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共7篇|

紅眼:在中華街尋找一些壓縮的城市備份

如果我們各自帶走屬於那個城市的一些東西,把它們作為家當一起撤離呢?譬如在那個城市已經逐漸流失的文化、風俗和身份認同,譬如平民食物的味道、烹煮方法,衣著習慣或關於某些商店和街道的名字?然後另覓一個地方,將這些被移民者零星帶走的家當,將記憶還原。而其實,這就是唐人街/中華街了。

房屋區見證共產黨沒落

樓宇日久失修,推倒重建是辦法之一。但若非危樓,反而有歷史意義和集體回憶的建築,又為何要拆除?據「紐約時報」報道,位於巴黎近郊的塞納河畔伊夫里(Ivry-Sur-Seine),市內最有標誌性的公共房屋近日正式被拆卸,無數市民和前住客懷著複雜心情,親臨見證歷史性一刻。

鄭立:壯志豪情 —— 香港也有軍教片?去臺灣當兵遇上講廣東話的教官

相信大家都知道臺灣有一個電影品種,叫作軍教片,即是「軍事教育電影」。主要是用來宣傳軍隊,令觀眾增加對軍隊的親切感,甚至是吸引大家去當兵的。香港則沒有兵役,而且連義勇軍團也在 97 年解散了,應該不會有這樣的片種吧?但香港竟然也有軍教片,那就是「壯志豪情」。

鄭立:驚爆危機 TSR —— 當香港真的陷入戰爭前緣時

香港不僅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一部分,香港也是全世界人過去集體回憶的一部分,香港曾經刻在世界各國的遊客的記憶裡,是 20 世紀的代表,也是大家感情的一部分。而這個作品比起其他作品,並不僅僅想在作品中帶人來香港觀光,也投射了作者對於自己人生一部分的香港,那種感情與憂慮。

鄭立:把不同世代串連在一起的「童夢」

1989 年的作品「童夢」,可說是 80 年代小學生一個比較獨特的集體回憶,特別是很多人都記得非常洗腦的粵語主題曲「時代節奏」以及少女棒球選手「美樂迪」。「童夢」這個作品,其實是一個宣傳企劃。如果你有留意到的話,東京的巨蛋球場是在 1988 年開幕的,就是無綫版「童夢」所說的「多木球場」,而「童夢」這作品就是為了慶祝巨蛋的開幕,吸引年輕人,特別是兒童投入職棒而做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