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

|共202篇|

抗疫英雄?社會孤立下的印度醫護

香港醫護人員雖獲林鄭月娥肯定為「抗疫英雄」,早前參與罷工要求封關者,卻未獲保證不會遭秋後算帳。但要數待遇之差,印度醫護更是身陷污名化處境。據當地醫學專家報告,全國各地醫護正受到公眾排斥;有鄰居及房東因擔心醫護成為病毒攜帶者,甚至要求他們搬離住所。

如何掃除「隔離」的心理陰影?

限制社交接觸是減少武漢肺炎傳播的最佳方法,盡量留在家中自我隔離,對自己及他人才是上策。漸漸地聚餐、外遊、行山到公園等行為都會被責怪,如因此不幸患病,更會被取笑。不過,當正常社交生活被剝奪,每次外出都造成內心負擔,自我隔離或與人保持距離的日子愈久,心理壓力只會愈大。

疫症下,堅持外出所為何事?

近日武漢肺炎個案劇增,醫護人員連日來苦勸市民留在家中,但市面仍然出現人潮,當中有人已不再配戴口罩。更甚有接受 14 天強制家居隔離令、正佩戴著追蹤手帶的人,仍如常外出用饍做運動,視隔離令於無物。外出也許是個人自由,但為了一時自由,而增加他人染病風險及醫護人員負擔,良心會否受責備?澳洲格里菲斯大學倫理、管治與法律研究院高級研究人員 Hugh Breakey 在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直指這種只顧自己的行為,只會令疫情繼續惡化。

疫症大流行,新聞從業員的壓力和危機

全球停擺的同時,新聞從業員就和前線醫護一樣,比平日更忙更危險。本港新聞界接連出現感染個案,有機構亦成立 Dirty Team 專跑疫症新聞,下班後直接回家,減低在公司傳播病毒的機會。英美兩地的傳媒機構亦面臨艱難處境,經驗派不上用場,壞消息不斷湧現,記者們正承受前所未有的沉重壓力。

【武肺?唔怕!】米蘭人:我就是要過「正常」生活

作為率先爆發武漢肺炎的歐洲國家,意大利政府宣佈大規模停課、暫停大型活動、下令球賽閉門進行,並建議人與人至少相隔 1 米,夜生活也被禁。週日總理更簽署法令,封閉北部 14 個省分。但在「封城」前幾天,很多米蘭人仍在喊「還我美好生活(dolce vita)」,甚至如常外出吃喝玩樂。

疾病行為學:透過調節人們行為來控制疫情

這次武漢肺炎危機蔓延全球,世衛警告各國要為「全球大流行」作好準備。在學界,不單單是醫學和公共衛生領域,不同範疇的專家都運用自己的知識,嘗試分析疫情和找出應對方法。我們知道疾病不只是醫學問題,也是政治學、經濟學和心理學的問題。除了上述學科,行為科學也可以在抗疫戰上扮演重要角色,只要改變人們的一些小動作,就可以幫助控制疫情。

政治領袖的精神病比疫病更可怕?

政治領袖作為一個地方的首長,日理萬機,公共衛生只是她工作其中一環,若果政治領袖因健康問題,無法正常執行職務,會牽涉到極大的公眾利益。愛爾蘭科克大學政治學家 Ian Hughes,專長精神分析學,他在去年於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呼籲大家密切關注政治領袖的精神健康問題。

疾病心理學:過度恐慌有用嗎?

武漢肺炎爆發後,全城人心惶惶,香港人恐慌性搶購物資,口罩、紙巾、消毒用品盡掃一空,人們不敢出街,很多教學和經濟活動都受到影響。不少專家指出,人們這次是反應過度了,武漢肺炎傳播能力很強,但即使不相信內地數字,海外個案的死亡率也遠低於沙士和中東呼吸道綜合症。反而,今年流感浪潮已經在美國奪去上萬人性命,香港政府亦未公開有關數字。然而,也有不少專家提出相反意見,恐懼是應該的。

作為鼓勵,附加費比折扣更有效?

日常生活中我們可看見不同的小額鼓勵措施,例如自攜咖啡杯買咖啡能夠得到幾元優惠;在零售店取用購物膠袋需要付出一蚊幾毫的膠袋徵費。這些日常鼓勵措施通常以「折扣」或「附加費」兩種形式出現,一般出於簡單的經濟原因。早前「哈佛商業評論」有文章指出,研究發現這些措施背後,有財務以外的因素影響我們的行為。

病原體迴避心理:不是歧視,只是天性?

新型肺炎自武漢爆發,並在內地廣泛傳播,而因感染者流竄全球,令人聞「中國」色變。然而,各地亞洲人亦無辜受牽連,遭到嘲諷或攻擊。雖然多國政府及學者呼籲勿要種族歧視,但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實驗及應用心理學系副教授 Joshua Tybur 循科學角度,解釋這份「恐懼」其來有自 —— 那是人類趨利避害的天性。

失去 Kobe 像失去摰友

不論是否 NBA 傳奇球星 Kobe Bryant 的球迷、是否曾對他切齒痛恨,甚至有否打籃球,無可否認,他的離去,總令人感覺缺少了甚麼,也總會想起關於他的記憶。網民連日於社交媒體悼念,有人輕輕惋惜,但更多人淚流不止,猶如失去至親。社會心理學家就解釋為何對很多人來說,失去 Kobe 會悲痛得像失去朋友或親人。

道德運:好人真可以一生平安?

在農曆新年,大家會聽到各樣祝福,有些人會到廟宇,祈求健康運、桃花運、文昌運,但相信很少人聽過所謂的「道德運」(Moral Luck)。西方有些哲學家指出,我們成為好人抑或是壞人,有時都是運氣使然,一個人能否做好人,並非完全自己決定。哥德堡大學哲學家 Robert J. Hartman,就在去年於老牌學術期刊 Philosophical Studies 撰文,捍衛道德運的概念。

全球口罩荒:美國醫護篇

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際,數日來排隊買口罩的人潮醜態盡現,有人買不到,撒野要求良心店家轉讓預留予醫護人員的貨存,更聲稱公職人員已有政府供應口罩。但有消息指醫護人員防護裝備捉襟見肘,若前線工作者無法獲得防護裝備,將比平常人更易受感染。「口罩荒」不僅出現在中國或香港,更如病毒般蔓延世界各地,據「紐約時報」報道,專家指出市面上的口罩短缺,已危害到醫護人員的安全。

苦中作樂:笑話如何伴蘇聯人撐過史太林極權?

每當談到史太林,大家總聯想到殘暴不仁的極權統治、血流成河的大整肅運動、人間煉獄般的古拉格勞改營,在如此令人窒息的政治氛圍下,蘇聯人民究竟是如何渡日?英國作家 Jonathan Waterlow 研究發現,蘇聯人為排遣對政治現實的不滿,不時以笑話自嘲,甚至冒死開史太林玩笑。這些笑話既從側面反映當時人的精神面貌,蘇聯末代領袖戈爾巴喬夫更曾憶述:「笑話總是拯救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