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複製人徐福 —— 把人性想像得太美好

A+A-
「複製人徐福」電影劇照。

據說,不少人看過「複製人徐福」之後大表失望。我嘗試分析原因。是希望愈大失望愈大?看宣傳片,你會以為「複製人徐福」像「勝利號」一樣,是特技可以媲美荷里活大片的科幻鉅獻。「勝利號」轉投網上串流平台,嚇得到人;「複製人徐福」一再延期,終於等到戲院上映的一日,特技場面似乎仍有大幅改善空間。拿結局一幕比較,複製人徐福狂性大發,發揮的超能力堪比黑鳳凰,但震撼程度還是遠遠不及「變種特攻:黑鳳凰」(Dark Phoenix)。「變種特攻:黑鳳凰」縱使拍出天搖地動的效果,沒有劇情支撐,尚且被評為史上最爛電影之一。「複製人徐福」連官能刺激也沒法提供,本來需要更扣人心弦的故事,才足夠彌補。

「複製人徐福」連官能刺激也沒法提供,本來需要更扣人心弦的故事,才足夠彌補;圖為劇照。

可惜,沒有。複製人的題材,看過不少,如果說「愛,別讓我走」(Never Let Me Go)來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的手筆,很難拿來相提並論,OK;十多年前,Michael Bay 已經拍過「謊島叛變」(The Island),也有不經意地涉及一下何謂生命之類的議題。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爆炸。我想說的是,如果想在類似範疇上青出於藍,至少要提出一點新意。「複製人徐福」有沒有?其實有。徐福是地球上唯一一個複製人,擁有醫治他人疾病的功能,他本人也長生不老。長生不老未必是好事,日日受苦的話,可以是無間地獄。像徐福,還有意識找尋何謂快樂何謂生存意義,便只會痛不欲生,情願早死早著。以這個角度去解讀,「複製人徐福」並不算新意欠奉。

電影中,飾演特工的孔劉轉眼便跟一件「貨物」交心,稱兄道弟;圖為劇照。

但是很難代入。假設我接受到地球上有一個不稱職的特工如孔劉,感情用事到一個地步,轉眼便跟一件「貨物」交心,稱兄道弟,我也很難理解為何強國例如美國,發現有人成功研發出能夠解決任何疾病的工具,不是盡力據為己有,而是道貌岸然地說一番甚麼人類永生就是人類滅亡的道理,然後建議盡快攬炒,把天下無敵的殺人或救人武器消滅為止。道理可能是真確的,但人類有沒有如此理性如此無私如此偉大?電影中,除了擺明車馬視複製人為救命仙丹的富翁以外,餘下所有角色到最後也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連有得像徐福般歷久不衰也不屑一顧,未免太天真太離地,把人性想像得太美好。

如果,把「複製人徐福」的宇宙發展下去,開前傳開續集,老實說,是有潛力變成「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般充滿哲學性、宗教性的系列。雖然「普羅米修斯」在坊間的反應平平。別想得太複雜,入場觀眾,9 成或者只想看孔劉與朴寶劍的靚樣?這反而衍生出另一條哲學性問題:你入場,最想看靚仔孔劉,但為角色需要,他要把自己弄到一臉殘破,快死一樣,又瘦又乾又雙眼無神。好了,你會欣賞演員的用心良苦,為演好角色而不顧形象?還是好想鬧爆導演,點解不安排男神繼續做一個英明神武神采飛揚的暖男?對,電影反應不似預期,理由可以好簡單,大家不用想得太複雜。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