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

|共50篇|

德國政黨「自我訪問」成風,記者地位岌岌可危?

每近選舉,候選人除了加緊宣傳政綱,往往會出席論壇、接受訪問,以增加曝光率。不過,近日德國總理默克爾一段受訪影片在國內引起討論,爭議點和她的言論無關,而是主持人的身份 —— 同屬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議會黨團領袖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自己人訪問自己人,令「德國之聲」不禁質問:「誰還需要記者?」

唐明:美國國父反民主?

至少在他眼裡,美國的政治制度,不但不適合其他人,而且還不夠好,他並不想把這套制度強加給其他人;但是,反過來也可以說,任何和他們相同道德信仰的人,自然會認同以及擁護美國的憲法。美國的憲法精神,只對這些有道德信仰的人有吸引力。

選舉網上投票,還未是時候?

近年,不少國家參與選舉的人數均見減少。如果投票能夠更為方便,例如容許選民網上投票而不必特意前往投票站,或許能夠吸引更多人運用他們神聖的一票。除非通過郵寄,傳統投票通常在受控的私密環境之中進行;網上投票則為遠程,令人產生欠缺私隱的疑慮。據法國電腦科學與自動化研究所學者 Steve Kremer 所指,要以網上電子投票取代親身投票,還有一段路要走。

俄羅斯抗爭活動,該如何持續下去?

過去數週,莫斯科持續爆發爭取民主選舉的示威活動。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儘管上週市內主要旅遊及購物大道阿爾巴特街仍有示威,規模卻遠小於過去數週。為維持每個週末示威活動的「人氣」,當地示威者組織前哨小隊,在街頭爭取民眾支持示威活動。不過,報道更進一步指出,停留在地區選舉議題的示威活動,不利運動持續。

憑一個議題,Youtuber 奪近百萬票晉身日本議會

日本的參議院選舉原本沒太多人關心,尤其一般民眾對政治一問三不知,大學生連哪天是投票日都不知道。但今次選舉意外地有黑馬跑出,無論政界抑或網上都一片嘩然。以「不支付 NHK 費用」為首要政綱的「從 NHK 手中保護國民黨」(N 國黨),在比例代表點票中獲得超過 98 萬票,成功在日本參議院中取得一席。

歐洲民主困局:加入聯合政府,賠了夫人又折兵?

多黨派籌組聯合政府執政,在議會民主國家相當常見。但有政治學家最新研究,比較分析 1972 至 2017 年間 28 個歐洲國家共 219 場民主選舉,結果發現加入聯合政府的少數派政黨,經常在下屆選舉大敗,在野反對黨則保持優勢。此結果導致聯合政府難以組成,危及議會民主制度的運作。

9 成媒體支持執政黨,土耳其反對派卻大勝而回

「得伊斯坦堡得天下」並非胡謅,而是出於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之口。對 1994 至 98 年間曾任伊斯坦堡市長,日後長期統治土耳其的埃爾多安來說,此番話所言非虛。然而,最新的二次市長選舉,最大反對派共和人民黨(CHP)的伊馬姆奧盧(Ekrem Imamoglu)再次獲勝,是否意味將扭轉埃爾多安及執政正義與發展黨(AKP)的統治?

比利時投票率高企,有賴強制投票?

5 年一屆的歐洲議會選舉上月結束,整體投票率僅為 5 成,比利時以 88% 率冠絕其餘成員國。回顧 1999 至 2014 年 4 次議會選舉,整體投票率皆不足 5 成,但比利時總能維持極高比率。何以同為歐盟一員,比利時國民卻能在相對冷漠的氣氛中,踴躍投下神聖一票?當地學者認為,一切基於把投票化作公民義務。

埃爾多安輸打贏要,反令民望跌完再跌?

英國「獨立報」國際特派員 Borzou Daragahi 斷言,重選市長只會進一步削弱埃爾多安。「未來的 50 日,不僅恐令國家在這經濟危機及緊縮時期,進一步分裂和產生社會混亂。當一些 AKP 支持者承認該黨缺乏體育精神、明言要投給對手,而其他人則批評選委會技術性推翻結果時,這將成為埃爾多安及其黨的障礙。」

西班牙大選:極右政黨進入主流?

西班牙國會大選結束,除了誰主政局,極右政黨聲音黨(Vox)在大選期間亦極受關注。該黨取得超過 1 成選票,預計取得 24 個國會議席,是軍政府年代結束以來,首次有極右政黨進入國會。英國「衛報」報道指,聲音黨在是次大選的崛起,代表「西班牙例外論」經已結束 —— 近年席捲歐洲的極右政治風潮,終於來到西班牙。

當電影成為候選人拉票造勢工具

「印度不會懼怕恐怖,讓恐怖懼怕印度!」這類愛國大片的露骨台詞,無論放在哪個國家,相信大家都不以為然,但由敏感角色、在敏感時刻說出口,卻可觸發軒然大波。印度下週即將舉行國會大選,一齣以現屆總理莫迪為主角的傳記電影,居然就在今個星期五公映,把莫迪神化為印度愛國英雄,對選情的影響顯而易見,叫一眾反對派領袖及輿論譁然。

烏克蘭選舉:喜劇演員將成總統?

烏克蘭總統大選首輪投票結束。初步點算結果顯示,喜劇演員出身,現年 41 歲的澤連斯基以 30.2% 得票領先。第二輪投票將於本月 21 日舉行,預計將是澤連斯基與波羅申科之爭。近年來,政治素人崛起的現象已非新鮮事,但主打抗俄、愛國的波羅申科,仍於首輪投票敗予毫無政治經驗的澤連斯基,箇中原因值得探討。

印度大選 —— 消失的女選民

印度政治及現代史作家 Ornit Shani,曾言 1947 年起,印度成年公民獲得投票權是「後殖民國家的驚人成就」。作為全球人口最多的民主大國,印度於此確實成就斐然。不過,今天的印度能否切實保障人人平等的投票權,仍留有疑問。「英國廣播公司」報道,70 多年後的 2019 年大選,仍有約 2,100 萬名女性被剝奪投票權。

解散「泰愛國黨」後,軍政府下一敵人:社交媒體

泰國大選即將於本月 24 日舉行。除了法院宣佈解散烏汶叻公主的「泰愛國黨」外,軍政府與反對派的媒體宣傳戰亦是另一焦點。軍政府掌握電台、報紙等傳統媒體,反對派的宣傳大本營則是社交媒體。英國「衛報」報道,與上一次 2011 年大選相比,現時泰國人使用社交媒體的情況已十分普遍。對此,軍政府亦有加強管控社交媒體的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