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

|共161篇|

暴政受害者:最大傷痛是難再信任他人

柏林圍牆倒下已有 30 年,但東德獨裁政權下的受害者仍舊接受 2 星期一次的小組治療,他們是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GDR)數百萬公民之一。該政權一直全力監視及控制人民,國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會竊聽及跟縱公民,秘密警察用蒸氣開信件、在牆壁上鑽孔,還有近 20 萬個非官方告密者,以及數十萬個別消息來源,篤朋友、鄰居、親戚和同事灰,令當時人民的社交圈分崩離析,對人的不信任持續到今天。

為何大人總是不滿年輕人?

香港示威由 6 月延續至今,輿論總是圍繞於所謂「不讀書、不工作、受人擺佈」的年輕人身上。有如早前紐西蘭 25 歲議員 Chlöe Swarbrick 使用網絡術語「OK boomer 」回應在座議員,被轟年輕人沒有基本尊重。世代之間的指罵,似乎從未停止過。到底為甚麼大人總是看年輕人不順眼,覺得他們自大又一事無成?「Vox」文章嘗試揭開謎底。

【善則延年】惡人比較短命?

人性善惡之說,古今中外議論紛紛,不過,人人皆知善良好,醜惡壞,這是普世認同的價值。然而,善良又有甚麼回報呢?有說法指「上帝讓好人成為好人,就是最好的獎勵」,充其量是心靈慰藉,實際上又有何作用?美國近日就有大學研究團隊指出,善良有助延年益壽。

心累的千禧世代,積極尋求心理治療

世道愈發艱難,政治混亂、經濟不景、氣候變化、人心疏離等問題,令全球的年青人都不太好過,情緒或多或少受到困擾。美國「華爾街日報」近日報道,當下 20 至 30 多歲的美國青年較過去的同年紀人士,更常就精神健康尋求協助,而他們亦正改變心理治療的本質。

「黃藍是政見」還是世界觀?

「黃藍是政見」是香港反送中運動常見的口號。可是,細看兩方支持者,黃藍不單是政見,在美學、待人接物態度等方面亦有不少差異,歸根究底可能是人民世界觀的分歧。美國政治學學者 Marc Hetherington 和 Jonathan Weiler 合著的「極端政治的誕生」指出,「世界觀」是現今政治分歧的關鍵。此書雖以分析美國政壇為主,有其獨特的社會政治脈絡,但對了解極端政治如何出現亦不失借鑑作用。

為何總是不似預期?小心「規劃謬誤」

大至政策,小至功課,設定死線都是合乎情理的事。「大限將至」的壓迫感、逾期的懲罰有助推動工作,有人早早完成、免除憂慮,有人卻臨渴掘井,甚至在限期過後才將事情辦妥。此舉看似比 deadline fighter 更為差勁,但英國廣播公司文章指出,這未必與工作能力有關,而是太有自信地將死線設得過早。

有錢也要偷:富人高買的扭曲心理

偷呃拐騙之人,皆是低下階層?其實一個人會否觸犯法例,與其財富多寡並無關係。英國「衛報」翻查紀錄,發現一個「驚人」事實 —— 做賊者無分身家多少,即使已為百萬富翁有權有勢,同樣會在店舖盜竊。現時更有證據顯示,他們比窮人偷得更多,而高買只是扭曲心理的表徵。

創傷,也會「傳承」?

暴力、性侵、血腥場面……任何人性黑暗、顛覆良知之事,皆有可能造成創傷性壓力後遺症(PTSD),心魔纏繞不去,生活備受困擾。部分人或許只有短暫影響,但英國「衛報」引述專家報道指,家長的創傷後遺症「傳染」給子女的跡象日漸增加。上一代的陰影,下一代銘記於心,繼承傷痛、壓力和憤怒。

「新」的限期 —— 賣多久才算「舊」產品?

促銷手法多的是,標榜「最新」怕是至為有效,而又以日本人最為擅長。新產品、新發售、新型號,全都像有魔力一樣,令很多消費者忍不住手,乖乖掏腰包付錢。不過,「新」這個字到底用多久,才不致於從賣點變成騙局?「日本經濟新聞」早前分析當地的市場現況。

人類失落文明 —— 謙卑

一份發表於期刊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的最新報告,回顧多份曾經廣泛傳播的人格研究,偶然發掘了人類的失落文明:「其特徵在於讓人能準確認識自己的能力和局限,並以一種以他人為主而非關注自我的態度待人」。說了半天,原來就是「謙卑(humility)」二字。

成年人何以忌諱為氣候罷課者?

有年輕人為要求國際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遷,在 9 月發起為期一星期的罷課活動,全球超過 760 萬人參與。然而,新生代保護地球的使命感,卻遭不曾盡力限制全球碳排放的成年人非議,甚至群起批評攻擊。英國巴斯大學心理治療師 Caroline Hickman 就撰文解釋,成年人對學生為氣候罷課感到不耐的原因。

政局動盪,如何調節個人情緒?

看現場直播、追蹤新聞報道、寫評論、響應大小活動…… 無間斷的政治運動、一條又一條沉重的消息,有否令你感到焦慮、失落和不安?美國有大學調查發現,部分人的身心健康會因為政治因素而變差,甚至在社會間形成「集體病態」。我們要如何調整自己,以走得更遠?

追劇也有「舒適圈」:何以你又重看 Friends?

不看大台,打開 Netflix,你最愛看的是哪套劇?Stranger Things、House of Cards 還是 The Crown?或許都比不上 Friends 和 The Big Bang Theory 這些經典 sitcom 吸引。為何每月花錢訂購服務,觀眾卻都「喜舊厭新」,放著千億製作的大熱劇集不看,夜夜重溫倒背如流的歐美「殘」劇?

酷刑心理學:為甚麼執法者以嚴刑拷問疑犯

到了 21 世紀,基本上整個文明世界都視人權自由為普世價值,而酷刑一直被視為違反人權的嚴重罪行,聯合國自 1984 年起,便共有 146 個國家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締約國。可是,即使世人普遍認同酷刑是野蠻行為,在一些發達地區,酷刑依然存在。近年,便有不少研究,嘗試分析為甚麼在文明年代,執法者還會以嚴刑拷問疑犯。

寫下字句,抒發情緒

連儂牆上便利貼及文宣單張的一字一句,不只是純為表達政見,更是用作抒發心中烏氣,以排解憂慮,平伏情緒。正如哈佛醫學院曾指「表達式書寫」,即寫出有關創傷或壓力生活經驗下的想法及感受,可助人應對在不同事件中所受的情緒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