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

|共61篇|

不作為的尼加拉瓜,只會漏夜下葬死者

武漢肺炎疫情開始至今,尼加拉瓜當局堅持不封城、不採取任何應對措施。據「紐約時報」報道,該國國民即使患上肺炎,只要沒有進行冠狀病毒測試,就當成沒有確診;如果不幸染病身故,則安排在午夜快速安葬。但當局愈掩蓋,似乎愈顯得疫情嚴重。

日本社會全面停擺,偵探社仍生意興隆

雖然日本未因武漢肺炎頒佈封國令,但當政府一聲令下呼籲民眾「自肅」,在強大的自我約束底下,大部分人避免外出,各行各業幾乎悉數停頓。但沒想到,必須「跑外勤」的私家偵探依舊生意興隆。為何全民 Stay Home 期間,需求反而有增無減?再者,當街頭人影稀疏,人人戴著口罩遮臉,偵探們要如何鎖定目標人物,進行跟蹤及偷拍?

疫情穩定後,泰國何時開放旅遊業?

各地因應武肺疫情封關,靠旅遊支撐經濟的國家首當其衝。歐洲各國打算於暑假開關迎客,日本亦逐步重啟旅遊業。同為旅遊大國的泰國,卻堅持抗疫為重,最快都要數月後才容許遊人到訪。要繼續封關防疫,泰國人如何自強,以便日後走更遠的路?

專家也無所適從的隱形傳播者

繼上月中梨木樹邨出現本地武漢肺炎確診個案後,日前再新增數宗本地感染個案;兩個感染群組現時仍未找到源頭。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認為,香港社區明顯有源頭不明的隱形傳播鏈。不僅香港,隱形傳播鏈亦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但感染者既為隱形,要找出源頭自然不容易。新加坡衛生部傳染病司司長李堅明,早前便與專家們嘗試揪出當地 1 月時的隱形傳播鏈。

【醫療系統崩潰中】墨國病人「送院」即「送死」

墨西哥的醫療系統長期崩壞,導致醫護及設備嚴重短缺。結果當武漢肺炎襲來,無論是不幸「中招」也好,其他傷患也好,送院反而等同送死。有男士被經驗不足的護士誤拔呼吸器而喪命;有病患因無人監控其生命跡象,死於敗血性休克;一些病人被「棄置」於病床數小時,導致呼吸管被堵塞。救命不成反奪命,如斯荒謬,何以至此?

俄羅斯疫情,揭示政府失信於民

截至本月 20 日,俄羅斯的武漢肺炎確診數字已超過 30 萬,死亡人數為 2,972 人。俄羅斯目前雖為全球武肺病例第二高的國家,但「經濟學人」認為,該國的疫情要比官方承認的數字更嚴竣。而上至克里姆林宮,下至地方政府,均為疫情塗脂抹粉,反映地方政府以至普京的威權本質 —— 地方取悅總統,總統則向精英階層負責。

疫下憋出個病來,名為「我覺得我有病」

從來無大病痛,卻突然咳個不停,又感覺難以呼吸,全身使不上力……「天啊,我該不會是感染了吧?!」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後,很多人都疑心生暗鬼,身體稍有不妥便胡思亂想,認定自己已經罹患此病。但事實上,他們患的卻是另一種病,名為「我覺得我有病」。

【來圍個爐】你受夠了武肺新聞?

既然有「抗疫疲勞」,對多個月來持續的武漢肺炎新聞報道感到疲勞,亦正常不過。不同媒介無時無刻都在播放疫情對全球造成的影響,與親友聊天又總避不開相關話題…… 然而,即使再累,人們仍需及時接收最新規例措施、專家建議等資訊;該如何取得平衡,讓自己不再因此焦慮?

紅眼:家政夫三田園 4 —— 豚骨湯底造假之謎

虛有其表的拉麵店師傅,其實是個行騙 30 年的空心老倌。筆者太天真,看到這一下翻轉真的晴天霹靂,對坊間拉麵突然失去信心,香港屋邨商場那些擺明車馬的偽日式麵店就算了,回想十幾年來於日本街頭吃得翹大拇指的拉麵小店,會不會都充斥著這種造假手法呢?

【誰追究誰】打壓武漢人的時候來了

無論是意大利人還是中國人,有親人在疫病情中死得不明不白,自然想要個答案,討個公道。雖然人同此心,但追究之路或有難度差異。在武漢肺炎起源地武漢,一眾逝者親人正受警方威脅、審問,又有人警告律師,不讓他們幫忙起訴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