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

|共123篇|

請承擔責任,別再以為自己是「受害者」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有人不想看到我們強大」、「西方國家恃強凌弱、抹黑打壓」,凡此種種論調,相信我們並不陌生。換成個人,假如遭受真正傷害、壓迫,宣稱受害十分重要。但,即使曾遭受的傷害屬實,沉溺於受害者的世界,而非走出谷底,日後只會以「受害者心態(victim mentality)」行事。

陶傑:林鄭的「受害人心態」

「受害人」不可理喻,不可對話,不可寄望,因為這種人由自欺欺人始,以自毀毁人終,思維失落在另一個平行時空。他們與你,能見到卻視而不見,能說話而話不投機。這種心理性格的痼疾,固無法以「冷血」一詞可以概括,也難用「理性」兩字即可以治癒。

暴力:一種情境互動的結果

「暴力就是暴力」,在過去個多月,由 6 月 12 日警察開槍鎮壓示威者、7 月 1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7 月 7 日的旺角黑夜,甚至出現九龍灣大漢連揮 13 拳,香港充斥所謂「暴動」、「暴徒」。港人對暴力的意思似乎了然於胸,只是在現實中,暴力的出現並非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美國社會學家 Randall Collins 的「暴力(Violence: A Micro-sociological Theory)」以微觀、社會學的方法,研究暴力如何在社會發生,啟發讀者去了解各種暴力的性質。

關於自殺,希望你能明白的事

眼看著年青的生命,在我城接續消逝,大家在傷心、沮喪及悲憤之時,還能為彼此做些甚麼?美國詩人兼歷史學家 Jennifer Michael 綜合個人經歷及學術研究,在網媒 VOX 發表名為 10 things I wish people understood about suicide 的文章,幫助讀者重新思考「自殺」這個課題。雖然刊登距今已有數載,但內容仍然值得細閱。*CUP 從中節錄 4 點,給你我一些安慰和鼓勵。

陰謀論背後的心理學解釋

「外國勢力搞亂香港」、收錢參加遊行、「烈士收錢自殺」等陰謀論無處不在,雖然明眼人一看即知可信度甚低,卻始終有人篤信不疑,令相關流言縈繞不去。讀一讀倫敦大學講師羅伯.布萊瑟頓所著的「為甚麼我們會相信陰謀論?(Suspicious Minds: Why We Believe Conspiracy Theories)」,或許有助了解陰謀論何以流行、人為何會相信這些荒謬不已的論述。

唐明:注定是闖禍的性格

可是很不幸,以這位特首成長的年代,正好搭上香港運勢最高的時代順風車,一路順風順水,不但沒有經歷甚麼挫折,更因為時代機緣,明明是五班馬,也被破格升到了一班。因此她才自稱「年年考第一,考不到第一會羞憤號哭」,簡直笑死人,人生經歷要多麼蒼白,才會說得出這樣的話?

道歉的語言偽術:如何說了等於沒說?

特首林鄭月娥昨日親身會見傳媒,就「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向香港人致歉,但似乎很多香港人不領情。為何一句「真誠道歉」未能化解爭端?有研究道歉的學者提醒,在某些重大事故中,道歉同時又沒有實質行動作補救,改正錯誤,再多的道歉都只會失效,假如還借故推諉責任,更可能讓事態火上加油。

紀錄真實的記者,也有心理健康風險

在示威者、醫護人員、警察以外,記者一直在集會現場用鏡頭和文字作紀錄,並起監察作用。當衝突發生時,有人流血受傷,目睹一切 ,精神必定受到衝擊。更甚是在近日示威中,記者已穿上表示身份的黃色反光衣,但仍遭到警察無理暴力對待。可想而知記者朋友工作時,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不過,對於傳媒工作者的心理健康,仍是鮮有人關注。

動蕩過後的急性壓力反應

無論站在抗爭前線親歷其境,又或在電視機前,一幕又一幕暴力鎮壓的場面映入眼簾,過後相信亦難以釋懷。也許有人久久未能平伏心情,衝突畫面於腦海迴響不斷。懷憂之餘,請小心衡量目前的心理狀態,因為「急性壓力反應(ASD)」可能已籠罩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