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流平台

|共19篇|

Netflix 訂戶下跌,打破「串流媒體是未來」的必然想像?

從一間郵寄出租 DVD 的美國公司發展至今天的國際串流平台龍頭,Netflix 可謂開創串流媒體革命,多年來訂戶不斷增長。不過公司早前表示,今年首季訂戶數字比去年第四季減少 20 萬,是十多年來首次下跌,更預計本季將失去 200 萬訂戶。英國「泰晤士報」電視副主編 Ben Dowell 就以英國觀眾及電視生態角度,撰文剖析過去人們堅信串流媒體掀起革命的想法,是否一直被誇大。

林喜兒:煲劇精選

不論是被迫還是自願,又到了留家抗疫的日子,加上農曆新年假期將至,更是煲劇的黃金檔期。漫長的日子如何解悶消遣,當然要揀一套高質素的劇集,可以讓你暫時忘記外面世界的荒謬,同時又能對未來有所期待。以下精選的劇集,都是即將推出新一季,就趁這些日子好好準備,迎接新季的來臨。

串流盛世:外語作品大熱,字幕翻譯捱窮

從西班牙的「紙房子」到法國的「亞森.羅蘋」,以至韓國的「魷魚遊戲」,非英語影視作品廣受歡迎,字幕翻譯員可謂功不可沒。他們作為節目與觀眾的橋樑,讓大家跨越語言屏障,以故事交流。但當業內求才若渴,很多譯者卻陸續離開,因為串流平台賺個滿堂紅,自己卻長年受到剝削。

方俊傑:帕瑪 —— 流逝的美好

又例如這齣「帕瑪」,你跟他熟不熟?這跟「陳先生」或「黃仔」等名字有甚麼分別?與「月黑高飛」同年的 Forrest Gump,至少會被譯成「阿甘正傳」,不是叫做甚麼「弗雷斯特.甘」。每一次,看到香港曾經很叻很特別很美好的事情,在悄悄消失,也會忍不住一陣難過。

方俊傑:封城之盜 —— 新常態下的尷尬劇情片

如果要用一個詞語形容這齣電影,我會說尷尬。如果想說說新常態對人類帶來的衝突,應該似電影前段,借一對普通人的生活,反映所有人面對的苦況,讓最多的人找到最大的共鳴,從而看看有沒有得到點點安慰;偏偏,到後段,筆鋒急轉,將共鳴感輕鬆踢走。

Moyashi:網上動漫漢化的荊棘路

在漢語圈的動漫文化世界裡,民間愛好者承接了重要的中介角色,即使他們身處灰色地帶,用語言翻譯交流、非牟利、朋友分享等各種藉口掩飾自己的處境。而更複雜的,是現實世界中的政治與商業考慮,尤其是中國大陸對作品的審查制度。

【疫情肆虐】戲院關門,電影公司如何急轉彎?

中國電影製作公司「歡喜傳媒」重金拍攝「囧媽」,預期在農曆新年檔期大收旺場,卻因武漢肺炎未能上映。新年本是一家大小外出消遣的好時機,但自冠狀病毒爆發後,中國大多數電影院都空無一人,近 7 萬間戲院因擔心疾病傳播而關門。為應對問題,該公司馬上轉攻串流平台救急。

Netflix 擬增「速看」功能,是破壞還是增值?

近日 Netflix 被揭測試新功能,供用戶自選影片播放速度,可快可慢悉隨尊便。一眾電影人隨即炮轟,指此舉破壞觀影體驗甚至侮辱創作者。Netflix 急發聲明,強調測試僅限手機及平板電腦,又指短期內並無計劃推行。但話說回來,Netflix 何以這樣做?還不是因為用家 —— 亦即是你 —— 想要和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