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

|共13篇|

愈慢愈浪漫:留給 500 年後的科學實驗

2014 年,愛丁堡大學著手研究細菌的壽命之謎。過去多年,關於細菌的壽命,科學家一直無法得出準確說法,只能證實在某些環境下,細菌會加速繁殖,或迅速死亡。假設一切順利,一些細菌樣本將會在遙遠將來解開科學家的疑團,然而,實驗結果非你我甚或當下人類可以見證,人皆渺小,因為,實驗的最終目標設在 2514 年。

從文學到科學的「空氣」

大自然實際存在的大氣(atmosphere),成分可以拆解,能夠以化學公式表達,以精密儀器量度;但在文學作品中,氛圍(atmosphere)乃透過人物、情節、場景的敘事技巧而來,來自既不明確亦不顯露,無法以普通感官去拿捏的情緒或聲音。但兩者相比,是否真的兩個不同課題?正如馬克思在 1867 年所說:「在科學發現了空氣中的氣體成分後,它本身就再無法改變了。」然而,在文學和語言習慣中,它所延伸的那種難以準確表達的情緒想像,時至今日仍然存在。

啟蒙運動理性至上? —— 我們所遺忘的思想遺產

根據我們時下普遍認知,17 至 18 世紀的歐洲啟蒙運動,奉理性主義為圭臬。不過,專研法國哲學史的澳洲學者 Henry Martyn Lloyd 卻評論指出,後世對啟蒙運動的認識,往往著眼以康德為代表的哲學體系,以為啟蒙就是主張理性凌駕情感,但其實同代很多思想家都充分肯定人類的感官慾望,啟蒙時代的思想遺產比我們所想豐盛太多。

諾貝爾獎與科學界脫節?

今年各項諾貝爾獎的得主開始陸續公佈,一眾頂尖科學家,將有機會得到物理學、生理學或醫學,或者化學方面的最高殊榮。不過現今科學領域廣闊,這 3 個諾貝爾獎項,已不足以表揚在其他科學領域取得觸目成就的科學家。部分學者則認為,諾貝爾獎的不合理評獎制度,使其與 21 世紀的科學界脫節。

日本何以成為搞笑諾貝爾獎常客?

新一屆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s)剛於上週揭曉,消化科醫生堀内朗憑研發坐著自照大腸鏡的革命性方法,獲得醫學獎殊榮,並創下日本人連續 12 年奪得搞笑諾貝爾獎的紀錄。做事一板一眼的大和民族何以在搞笑科學上屢創佳績?「讀賣新聞」調查研究本部研究員佐藤良明嘗試找出答案。

農業革命的綠葉學者

今天農業技術日新月異,現代化自動化增加農產以滿足全球不斷膨脹的糧食需求。其實,在此之前,科學家經歷過漫長的接力長跑,尋找促進農業生產,增加產量的方法。而在芸芸學者中,法國化學家 Jean-Baptiste Boussingault 承先啟後,糾正前人研究謬誤,去蕪存菁,為發現植物成長營養來源、大量生產化肥、確立光合作用方程式,乃至開創食物營養學,下了重要的一著。

黃銅鼻樑的他,留下「大數據」,下啟天文新一頁

科學界有不少傳奇,卻鮮有人如丹麥天文學家第谷(Tycho Brahe)般奇特,他的創見,雖大多不為人熟悉,但仍能堪稱天文學界的鬼才,全因他超人的視力,在 16 世紀仍沒有望遠鏡的輔助下,對星體進行最準確的測量。他更僱用尚未出名的德國天文學家開普勒(Johannes Kepler)為助手,開普勒就是承繼他的珍貴資料,寫下行星運動三大定律。也許第谷的故事是意在表達「成功不必在我」,在下啟往後天文學界的重大成果。

先別緊張!撞鬼的 3 個科學解釋

萬聖節一到,人們會打扮成鬼、吸血殭屍等到酒吧、主題公園慶祝這個鬼節,有些人更會走入鬼屋一嚐鬧鬼(Poltergeist)感覺。假鬧鬼固然能增加節日氣氛,但真鬧鬼或是見鬼,又是人們的幻覺,還是真實呢?英國曼徹斯特都會大學認知心理學系研究員 Neil Dagnall 及 Ken Drinkwater,最近就歸納出關於見鬼鬧鬼的真實事件及科學知識,用科學紓緩撞鬼的疑慮。如果你有朋友不信鬼,或是很怕鬼,不妨傳給他們,說這世界沒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