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

|共45篇|

德國人的恐懼

無論國內外,德國似乎都是「儲蓄冠軍」(Sparweltmeister)—— 帶領歐盟達成協議,制定 7,500 億歐元復甦基金(Recovery Fund)聯合發債計劃;國內的人習慣儲蓄,經常賬戶盈餘是發達國家之首。惟這儲蓄的習慣,未必全是好事。著有「德國最短歷史」的英國歷史作家 James Hawes,批評德國在烏克蘭戰爭上逃避自己的責任;他認為該國一直受自身,尤其是來自社會民主黨(SPD)的恐懼籠罩。

【俄式公民】廣派護照,把烏克蘭東部分裂出去

一本護照,或者是公民身份的具體象徵,但到底甚麼是公民,不同地方卻有不同理解。據報,俄羅斯近年在烏克蘭東部地區發放超過 72 萬本護照,從俄國法律看來,這些人的確成為了當地公民,但這種手段,只是其打擊烏克蘭的另類武器。總部於拉脫維亞的俄羅斯獨立媒體 Meduza 編輯 Maxim Trudolyubov,就剖析俄羅斯對公民身份的兩種理解:政治參與權及治理工具。

數據支配人生:21 世紀的量計時代

由我們每日瀏覽的社交媒體,到政府推出的「安心出行」,都會產生和跟蹤大量個人數據,前者的數據可用於商業推銷,後者則聲稱用於「抗疫」工作。前華威大學校長、權威地理學家 Nigel Thrift 就曾提出「量計」(qualculation)概念,形容數據計算已經支配了我們的思維和 21 世紀的社會發展。

【香港保衛戰 80 年】英國撤僑行動,喚醒在港英人的本土意識

80 年前日軍進犯香港,英國為減少傷亡,提前撤走在港的英籍白人婦孺到澳洲。任教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的香港歷史學者 Vivian Kong 研究發現,當時倫敦政府認定英國人只會旅居香港,但不少在港英人被迫撤離時,竟然萌生出本土意識,在爭取返港的漫長歲月裡,寫下一封又一封請願書,表明視香港為家的心跡。

身份從何來?歷史檔案館展覽「言歸『證』傳」

近日不少媒體報道移民或外地置業、升學等資訊,引起我們對身份的思考。說到身份,話題實在太闊,更可有不同的切入點,那不如簡單一點,先從銀包中的身份證入手。一張證件如何代表一個人的身份?歷史檔案館舉辦的年度展覽「言歸『證』傳」,就介紹了香港身份證自 1949 年面世以來的演變;每張證件的材質及所顯示的資料,均反映了當時社會的面貌,可說是一趟歷史之旅。

林靖風:Para Site「簾幕」—— 他者的鄉愁

我們從來沒有任何一刻正視過死亡的存在,要麼避而不談、要麼只是專注於死後的世界 —— 死亡會否只是生命與死後世界之間的縫隙?在 Para Site 藝術空間成立 25 周年之際,它與上海外灘美術館合作舉辦大型展覽「簾幕」(Curtain),以 25 名藝術家的作品,探討一系列從社會架構到自我認知的議題。

從視像會議虛擬佈景,回顧佈景攝影的時代

疫情下視像會議頻繁,但在家工作的大家未必希望房間入鏡,應用程式內置的虛擬佈景就派上用場。史丹福大學藝術史學家 Kim Beil 教學時發現,學生選用的佈景千奇百怪,令她聯想到 19 世紀流行的肖像攝影,當時人亦喜歡以油畫佈景拍攝,究竟背後心理與今日是否相同?

中華民族何時誕生?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論述,包括滿族在內都是中華民族一分子。但在當年同盟會推翻滿清「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口號中,滿人卻又成為「韃虜」。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亞太項目副研究員 Bill Hayton,在即將推出的新作 The Invention of China 提出,「中華民族」是一個應政治需要而發明的國族身份。

在外地捍衛維吾爾文化,是離地的事?

近年,不時傳出新疆的維吾爾人,在當地遭遇「文化種族滅絕」、強迫絕育等壓制手段,部分人出逃國外。除了學習猶太人大流散的歷史,21 世紀的今天,或許還可以從維吾爾人身上學習,失去土地的民族,如何在面對各種困難的同時,在國外傳承文化身份。

鄭立:在台灣,請別叫中國為「內地」

現在就直接告訴你,在台灣,你可以叫中國作大陸沒關係,但就是不要叫「內地」,因為這個詞語是有政治含意的。在大日本帝國時代,他們稱日本為內地,台灣朝鮮香港這些殖民地是外地。因為香港是中國的殖民地,中國就想你叫他們內地,至於台灣…… 好吧,你懂為甚麼不能這樣說了吧?

多倫多的速龍小隊,成為強隊後如何改變加拿大?

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在 1995 年於加拿大成立了兩支 NBA 球隊:多倫多速龍和溫哥華灰熊。灰熊於 2001 年遷往田納西州,令多倫多速龍成為了唯一一隊非美國本土的 NBA 球隊。今年,這支有 24 年歷史的球隊,首度昂然躋身 NBA 總決賽。多倫多速龍的成功,在加拿大全國捲起籃球熱情,不單對 NBA 的國際化政策意義重大,也標誌著加拿大人的身份認同轉變。

與外國條例相比,「逃犯條例」保障足夠嗎?

中國目前與 30 多個國家簽訂引渡條約,當中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及葡萄牙等歐洲民主國家,亦赫然榜上。有意見質疑,既然中國能與多個西方國家簽訂引渡協議,何解不能與香港達成移交疑犯安排。若要審視香港是否適合與中國達成移交安排,不妨理解部分西方國家與中國簽訂條約中,加入甚麼對人權保障、拒絕引渡準則的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