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教育,刺激生育?

A+A-
日本「超少子高齡化」問題嚴重,政府寄望提供幼兒保育免費化和教育援助,能刺激生育率。 圖片來源:TORU YAMANAKA/AFP/Getty Images

5 月 10 日,日本參議院通過有關幼兒保育及大學教育「免費化」的法案,在今年 10 月開始逐步實施。有關法案預計每年需要 7,764 億日元的預算,由同期實施的消費稅增稅收入填補。

幼兒保育的措施覆蓋免居民稅家庭的 0 至 2 歲兒童、以及所有 3 至 5 歲兒童,總受惠人數大概 300 萬。如入讀政府指定的幼稚園及托兒所,將豁免全額學費;而入讀非政府指定學校及設施,則跟據個案的情況作資助。大學教育免費化則針對年收入低於 270 萬日元的家庭,如入讀文省認可的大專院校,將提供學費減免及財政資助措施。前者將於今年 10 月實行,而後者則將於 2020 年 4 月才開始實施。

今次,日本政府改革的表面上是教育制度,實質上是人口與社福政策,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倡「全世代型社會保障」的其中一環。目的是借教育資助與托兒服務之手,刺激生育率,解決「超少子高齡化」與結婚率下降等社會問題。

日本社會制度一直以「家庭」為核心,面對現今人口結構性的轉變,產生大量問題。例如老人比例增加導致年金制度接近破產,出現將領取年齡推後等討論;僱用形式的改變導致家庭平均收入下降,使「專業主婦」消失,雙親不一起工作就生活不下去,令「待機兒童」出現 —— 即無人照顧的兒童。

所謂「全世代型社會保障」,是指要改革這種以家庭為中心的社福政策,希望可以覆蓋所有的家庭與個人。例如除了上述雙親皆出外工作的家庭外,還有面對「待機兒童」問題的單親家庭。透過幼兒保育免費化,政府試圖減輕低收入家庭的負擔與憂慮,同時也改善生育孩子的環境。

增加社福政策當然會提高政府支出,於是付出的錢就由稅金補上,這就是消費稅提高的其中一個原因。短期透過擴大的稅項收入,填補年金和教育等社福開支;長遠則透過刺激生育、抑制少子高齡化,將進入死胡同的人口結構導回正軌。

社會結構改變,雙職父母要育兒與工作兩兼顧,難免對生育感疑慮。 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以上是安倍所打的如意算盤,現實當然不會一切如願。

首先,「幼兒保育免費化」其中一個惹人憂慮的地方,是現行保育設施到底能不能承受有關政策。如果連非認可的設施都包括在資助範圍內,會不會讓低質的托兒所鑽法例漏洞,純粹為了賺取那一筆資助而提供劣質的托兒服務?關於如何有效地監管,政府也沒有給出答案。

其次是作為一系列措施前提的消費稅,會否如期在今年 10 月提升至 10% 仍是未知之數,日共等在野黨堅持反對,認為會對消費經濟產生負面影響。而日本兩次增稅延期,也為 10 月的增稅添加疑慮。

最後,急推教育免費化政策,除了以上所說的社福政策改革原因外,與自民黨面對 7 月參議院選舉亦有無可忽視的關聯。1989 年 4 月引入 3% 消費稅後,當年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中慘敗,失去過半數議席。前車後鑑,「教育免費化」或者是增稅背景裡下的一步險棋,借此挽回一點民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