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 Fung:ESG 本多終勝 否決權有幾惡?

A+A-
挪威主權財富基金行政總裁 Nicolai Tangen 於記者會上發言。 圖片來源:路透社

商業世界是個「本多終勝」的遊戲,有錢就有話語權。集腋成裘的機構投資者,漸漸會懂得透過代理投票權(proxy voting)發揮 ESG 的威力,從而逼使公司管治變革,一步一步改變世界。

所謂「本多終勝」,並不是指日本戰國時代的名將,而是網民用來戲謔資本的威力。由於近年重視「可持續發展」的長線基金,以資產受託人的角色,在代替實際投資者參與股東會決策時,必定會考慮到一系列 ESG 因素。而去年 Morningstar 的研究報告 Proxy Voting by 50 U.S. Fund Families 就發現,在過去 5 年間,基金公司對 ESG 相關股東決議的贊成度大大增加,由 2015 年的 27% 升至 2019 年的 46%。

該報告指出,當中支持度最高的 ESG 議題是「多元性和男女薪酬平等」、「披露政治支出」,以及「產品聲譽風險」如鴉片類藥物安全性、槍械安全等等,原因相信跟執行難度門欖較低、效果更顯著有關。這反映出 ESG 暫時在資本市場的聚焦點,仍停留於較容易理解的議題,而非眼看不見的碳排放問題。而重視 ESG 的長線機構則包括德意志資產管理(DWS)、安聯(Allianz Global Investors)、黑石(Blackstone)、Nuveen 和 AQR 基金等。

基金界巨頭貝萊德於去年也進行了一系列 ESG 投資督導工作,一直關心企業如何應對氣候風險,也關注一些尚未採納 TCFD(氣候相關財務披露工作小組)作披露標準的公司,擬向一些披露做得不好的公司董事問責,甚至投予反對票。

除了完全商業化運作的基金,一些主權基金和退休基金也在參與 ESG,全球規模最大的挪威政府主權財富基金(GPFG)作為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UNPRI)創始成員之一,一直透過股東參與(engagement & voting)、可持續發展主題投資(Sustainability themed)和負面篩選(negative screening)去進行 ESG 投資,也會透過公開文件,把優先關注的議題告訴公眾,幫助公司改善自身的 ESG 表現。

GPFG 會按照 ESG 原則,除了行使股東權利運用投票權,也會跟公司展開定期對話,就公司在 ESG 相關領域的表現和責任提出改進建議,並持續跟進 ESG 披露,做好反饋和監督。而現時 GPFG 最關心的議題包括兒童權利、氣候變化、水資源供求、人權、稅收透明度、反腐敗及海洋可持續性,並會向表現不如預期的公司投下反對票。

至於香港人比較關心的內地企業人權問題方面,GPFG 在 2019 年和 2020 年的責任投資報告似乎著墨不多,所舉出幾個「因為人權而作出互動」的例子也沒有包含內地企業,2019 年有美國電子商貿企業亞馬遜(Amazon)、半導體公司英特爾(Intel)和在內地設廠的台資公司鴻海精密工業;2020 年則有日本汽車企業本田、美國蘋果公司和威騰電子(Western Digital),但就見不到有提出內地企業人權問題,反而只關心騰訊的高層薪酬和中石油反貪腐問題。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佬。從事過公共政策、科網、金融、媒體相關工作,近年轉型專注於 ESG 領域,成為全球首批特許 ESG 分析員,不時也文也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