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 Ho:Facebook 進中國時,有甚麼要注意?

A+A-

1b6cbb267-25e2-421c-8693-abb1bb18d450

眾所周知,Facebook 教主 Mark Zuckerberg 比中國人更愛中國,繼早前請習大大替女兒改中文名後,又在毒霧北京跑步。這類報道每次出街,都會有人指罵他舔共無廉恥,但同時代表 Facebook 與防火長城內大肥肉的距離,又縮短了一些。

雖然 Facebook 的用戶數量極為龐大,現時根本沒有其他社交網絡能夠與之匹敵(不計算與世隔絕的中國),但是花無百日紅,在瞬息萬變的互聯網世界要保持霸主地位,殊不簡單。多年來有意取而代之的新社交網絡如雨後春筍,縱使大多出師未捷身先死,也令 Facebook 不敢鬆懈。

身為社交網絡,Facebook 最核心的資產是用戶,其準確的廣告分析也是歸功於用戶的活動紀錄。因此,當其用戶增長開始飽和,並逐漸流失年輕用戶,正代表它的未來亮起了紅燈。為了應付這些危機,Facebook 努力收購潛在對手例如 Instagram 和 Whatsapp(間中會失敗,例如 SnapChat 拒絕了它的收購建議),又投資「人人有網上」的 Internet.org,把落後國家視為潛在市場,甚至在公司內部推行「2G 星期二」,要求開發團隊定期體驗落後地區的網絡速度,改善一直為人詬病的手機版應用,目的還是盡最大努力去擴展業務。因此,擁有十三億人的中國對 Facebook 來說是極具吸引力的。

Facebook 要開拓中國市場並非不可能,只是打入中國這個熱愛監控的國家必須付出代價,而盛傳中方已開出三大條件,分別是用戶資料儲存在中國、與中國公司合資營運,並在 Facebook 內建立一個「圍牆」。從技術角度來看,要突破防火長城帶來的速度限制,在境內架設伺服器(server)是會較穩定;近日更有傳聞指中國要完全切斷與國外網站的連接,民眾只能瀏覽存放在中國伺服器的資料,嚴厲打擊民眾「翻牆」,可見第一個條件即使中方不要求,Facebook 也會照做。加上從政治來看,政府可以隨時監管審查用戶資訊,亦令這要求變得順理成章。至於外資要與中國公司合資營運,亦是慣常做法,早前 Linkedin 取名「領英」並進軍中國,也是與紅杉中國、寬帶資本建立合資公司。故此,條件中最關鍵的是第三點,Linkedin 也遇過類似的情況,Linkedin 聲稱中國政府必須主動要求,才會限制內容,另外會處理這些要求的時候,會採取公開透明的做法,並確保會員資料的安全及權利受到保障。

Facebook 涉及的內容會比 Linkedin 多元化,更容易觸動中國政府的敏感神經和十三億人的脆弱感情,究竟 Facebook 要妥協到哪個程度?幾可肯定 Facebook 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絕不介意放棄用戶的私隱,樂觀一點會是採取微信模式,即是把帳號分為本地用戶及國際用戶,企業要接觸到本地用戶必須擁有中國商業牌照,否則便不能接觸到本地用戶。這也是為甚麼很多國際品牌千方百計打入微信市場卻遇上困難,因為要申請商業牌照並不是一兩個月可以做到的事情。

說到底,中國的 Facebook 都不能和國際打通,如果你是 Mark Zuckerberg 會怎麼辦?我覺得有一個網絡流傳的建議很有意思——直接收購人人網。從 Facebook 的立場,少了一個 copycat,多了一個中國專家團隊,並自動符合傳聞中的三大條件;從人人網的角度看,不但可以拯救日益走下坡的生意,還可以名正言順的變成中國 Facebook,由於其嚴重抄襲,基本上只需要換上 Facebook 的 Logo ,中國 Facebook 便可以營運了,技術上絕對可行;甚至連廣告文案也不用太花功夫,簡單一句「在中國,人人都上 Facebook」便好了。

當然,我們都很害怕使用中國的應用和網站,擔心安全和私隱的問題。一旦 Facebook 和中國搭上了,很難保證過去十多年在 Facebook 留下的網上足跡不會被利用、監控,甚至被算帳。即使在上一篇淺談微信的拙文中,很多讀者的意見都再次提出類似的觀點。如果想轉會,可以有甚麼選擇?

要找一個完全和 Facebook 一樣的社交網絡,當然只能在中國大陸找。不過,我亦相信很多人是用不著 Facebook 所有的功能,例如我便不會玩 Facebook 的遊戲,有些朋友則對新聞資訊感到煩厭。這個情況並非香港獨有,所以很多年前便流行了微社交的概念,有點類似加強版的專題論壇,聚集只對某一話題感興趣的用戶,提供對他們來說最實用的功能,譬如 Wanelo 便是一個時裝微社交網絡,名字由 Want、Need、Love 結合而成,用戶可以上載喜愛的時裝物品,讚好其他人的心儀裝扮,又可以製作時尚 mood board,分享自己 mix and match 的想法;另一個社交應用 Fyuse 則讓你上載全景照片及輕鬆製作立體自拍影片,聽起來沒有甚麼特別,但用起來便會認同 Instagram 要落伍了。

外國的微社交網絡發展蓬勃,香港人要發展自己的社交網絡並非如很多人想像中般困難,最重要是有好的創意,讀者可能會問:有創意,哪有錢?但其實 Facebook、Slack、Skype 等社交、通訊應用的其中一個初始投資者就是香港的維港投資,而且香港還有其他創投基金,所以關鍵還是怎樣把新的元素融入社交網絡,創造獨特有趣的產品。2016 年是公認的 VR(虛擬實境) 元年,Facebook 和微信都全力進擊這個領域,人們都很期待科技巨頭會為社交網絡帶來怎樣的革命,但我心底最期待的還是有一個香港製造的社交網絡。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Chester Ho 糴蘿勞滋

任職跨國科技公司,網站 Outside 成員。

http://www.outside.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