系大開中門引賊入屋。或許在操控權利者的眼中,講公義、不趨炎附勢阻住他們輸送利益(美其名為發展)的香港市民就是低端人口。

作者簡介

天秤座女生,做文化遺產保育及文物修復的前地質人。住過新疆的天山以及印度的喜瑪拉雅山,倫敦曾經是第二個家,現今跟港人另一半定居挪威奧斯陸。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DriftedtoNorway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