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

|共15篇|

派錢提升生育率成效如何?

香港生育率多年來呈下降趨勢,總和生育率從 1981 年的每千名女性有 1,933 名嬰名,下降至 2003 年的 901 名。2012 年雖曾回升至 1,285 名,2017 年卻又再下降至 1,125 名。這狀況同樣出現於歐洲的先進經濟體國家,一些國家採取增派育兒福利作為應對方法,但這些金錢利誘成效又是如何?

令和元年:巔峰過後,偉大抱負的終結

德仁太子預定於今年 5 月 1 日即位,亦將開啟新年號「令和」元年,不過,日本是否真如這個雅致年號的喻意,邁向一個「政令和諧」的新時代?在日本生活了 12 年,專門研究外交政策及亞洲政治關係的多摩大學客席教授 Brad Glosserman,卻將在下個月出版其新書,從書名到書中內容,無不跟日本新天皇即位,年號替換的期盼大唱反調。

包大人:大學招生 —— 生死存亡的公關戰爭

根據政府數據,香港中學畢業生人口未來數年將持續下跌,符合學士學位課程基本入學要求的學生人數今年將降至 19,200 人,資助學士學位的超額需求亦會收窄至 4,200 人。換言之,未來入讀資助學位變得愈來愈容易,各大院校,尤其是自資院校,必須各出奇謀,爭奪學生,才能在這場戰爭中生存。

與世隔絕:中國農村老人的現實

在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數十年,埋下了許多社會問題,隨時間過去終於浮現,其中一項便是人口老化。特別是居住在農村落後地區的老人,長期與世隔絕,忍受著艱難的晚年生活。最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則就訪問了其中幾位。

無兒的女人:沒生孩子,也可以是另一種幸福

由於未婚、晚婚或不育等因素,終身沒有懷孕產子的女性,在發達國家日漸增多。但在提倡生育以緩解人口老化的日本社會,加上「有仔有女方是幸福人生」的傳統價值觀,令這些膝下猶虛的婦人倍感壓力。一些女性透過著作、網誌及分享會,向同道中人宣揚訊息:即使沒生孩子,也可充實過活。

少子化及高齡化的日本,如何解決勞動力難題?

日本的少子化和高齡化愈趨嚴峻,約 1.27 億的全國人口持續減少。本土年輕勞動力驟減,迫使日本政府開始輸入更多外勞,應付多個行業的人手需求。以日本最大的連鎖便利店 7-11 為例,現時就約有 7% 員工是外國人。不過,這些外籍人士離鄉別井,來到一個從文化到語言都很陌生的國家,怎讓他們適應及融入社會,成為僱主乃至當局必需解決的難題。

Moyashi:老人與車

當腦袋退化,無法作出合理的判斷和反應時,就失去駕駛的權利。理由很簡單,也容易理解,因為會危害其他道路使用者。由於潛在的交通意外風險,直接涉及人命,很難反對剝奪這項權利。但同時間有人會問,其他權利又如何?患老人痴呆的應不應該擁有投票權?

怎樣解決人口減少?向日本最年青城市學習

日本各地為高齡少子化大傷腦筋之際,愛知縣長久手市卻能獨善其身。隨著年輕夫婦搬進市內生兒育女,當地在過去 40 年,人口一直有增無減,在 2005 至 2015 年間,增幅更達到 24%。兒童數目節節上升,在市內一個新興住宅區,甚至有小學能在各個年級開設 5 至 6 班。到底這個「日本最年青城市」有何法寶,能夠打破人口減少的困境?

下流老人(一):日本老人生活慘況

在剛上映的電影「嫲煩家族 2」中,導演山田洋次以喜劇形式道出日本老人的生活慘況:七老八十還要在大熱天時當廉價勞工,因經濟拮据而妻離子散,唯有獨居爛屋,孤零零度過晚年——這種過著悲苦生活的長者,日本作家藤田孝典稱之為「下流老人」。藤田孝典著作指出,現時全國有 600 萬至 700 萬位下流老人,老年貧窮問題嚴峻,將衝擊社會經濟,危及日本未來。

「好想殺死父母」:日本人罪惡情感的由來

「其實,在現代日本,五成以上的殺人案發生在家人之間,如親子、配偶、兄弟姊妹等。」揭開石藏文信的著作「好想殺死父母……」,首章第一句就將震撼事實擺在讀者眼前。為甚麼日本會出現這種令人痛心的情況?究竟是甚麼驅使人突破道德與情感枷鎖,謀殺至親?石藏文信在「好」一書中不但剖析了日本常見倫常慘劇的原因,更將日本人的罪惡情感坦白道出。

腹背受敵:日本神社的地產生意

從前日本人之間經常流傳「想發達就出家」的都市傳說。然而事實上,現時日本 18 萬神社及寺廟中大部分都陷於財困。少子化加上年輕人與宗教信仰漸行漸遠,願意掏腰包的信徒更是少之又少。神社無以為繼,要自救,住持們絞盡腦汁,從開拓更多觀光收費名目吸金,到開發億元優質公寓和酒店,市場反應熱烈,但也有日本人不太受落。

日本家長又愛又恨的幼兒酒店

香港的安老院屢發生虐待事件,日本亦有類似情況。去年一篇殺氣騰騰的匿名文章讓一句「孩子上不了保育園,日本去死吧!」(保育園落ちた日本死ね)一舉入選日本流行語大賞十大,道盡日本媽媽面對保育園(託兒所)不足的怒氣和苦楚。公營保育園稀少,幼稚園收費高昂而且照料時間短,雙薪或單親家庭只能投靠坊間的「幼兒酒店」,未料卻引起更嚴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