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

|共140篇|

如何化解社會仇恨?

由示威者耳熟能詳的「黑警」、「黑社會」指控,到警方回罵的「蟑螂」、「廢青」,從這些口號與言辭可見,憤怒不滿燃起的仇恨思想已遍地遍野,甚至有城中學者悲觀地預言,指「一兩個世代深藏的對政權和警察的仇恨,將永遠不能消除」。要如何面對、消弭現時充斥社會的仇恨情緒,共同解決當前的嚴峻分歧,一讀 CNN 專欄作家、曾於 Ted Talk 講解仇恨的 Sally Kohn 著作「逆轉恨意(The Opposite of Hate)」,或能更了解仇恨和可能的解藥。

內心的聲音只是一把聲音嗎?

在電影「反斗奇兵 4」,巴斯光年問胡迪:「甚麼是內心的聲音(inner voice)?」因他多次按下身上的按鈕,都會獲得應景的字句,最後說:「多謝你,內心的聲音。」但內心的聲音,真的只是一把聲音嗎?是甚麼驅動這把聲音,與自己對話?英國廣播公司(BBC)嘗試拆解這個疑惑。

為何會擠提?

持「現金至上」想法的人,可能認為只有掌握在手上的鈔票,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錢;把現金存入銀行,賬面上雖然與手持現金無異,但畢竟成為了提款機上的數字。1929 年美國華爾街股災期間,人們愈發擔心自己存放在銀行的資產,紛紛湧到銀行擠提,翌年 1,300 多家銀行倒閉。何以一直接受存款的銀行,短時間內無法滿足擠提者的提款要求?

老年抑鬱症:怕麻煩別人的罪疚感

見年老雙親時常忘東忘西,便以為是患了腦退化症?其實亦有可能是「老年抑鬱症」、一種因腦內神經遞質減少所引發的腦部疾病。雖然此病能治,但往往被當作老化或認知障礙,近年在日本,不少個案因而被耽誤治療而惡化。長年任職長者精神科的和田秀樹醫生,為社會敲起警號。

「去個性化」是濫用武力的開始?

在香港反送中示威中,負責鎮暴的香港警察自 6 月 12 日的衝突起,便屢屢在執勤時隱藏身份,及拒絕出示警察委任證,令使市民無法追究警察失職或濫權。隱藏身份更有可能導致個別警察「去個性化」,令其更具攻擊性。去個性化很多時亦用於解釋,為何在示威中,群眾會做出「打擲搶」的暴力行為,進而演變成騷亂。

【Instagram 新政】隱藏讚數,不是讓你心靈健康?

社交媒體 Instagram 有新動向,但並非新增功能,反而是收回特色功能:不再顯示「讚(Like)」的數目。現先從加拿大開始測試,再擴展到另外 6 個國家,包括日本及澳洲等,最終或完全取消顯示讚數的功能。這雖然有利於用戶心理健康,卻可能令平台失去基本特色,也影響當中的商業運作。「華爾街日報」就有專文探討當中優劣。

請承擔責任,別再以為自己是「受害者」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有人不想看到我們強大」、「西方國家恃強凌弱、抹黑打壓」,凡此種種論調,相信我們並不陌生。換成個人,假如遭受真正傷害、壓迫,宣稱受害十分重要。但,即使曾遭受的傷害屬實,沉溺於受害者的世界,而非走出谷底,日後只會以「受害者心態(victim mentality)」行事。

陶傑:林鄭的「受害人心態」

「受害人」不可理喻,不可對話,不可寄望,因為這種人由自欺欺人始,以自毀毁人終,思維失落在另一個平行時空。他們與你,能見到卻視而不見,能說話而話不投機。這種心理性格的痼疾,固無法以「冷血」一詞可以概括,也難用「理性」兩字即可以治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