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

|共32篇|

中華民族何時誕生?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論述,包括滿族在內都是中華民族一分子。但在當年同盟會推翻滿清「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口號中,滿人卻又成為「韃虜」。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亞太項目副研究員 Bill Hayton,在即將推出的新作 The Invention of China 提出,「中華民族」是一個應政治需要而發明的國族身份。

在外地捍衛維吾爾文化,是離地的事?

近年,不時傳出新疆的維吾爾人,在當地遭遇「文化種族滅絕」、強迫絕育等壓制手段,部分人出逃國外。除了學習猶太人大流散的歷史,21 世紀的今天,或許還可以從維吾爾人身上學習,失去土地的民族,如何在面對各種困難的同時,在國外傳承文化身份。

鄭立:在台灣,請別叫中國為「內地」

現在就直接告訴你,在台灣,你可以叫中國作大陸沒關係,但就是不要叫「內地」,因為這個詞語是有政治含意的。在大日本帝國時代,他們稱日本為內地,台灣朝鮮香港這些殖民地是外地。因為香港是中國的殖民地,中國就想你叫他們內地,至於台灣…… 好吧,你懂為甚麼不能這樣說了吧?

多倫多的速龍小隊,成為強隊後如何改變加拿大?

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在 1995 年於加拿大成立了兩支 NBA 球隊:多倫多速龍和溫哥華灰熊。灰熊於 2001 年遷往田納西州,令多倫多速龍成為了唯一一隊非美國本土的 NBA 球隊。今年,這支有 24 年歷史的球隊,首度昂然躋身 NBA 總決賽。多倫多速龍的成功,在加拿大全國捲起籃球熱情,不單對 NBA 的國際化政策意義重大,也標誌著加拿大人的身份認同轉變。

與外國條例相比,「逃犯條例」保障足夠嗎?

中國目前與 30 多個國家簽訂引渡條約,當中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及葡萄牙等歐洲民主國家,亦赫然榜上。有意見質疑,既然中國能與多個西方國家簽訂引渡協議,何解不能與香港達成移交疑犯安排。若要審視香港是否適合與中國達成移交安排,不妨理解部分西方國家與中國簽訂條約中,加入甚麼對人權保障、拒絕引渡準則的條文。

告別百年傳統,日本銀行業逐步棄用印章

日本銀行業終於放棄了它們其中一個最古老的傳統行規。過去,日本國民在銀行開設賬戶或提取資金,都規定要使用個人印章,即所謂的判子。從日本幕府時期開始,判子被沿用至今,但礙於技術層面沒太大演進,已跟不上今日的金融科技革命。日本有部分大型金融機構逐漸醒覺,如今正改革體制,試圖摒除文件工序,提高效率,跟這個久遠傳統分道揚鑣,迎合年輕一代。

【Soul Monday】「傷健共融」的魔獸世界

表面看來,Mats Steen 是個孤獨的挪威青年。他沒甚麼朋友,在 2014 年離世之前,幾乎長期足不出戶,但喪禮上來了一批陌生的悼念者。這些人與 Mats 素未謀面,甚至不認識「Mats」這個人,卻從歐洲各地前來致哀。唯獨父親 Robert 知道,他們都是兒子的摯友伙伴。只是他們相知相交的地方,不在現實世界,而在網絡遊戲。

李衍蒨:「詐死」的藝術

2002 年,曾經任職於英國懲教署的 John Darwin 乘著獨木舟出海,打算在上班前度過一段悠閒的時光。誰料,當天他沒有如常上班。在家的妻子十分擔心,前往警察局報案,警方立刻派出搜救隊伍於這名男子泛舟的一帶水域進行搜索,但是唯一的收穫只有男子曾使用的船槳。翌日,搜救隊伍再度前往搜索時,找到了男子獨木舟的船骸,他的妻子接到消息後傷心欲絕,面對媒體採訪,無不是陳述只想盡快找回丈夫的憂愁。然而誰知道,發生這些事情的時候,這名男子本尊正在自家經營的旅館將一切看在眼裡。

李衍蒨:骸骨村 —— 濟貧院墳場

在 2008 年,一個維修電燈工程令工人在這位置挖掘,並發現了一定數量的骸骨。其後,在 2012 年亦因為要維護污水渠的關係,在接近大學南邊入口發現更多的骸骨。這 372 名死者死於約 100 年前,當時葬於一個無名塚,即現今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University at Buffalo)的南邊校舍。

為何北美洲西岸特別多「浮屍斷腳」?

波濤詭譎的太平洋海岸,清晨時分,海灘突然飄來一隻浮屍斷腳。附近既找不到死者的其他屍骸,亦無法證實其身份,唯一線索是斷腳連著一隻鞋,憑著鞋款、尺碼和磨損程度,謎團能否解開?偵探小說愛用的橋段之一,現實世界中確有其事,不過,背後可能並沒有高潮迭起的案情,所有看似奇妙的巧合,都是自然現象作祟。

李衍蒨:沒有被遺忘的徒安嬰兒

在愛爾蘭徒安市(Tuam)的一個聖母瑪麗亞的雕像前,放著很多善眾送來的花及毛公仔。如果不知情的,必定會以為是信徒奉獻給聖母的。但如果對徒安過去的歷史有點了解,就會知道這些都是送給以前位於同址的未婚媽媽收容所。這些未婚媽媽當時是被視為「墮落的女人」。

李衍蒨:失火「天堂」—— DNA 進步的代價

本年 11 月中,加州天堂鎮的山火肆虐。經過火舌洗禮後,整個城市都滿目瘡痍。當地兩所大學裡面的法醫人類學教授都馬不停蹄,開始到火災現場搜索人體骨骸,務求可以帶回殮房,利用 DNA 技術去企圖鑑識死者身份。同一時間,亦有超過百人志願團隊加入去進行搜索,希望可以加快鑑識腳步,令受影響家庭早日脫離傷痛。

李衍蒨:萬聖節的骸骨

每逢萬聖節,外國屋前面都裝飾得格外有氣氛。形形式式的骨頭、南瓜都放好在門前。在晚上,當小孩前往去敲門,大叫「trick or treat」時,整個萬聖節的氣氛在詭異的裝飾前都變得和諧。不過,今年萬聖節,美國紐約 Lake Grove 的一家人除了準備過萬聖節之外,更在這天找回了自己失蹤多年的爸爸。更弔詭的是,這位爸爸的骨頭是被埋在住處地牢下!

李衍蒨:尋親永都不遲

Hajra 過去 20 年,每一年都期待著戰爭的紀念日,希望當天公佈的各式各樣鑑定結果,可以讓她放下多年的包袱。可惜,暫時還沒有達到這種結果。每一年的失落,並沒有把作為媽媽的 Hajra 擊到。失落過後,繼續懷著難受但盼望的心情,等待著下一個紀念日的來臨。

李衍蒨:鐵棺內的女人

鐵棺內的屍體穿著白色袍和及膝襪。這個棺木裡的屍體保存得異常地好,就算皮膚看上去也很細嫩。亦因為屍體保存狀況良好,調查人員當時立刻把現場封鎖成為兇案現場。不久,隨著調查的展開,知道了眼前的屍體並不是死於最近,而是一位逝世超過 150 年的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