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

|共124篇|

默克爾留下了一個怎樣的德國?

默克爾管治德國 16 年,被視為當今西方自由主義的政客標誌。德國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之一,默克爾主政期間,中產階級生活穩定,人數龐大。與她的前任領袖相比,譬如阿丹拿使西德成為德國發展的重心,布蘭特促成歐洲一體化,包括默克爾的導師科爾令人立即聯想到德國統一,默克爾似乎沒有特定具體的政治遺產,但她依然被公認為塑造「現代德國」的主要力量,令德國擺脫歷史包袱。

蕭爾茨 —— 跟默克爾一樣的下任總理?

德國大選結束,蕭爾茨(Olaf Scholz)領導的社會民主黨(SPD),以 25.7% 得票率的些微優勢,壓過得票率 24.1% 的基民盟-基社盟。有「機械人」(Scholzomat)稱號的蕭爾茨,將有機會成為下任德國總理。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從選戰開始,蕭爾茨已把目標對準過去四次選舉中,大量支持默克爾但並非死忠於基民盟的德國人。

俄羅斯選舉:多黨任君選,除了他們……

俄羅斯國家杜馬選舉即將於本月 17 至 19 日舉行。此前,傳出在聖彼得堡選區有人意圖操縱選舉 —— 派出兩個長相、名字與反對派候選人酷似的「參選者」同區競選,混淆投票者。正當有人斥這種技倆是「嘲弄選民」時,原來低處未算低。設法阻止反對派參選,然後宣傳「我們一起選擇」(Выбираем Bместе),更是侮辱選民智慧。

德國政黨 —— 傳統左右政治光譜不適用?

德國聯邦議院下月大選,有意見認為結果難以預測。「德國之聲」報道指,近年默克爾及所屬政黨基民盟(CDU)已脫離保守派立場;另一大黨、中間偏左的社民黨(SPD)則失去工人階級選民支持,傳統以左、右劃分政黨的政治光譜,箇中差異已在默克爾年代變得模糊。

選舉戲一場:用透明票箱的專制政權

3 月 30 日,全國人大會常委會正式通過改革香港選舉制度。我們正身處於一個大時代;今年「自由之家」的報告指出,全球民主衰退浪潮已經持續 15 年,而 2020 年是冷戰後倒退情況最差的一年。在某些地方,荒謬的事情每天發生,假選舉取代真選舉,獨裁者卻假裝自己是三權分立的民主政府,搶著買透明票箱來演一場民主大戲。

禁之不絕,俄羅斯再現最大規模示威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上週冒險回國後,立即在謝列梅捷沃機場被扣留。他被捕後,反對派透過影片等呼籲支持者上街抗議,引起星期六的大規模示威,除首都莫斯科和主要城市聖彼得堡以外,還遍及全國 60 個城市,至今已有至少 3,000 人被捕,當中包括納瓦爾尼的妻子尤利婭、其發言人和律師。

唐明:西部片式的落幕

新來的神槍手,雖然神通廣大、本領高強,但是在這泥潭裡,要重建鎮上的清明秩序,對西部片的主角而言,太多餘也太費事了。難道在槍林彈雨裡全身而退之後,還要挨家挨戶,登門拜訪,表明心跡嗎?這時候,這位神槍手,總是悄然而退,「不帶走一片雲彩」。

Neo:當確師 —— 助選就是推銷,任務是要人買帳

看過「當確師」,不代表要對民主失望。當聖達磨被問及,為何想當選舉顧問時,他這樣說過:「必須在領袖變成權力者、獨裁者之前,把他們的政權擊倒,重拾全新、廉潔的政治。」任何制度都存在漏洞,選舉亦不例外,若只看到選後亂象便高呼集權萬歲,那不過是因噎廢食。

唐明:這一仗不能不擇手段

推崇的往往是陰謀詭計、神機妙算,如果心腸不夠黑,手段不夠骯髒,再有實力也是枉然,正義幾乎是不存在的考慮 —— 也許這是和勝利者絕大多數不留任何餘地,趕盡殺絕的習性有關;而失敗的一方絕無可能接受 fair treatment,也造就「成王敗寇」這種完全不問是非的結論,竟然成為中國文化的一條真理。

唐明:當作是最後一戰

這一次大選,令世人驚覺,美國的國本動搖,言論自由受到前所未有的限制,個人自由的損害也在一步之遙,保障生命、財產,追求幸福的權利,要讓路給「平等、進步、大同」的革命宏圖,在這片對神的信仰的國土上,竟然又想要推行烏托邦,再造巴別塔的實驗。

半桶水民主:為何昂山素姬繼續大勝選舉?

全球焦點落在美國大選之際,緬甸同期亦舉行全國選舉,昂山素姬領導的執政黨再度宣告大勝,在 4 分 1 議席預留給軍方下,仍然贏得議會大多數席位。究竟結果背後存在甚麼樣的爭議?當昂山在羅興亞人道危機繼續袒護軍方時,國際社會應如何回應今次選舉結果?

攻其不備:專制政權乘美國大選作惡

美國大選左右全球大局,故此舉世矚目,在近月搶佔各大媒體的新聞篇幅。正當西方世界注視大選情況時,各地的專制政權就乘機發動攻勢,例如昨日(11 日),香港有四名泛民議員被 DQ,較早前,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就狠批「中共乘美國總統選舉後陷入內鬥狀態,向香港民主派再踩一腳」。國際志願組織 The New Humanitarian 列舉了更多類似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