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

|共226篇|

為何會抗疫疲勞?

較早前,本地武漢肺炎疫情稍為緩和之時,政府宣佈室內聚集人數不設限。但隨著疫情反彈,據報旺角雅蘭中心出現至少 5 人染疫的「慶回歸群組」—— 在今夜不設防的宴會,多達 300 人同歡唱齊慶賀。市民經歷長達半年的抗疫,並一度成績不俗,但為何會逐漸鬆懈、出現「抗疫疲勞」?

【*CUPodcast】邪惡的科學之二:甚麼是心理病態?

人們常將「心理變態」掛在口邊,卻一直不甚了解當中的涵義。事實上,心理變態、心理病態、社會病態、反社會人格障礙等描述,乃形容一系列人格特質,如衝動行為、自我中心、不知悔改、缺乏同理心等。擁有以上人格特質的人,部分會成為危害社會的罪犯,甚至是十惡不赦的歷史罪人;同時亦有部分人能好好融入社會。究竟何謂心理病態?難道有些人生而注定成為惡魔?

團隊默契,始於覺察同伴情緒?

這樣的場景,大家都應該不陌生:共事之時,大家就雞毛蒜皮的事唇槍舌劍,卻沒有人能指出此爭論為何重要。來自比利時的人事管理顧問 Smaranda Boros 形容:「大家都以為自己就工作以事論事,但你能察覺到房間內正蘊釀某種情緒。」縱然目標一致,但人人做事手法不同,如何讓一個團隊運作更順暢?專家表示,只要成員能互相覺察和顧及對方感受,就能改善團隊表現。

孩子偏食,其實不是那麼壞

對父母而言,兒女的健康至為重要。在餐桌上拉鋸影響親子關係,但若放任孩子偏食,又擔心營養不夠。美國一個研究,追蹤了 317 個年收入 2.5 萬美元或以下家庭中的母子,請家長在孩子 4、5、8 和 9 歲時,就偏食情況填寫問卷。研究發現,偏食害處或無想像中大,而強行改變孩子飲食喜好,反而會適得其反。

意大利醫護:「我們曾經是英雄,現在卻被遺忘」

醫護在疫情期間,冒上生命危險拯救病人,成為眾人心目中的「救人英雄」。然而,在意大利疫情轉趨緩和後,世人似乎開始忘記他們的功勞。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當地醫護經歷長時間照顧大量危重病人,以及目睹疫症中最可怕的情況,已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及疲憊,現正是他們最需要支持的時候。

肆虐墨國女校的離奇疫症:是邪靈,還是心病?

2006 至 2007 年間,一種令人幾近半身不遂的不知名怪病,在墨西哥偏鄉一所為貧窮孩子開設的天主教女校 Villa de las Niñas 中傳播開去。專家檢驗食物水土卻一無所獲,患者對布鲁氏杆菌、鈎端螺旋體症、斑疹傷寒通通呈陰性反應,校內更流傳鬧鬼與黑魔法等傳聞 —— 政府最後不得不派出心理學家 Loa Zavala 前往調查。及後,連 Zavala 與其醫療團隊都開始發惡夢,雙腿亦感痛楚。令數百人頭暈嘔吐、下身動彈不得的,到底是身病、心病、還是邪靈?

治癒系電玩崛起:漫無目的的目的

平靜而緩慢的遊戲,在幾年前已開始崛起,近日得武漢肺炎疫症加乘,玩家更是大幅增加;當中極受歡迎的任天堂新作「集合啦!動物森友會」,沒有打鬥、關卡,卻成一時大熱,更被「紐約時報」譽為「武肺第一遊戲」。除了動森,其他無劇情遊戲如 SoundSelf、Everything、Mountain 等都流行起來。外面世界風雨飄搖,遊戲似乎成為現代人覓得內心平靜的其中一種方式。在虛擬世界漫無目的地飄流,為何如此吸引?

前線護士自白:對不起,我辭職

當武漢肺炎侵襲逾 100 萬名美國人,當地護士卻要在防護裝備不足之下,站在前線對抗病毒。當中一些人批評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發出的新指引,令他們像被即用即棄,安全毫無保障,為了個人及家人的健康著想,唯有辭職保命。但告退以後,這些護士失去心愛的工作,更要承受逃兵的罪名。

疫下憋出個病來,名為「我覺得我有病」

從來無大病痛,卻突然咳個不停,又感覺難以呼吸,全身使不上力……「天啊,我該不會是感染了吧?!」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後,很多人都疑心生暗鬼,身體稍有不妥便胡思亂想,認定自己已經罹患此病。但事實上,他們患的卻是另一種病,名為「我覺得我有病」。

你懷念有身體接觸的日子嗎?

「握手?不了。攬一下?咪搞。」疫情之下,社交距離有多遠隔多遠,身體接觸可免則免,可是這樣的情況,你能維持多久?摟肩搭背的日子不再,有人開始記掛相擁時的溫暖,但觸碰彼此除了是表達情緒的方式外,原來也是人類進化遺留下來的天性,對身心發展大有裨益。

【*CUPodcast】蔡格尼克效應:為何短片 App 總讓人一看再看?

為何看完電影預告便想看整齣電影?為何看連續劇總是一集接一集,將整套劇集看完方休?為何現時流行的短片 App 內所有短片只有最多 15 秒,卻成為紅遍全球的應用程式?以上問題除了用演算法來解釋,還可以認識一下心理學的其中一個現象:蔡格尼克效應。

朝思暮想的「正常」生活,真的會回來嗎?

2019 年到 2020 年,對許多人來說,世界實在變了樣。在一個「不正常」的世界裡,不少人渴望回到「一切如常」的日子,但到底,甚麼是正常?大家真的想念滿街遊客、天天逼巴士地鐵上班的日子嗎?如果日常才是問題所在,那我們又如何決定新常態該長甚麼樣子?這一切,或應從「正常」的定義談起。

泰人自殺成風:他們沒感染武肺,武肺卻迫死他們

單親媽媽沒錢買奶粉而上吊身亡;的士司機無法支付車租而輕生;中年男子失去工作而跳河自盡,女兒亦隨他而去…… 上述都是同日發生在泰國的自殺個案。在武漢肺炎爆發下,走上絕路的並不只他們。一批學者上周六發表報告,揭露令人痛心的殘酷現象:泰人沒感染武肺,武肺卻把他們迫死。

【真‧欲罷不能?】安心避世節目:真人騷

武漢肺炎疫情下,大眾日復日留在家中,但運動賽事、各地戲劇拍攝陸續停擺,節目選擇減少,人類對沉悶的忍耐力受到挑戰。真人騷似乎正好填補這個空白,讓觀眾在百無聊賴中窺探他人行為,道道他人長短,反而出現另類社交感覺。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電影、媒體及文化學系准教授 Tanya Horeck 就形容:「現在我們都被困住,大家正用真人騷節目,來嘗試處理封鎖期間的感覺。」

武肺過後,別期待嬰兒潮?

災厄過後,黑暗轉趨光明,人們對未來重拾希望,從而誘發大大小小的嬰兒潮。如今武漢肺炎席捲全球,多國經歷沉重陣痛,疫情雖未完結,但已有人討論它會否像其他「雨後彩虹」一樣,短暫激發生育率,而 Vox 媒體便引述專家意見指出:武肺的情況遠比過往的例子複雜,嬰兒潮也許不會出現。

你為甚麼不洗手?

沙士過後,用梘液洗手,保持手部衛生以防病毒感染,港人已不陌生。17 年過去,武漢肺炎在世界大流行,專家對洗手一事更為著緊,但有多少人能堅持洗手的習慣?英國廣播公司引述研究指,2015 年,只有 26.2% 接觸過糞便的人會使用肥皂洗手。原來,並非人人都有良好洗手習慣,而這可能是心理因素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