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封城之盜 —— 新常態下的尷尬劇情片

A+A-
「封城之盜」中,男女主角本來打算分手,卻因封城令而被逼滯留在家;圖為劇照。

一場疫症,令很多電影無法開拍,或無法上畫。不說甚麼,「黑寡婦」(Black Widow)、「007:生死有時」(No Time to Die)、「狂野時速 9」(F9)等大片,至今仍是上映無期。電影公司大鑊,戲院商大鑊,戲院職員又大鑊,影響深遠。

有危自有機。大片無限期押後,讓了空檔出來,網上串流平台日益壯大,需求自然不斷擴張。你夠膽拍,或者,拍得到,就得。「封城之盜」(Locked Down)正正在如此特定的時間,在如此特定的環境,出現如此特定的產物。電影以封城令下的倫敦作背景:換了在一年前,怎會有編劇想得出英國封城這個設定?在今日則變成手到拿來。看到男女主角以平板電腦作視像會議,或者跟家人朋友聊天散心,還刻意在畫面上模擬因網絡繁忙而粗粗糙糙、接近起格,一時順暢一時停滯的效果。感覺有點似 20 年前的「死亡習作」(The Blair Witch Project),明明因為製作成本有限而無法光鮮亮麗,卻刻意偽裝成紀錄片風格,化缺陷為賣點。大亂世之下,連巴塞隆拿都話無錢出糧給一眾球星,連美斯都話要賣走兌現,想不節儉是不可能吧。

電影有不少視像會議的鏡頭,還刻意製造一時順暢一時停滯的效果;圖為劇照。

資源不夠,以為最適合新丁刀仔鋸大樹?一看到演員有 Chiwetel Ejiofor,有 Anne Hathaway,已經估到製作單位不會是無名之輩。果然,導演是 Doug Liman,拍過「叛諜追擊」(The Bourne Identity)及「史密夫決戰史密妻」(Mr & Mrs Smith),假設世界如常,恐怕「封城大盜」已經是一套又爆破又飛車又槍戰的傳統動作片。佩服是佩服在條街連一個行人一架車都無,除了超級市場,連一間店舖都沒有開門營業的時期,一樣可以創作出一宗劫案。人人若無其事戴上面罩,的確很適合盜賊開工。

故事講一對伴侶,本來打算分手,但因為封城令而被逼滯留在家。男人是個滿肚墨水的司機,女人是個公司高層,接到老闆指令,要裁走其他高層,因為實體零售被網購取代,舊一代的領袖被淘汰。女人同情心重,本來就難過,知道公司有粒天價鑽石會被賣去給「壞人」(暗示個買家是第二個國家的領導,可能因為打壓人權之類的問題而不獲英國批准入境,well……),決定跟不知是前度還是現任的伴侶合作,運用職權,希望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偷走鑽石,換取往後人生的自由。

男女主角最後合作偷走鑽石,以換取往後人生的自由;圖為劇照。

不要以為是「盜海豪情」(Ocean’s Eleven)般鬥智鬥力,這是一齣文藝片,或者,是一首詩。偷到本來會被賣去給外國「壞人」的鑽石,不是靠天衣無縫的計劃,是靠人情味,或者,是平民百姓在苦難之中對無能當權者的控訴。客觀上,電影頭 3 分 2 根本與偷竊行動沒甚麼關係。篇幅用來描述一班平時自由自在慣的英國市民突然被禁足,有幾痛苦有幾憤怒對自身有幾大反思。如果要用一個詞語形容這齣電影,我會說尷尬。如果想說說新常態對人類帶來的衝突,應該似電影前段,借一對普通人的生活,反映所有人面對的苦況,讓最多的人找到最大的共鳴,從而看看有沒有得到點點安慰;偏偏,到後段,筆鋒急轉,將共鳴感輕鬆踢走。至少,沒有太多人會有機會在疫情之下發大達吧,不破產也偷笑了。不過,你當它娛樂片看待嗎?當你看到香港政府凌晨 4 點封區,警察執法英明神武到連大肚婆也不放過,「封城大盜」的所謂官能刺激,簡直連少少刺激感也沒有。

不過,電影還是有其重要性的。疫情已困擾全球超過一年,紀錄片有不少,但有一齣劇情片作為見證,總算有第二個角度刻畫過這件世紀大事。即使,幾肯定,電影的製作特輯(如果有),肯定更加精彩。還是值得一看,總好過看香港的劇集,明明說當下,反映現實,但人人口罩也不用戴,彷彿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