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帕瑪 —— 流逝的美好

A+A-
電影「帕瑪」中, Justin Timberlake 扮演的釋囚欲收養被吸毒鄰居遺棄的兒子,卻因為底太花而面臨被拆散;圖為劇照。

看今屆金球獎提名名單,網上串流平台想不向疫情道謝也不可以。本來需要花 10 年、甚至 20 年才有可能做到的成績,突然被加速。有正面衝突的傳統電視台被打殘,是大勢所趨;難得在電影界別也搶灘成功。大哥 Netflix 有 David Fincher 助陣,「曼克」(Mank)得到最多提名,自家製作的「畢業舞會」(The Prom)再拖買回來的「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e 7),在兩個界別分別候選最佳電影,質素不需太高,只因今年的對手是歷年最少最平庸,足夠奠定江湖地位。

Amazon Prime Video 也出到一套「波叔出城 2」(Borat Subsequent Moviefilm);Hulu 以高價買到「戀愛假期無限 Loop」(Palm Springs);連後輩 Disney+ 也有一套 Hamilton;齊齊殺入喜劇及音樂劇組別最後五強,總算人人有份。就是漏了另一名牌 Apple TV+。

或者真要考慮一下應否繼續迷信大明星。Apple TV+ 已面世年多,代表作仍然有限,最新上架的一齣「帕瑪」(Palmer),賣點是 Justin Timberlake。他扮演釋囚,認識到被吸毒鄰居遺棄的兒子,產生友情,甚至親情,但因為底太花,無法成功收養,一對無血緣但情如父子的關係,面臨被硬生生拆散。單看劇情,熟口熟面到極,就拿去年的「迷途花生醬」(The Peanut Butter Falcon)比較,相似度 80%,連兩個男主角中間,有一個阿媽般的女人出現,也一模一樣。硬拚一下,個底花到極致的 Shia LaBeouf 當然比 Justin Timberlake 入型入格得多,直接令本來就不算很有吸引力的「帕瑪」,更難吸引人。

孩子喜歡玩洋娃娃及作女性化打扮,因而被同學與同學的家長欺凌;圖為「帕瑪」劇照。

硬要說一項與別不同,或者是「帕瑪」很與時並進地,或者,很投機地,說到該名小朋友是一個喜歡玩洋娃娃及作女性化打扮的男孩子,被同學與同學的家長欺凌,Justin Timberlake 便以正義超人的姿勢出來說教:男人唔可以著粉紅色呀?只有女人先可以扮靚呀?大家應該尊重不應該歧視。如果,你是一位凡事大愛包容的道德家,可能會在這齣教育電影中找到絲絲樂趣。我不是,只看到一身睡意。

不過,Apple TV+ 或者所有串流平台也未必介意。香港市場細,不必花心思專門對待。不是嗎?電影還是傳統地上戲院的時光,最讓香港人引以自豪的,是譯名。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大陸叫「肖申克的救贖」,台灣叫「刺激 1995」,香港叫「月黑高飛」,真是高下立見。現時直譯成風,但直譯得來,香港片名還是偶有靈光。放在網上串流平台,慘了,好多時候都是統一了事,像之前提及的「曼克」,有幾多人單看「Mank」便聯想到「大國民」(Citizen Kane)的名編劇?放在戲院的話,九成九不會直接叫「曼克」算數吧,不用腦筋地叫「大國民編劇」也好吖!又例如這齣「帕瑪」,你跟他熟不熟?這跟「陳先生」或「黃仔」等名字有甚麼分別?與「月黑高飛」同年的 Forrest Gump,至少會被譯成「阿甘正傳」,不是叫做甚麼「弗雷斯特.甘」。每一次,看到香港曾經很叻很特別很美好的事情,在悄悄消失,也會忍不住一陣難過。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