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德

|共13篇|

天堂、完美、模範……「烏托邦城市」的下場

北韓三池淵郡(Samjiyon)的大型翻修項目近日竣工,領袖金正恩出席剪綵儀式,宣告「有社會主義特色的烏托邦」正式落成,朝鮮中央通訊社更稱讚其為「現代文明之典範」。「烏托邦」解作「完美國度」,回顧近代歷史,不少社會主義國家都曾建設類似的城市,但它們最後都面臨不完美的命運 —— 瓦解。

統一三十年,東西德價值觀依然分歧

西部的德國人,因為民主制度的薰陶,長期對主流媒體和政治精英抱懷疑態度,德國統一三十年來的種種後果,包括經濟危機,都是由國民承擔,而精英只是從中自肥。東部的德國人至今依然未能擺脫「秘密警察監控」的陰影,尤其是親友的背叛,以及政府的謊言,令他們心靈受創,很難恢復對政府或者人際關係的信任感,普遍不願意表達自己的政見。

永遠的自由之戰:唱垮柏林圍牆的東德詩人

30 年前,東西德民眾推倒柏林圍牆的畫面,成為世界史新里程碑。要推翻這堵戒備森嚴的圍牆,東德異見詩人兼歌手比爾曼激勵人心的創作,更被視作東德政權垮台的伏筆。在最近翻譯出版的自傳,比爾曼把抗爭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其中一首指桑罵槐的作品,以中國暗諷東德政權,直斥兩者同樣統治著「被閹割」、「如同牲畜的人民」。只是東德的圍牆已然倒下,中國的長城仍然屹立未倒。

暴政受害者:最大傷痛是難再信任他人

柏林圍牆倒下已有 30 年,但東德獨裁政權下的受害者仍舊接受 2 星期一次的小組治療,他們是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GDR)數百萬公民之一。該政權一直全力監視及控制人民,國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會竊聽及跟縱公民,秘密警察用蒸氣開信件、在牆壁上鑽孔,還有近 20 萬個非官方告密者,以及數十萬個別消息來源,篤朋友、鄰居、親戚和同事灰,令當時人民的社交圈分崩離析,對人的不信任持續到今天。

1989 年,燃起東德革命的萊比錫示威

1963 年,美國總統甘迺迪西柏林演講中,道出一句「我是柏林人」。多年後的今天,美國參議員 Josh Hawley 到訪香港,說出「我們都是香港人」。自由世界對抗爭者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抗爭者對民主自由的渴求才是必須。1989 年東德第二大城市萊比錫的大規模示威遊行,便向世人展示人民對共產主義統治的抗拒。

「懲罰」東德時代離婚婦女的退休金制度

國家統一何以導致如此不公現象?一切源於當年兩德政府簽訂的統一條約。條約幾乎涵蓋統一後,所有的社會政策,當中包括保障離異男性享有的退休金。然而,女性若已離婚,其退休金計算方法卻與有別於離異男性。政府僅按她們「自力更生」時侯的收入,計算她將來可獲取的退休金。但女性處於婚姻狀態時,所賺取的收入,及生育子女後,無法工作或兼職工作的狀態,亦不納入計算的考量中。

從挖地道開始的「推牆」抗爭

柏林圍牆豎立超過 28 年,如今距離圍牆倒塌的那天,也過了整整 28 年。在德國還被一分為二時,部分東德人民獲西柏林人協助,試圖經地下越界西逃,估計挖在牆下的地道多達 75 條。近日一名考古學家就在圍牆公園附近,發現其中一條的出入口,這地道亦正是 Carl-Wolfgang Holzapfel 將近 30 年爭取推翻圍牆的開端。

陶傑:為何南韓不想統一

幾十年來,外邊的人以為南韓很渴望與北韓「統一」,實際上南韓心裡很清楚,南北韓不是當年的東西德,即使西德吞拼東德,20 年來也消化艱辛,南韓沒有這樣的本事。南韓人年均收入與北韓人差距至少為 15 比 1 。當年西德吞併東德之後,以每年 GDP 的百分之 4 持續投入東德。但北韓人民的質素與共黨時代的東德人相比,長期的社會主義和共產專制,將北韓人正常的人性,包括辛勤工作的積極基因完全剷除。葉公好龍的南韓若統一北韓,其實完全沒有 Ready。

新柏林人:他們心中尚未倒下的圍牆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近日的歐洲社會,正好體現這句「三國演義」名言。這邊廂,加泰隆尼亞進行獨立公投,遭西班牙警方暴力鎮壓,加泰人誓言爭取到底。那邊廂,德國慶祝該國的統一日,亦即是 1990 年東西德統一後的國慶。但「德國之聲」的報道發現,對統一前後出生的柏林青年而言,過去的分裂和阻隔,至今仍在他們心中。

東德人口減,難民還是解救出路?

據德國聯邦統計局調查及聯合國統計,2015 年德國人口為 8,200 萬人,至 2050 年人口將下降至 7,450 萬人,屆時每 5 人之中,便有 2 人為超過 60 歲的長者。德國自 70 年代起,死亡率已高於出生率,即人口持續減少。近 20 年來,德國出生率遠低於法國和英國,而與日本相若。但德國本身卻不是一個搓勻的麵糰,不同地區的經濟和人口情況可謂南轅北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