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

|共12篇|

Samfundssind:丹麥抗疫的關鍵字

Samfundssind 的概念與社會資本有關。社會資本豐富的成員,往往更加互信,願意顧及他人的利益,成員之間的聯繫更為緊密。雖然丹麥是一個個人主義的社會,但丹麥人在人際信任,尤其是對警察和政府機構的信任等方面,得分都很高。同時,丹麥政府的廉潔在全球也是首屈一指。

比起人,人類更相信演算法

由推薦歌曲、電影,到網頁橫幅廣告,演算法不知不覺間收集大眾的習慣及喜好,並替人類作出決定,但其用途愈見廣泛,人們又不由得擔心日常生活會就此被干預及控制。不過,美國喬治亞大學(UGA)數據學家近日發表的研究顯示,比起同伴,人們其實更願意相信電腦程式,工作變得過於艱鉅時尤甚。

抗疫救災:一場科學與政治的權力遊戲

面對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洶洶,香港政府防疫措施卻漏洞百出,連日備受醫療專業所猛烈抨擊,市民都慌忙搶購物資自救。有加拿大災害管理學者便指出,古往今來,政府對科學和專業知識的掌握,關乎其政權管治合法性,特別是在天災疫症面前,而在發展中國家尤其明顯。

暴政受害者:最大傷痛是難再信任他人

柏林圍牆倒下已有 30 年,但東德獨裁政權下的受害者仍舊接受 2 星期一次的小組治療,他們是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GDR)數百萬公民之一。該政權一直全力監視及控制人民,國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會竊聽及跟縱公民,秘密警察用蒸氣開信件、在牆壁上鑽孔,還有近 20 萬個非官方告密者,以及數十萬個別消息來源,篤朋友、鄰居、親戚和同事灰,令當時人民的社交圈分崩離析,對人的不信任持續到今天。

放棄公共安全責任,等同撕毀社會契約

元朗襲擊案震驚國際,警察袖手旁觀更為人詬病。根據「社會契約」的基本概念,政府必須保障人民性命財產安全,才能夠換取統治的正當性。一旦政府放棄承擔公共安全責任,也就等同單方面撕毀社會契約,種下社會失序的禍根,並足以危及統治根基。

權威沒落,社會如何重建信任?

民無信不立,「信任」是令社會暢順運行的必酬品。只是,當戰爭即和平、暫緩即撤回等小說「1984」般的 Doublespeak 愈加普遍,謊言歪理橫行,公眾不得不字斟句酌,「信任」就變得愈來愈稀缺。如何重建信任,導正社會歪風,讀一讀於牛津大學任教的 Rachel Botsman 所寫的「信任革命」,洞悉現代社會的「信任模式」轉變,或有助益。

日本讚美達人:讓世道變好的「讚美力」

受少子化和年輕不開車的風氣影響,日本連駕駛學校也不景氣,唯獨三重縣一間駕駛學校自從 5 年前改變「教學方針」,學生數目逆市上升不止,而且畢業生出車禍的機率減半,因而受一流企業和學校注目,欲效法之。最近學校代表著書傳授秘訣,談的成功之法不是好車好師資之類,而是獨沽一味 —— 盛讚學生。

鄭立:死剩種 —— 和平對和平相安無事,和平對暴力渣都無得剩

在我們的社會裡,我們自小就被教育外面很多壞人,除了親人之外全部都不可靠,千萬不要輕易相信別人。不知是否這樣的原因,導致了我們這邊很流行玩狼人遊戲,體驗怎樣不信任人和找出間諜。不過狼人始終是分為村民和狼,大家身份一開始就定好,沒得自由選擇,很多人就常常抱怨怎麼又是當村民。那麼到底有沒有那種互相猜對方是否值得信任,但又不用分陣營的遊戲呢?有,那就是這個叫作「死剩種(DEAD LAST)」的遊戲了。

鄭立:狼來了 —— 狼在吃羊了,村民去咗邊?

「狼來了」的故事,責任是在狼身上嗎?可是狼就是天生想吃羊,我們甚至不能怪責狼,狼之所以有狼性,是因為牠出身的環境使然,牠要靠吃肉來維持生命。站在狼的立場,吃羊天經地義。既然怪責狼是沒有意義,那是否村民的責任?無疑,當村民們聽到牧童叫狼來了時,他們抱著不信任的態度,輕則無視重則嘲諷,沒出來反抗,任由羊被狼吞食。但如果我們說他們只懂嘴炮而不站出來行動,那也是沒有說服力的。因為在過去牧童大叫狼來了時,他們的確有挺身而出。這意味著,他們不是不會出來,只是不願意為你出來,而他們最後不出來的原因,是因為不再信任牧童。所以我認為該反省的人是牧童,牧童的真正問題,在於沒有尊重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