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

|共25篇|

黑山和平變天:對俄羅斯和中國是福是禍?

9 月 4 日,在美國穿針引線下,塞爾維亞和科索沃放下世仇,簽訂經濟正常化協議。當全球焦點都放在塞爾維亞和科索沃時,巴爾幹半島小國黑山,其實已靜靜地變天,在 8 月 31 日,社會主義者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 of Socialists)敗選,結束他們長達近 30 年的專制統治。有專家就嘗試分析選舉結果如何影響中國在黑山的利益。

民主也不是請客吃飯

毛主席有句名言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其實民主進程又何嘗輕鬆?說到底,請客吃飯多少有點奢侈,而民主是我日用糧,是生活的必需。從新加坡的歷程看來,不止治權的平穩更替需要民主;民權的伸張、生產的有序、社會的融洽,缺乏民主是無法實現的。

塞爾維亞杯葛議會,來龍去脈

很多專制國家都會設有民選議會,意在分化在野陣營、訓練執政黨的政治新秀,以及避免國際組織制裁。而這些專制政權會想盡辦法控制選舉,買票、種票、收緊參選資格,必要時就延後選舉。面對選舉不公,有人選擇在議會內寸土必爭,有人則全面杯葛假議會。2020 年 6 月,塞爾維亞就爆發了歐洲近年最大型的議會杯葛行動。

鄭立:從「拳願阿修羅」看和平怎樣建立在暴力之上

既然百姓就只屈服於不可對抗的暴力,那議會就是展現暴力的場地,故此,拳願會就是讓大家派出一個自己認為最強的鬥技者,要通過誰的議案就看誰打贏。德川家把這概念稱之為「和平的暴力」,和平與暴力互不相斥,只要暴力本身是公正的。

陶傑:西方民主水土不服

議會民主是否要視乎每一個國家的民族性?百分之百要。印度的宗教就是窒礙,但印度沒有國家洗腦機器;中國人無信仰,卻有洗腦工程培養出來的大面積腦殘。兩皆出了幾代力竭聲嘶的知識分子,但西方的民主與中印本國的國情,均各有無法配合而難以成功之處。

國會的「餅乾罐」,是紐西蘭改革的源動力?

紐西蘭這個太平洋國家,因其體現社會進步的立法而聞名,往往在其他西方國家之先,已就一些激烈爭論的議題通過法案。不過,紐西蘭國會議長 Trevor Mallard 「爆料」,其中一些純粹是從餅乾罐被隨機抽出,才能成為法例。等一下,你說紐國議會民主的支柱,是個有 30 年歷史的餅乾罐?

唐明:議長「被迫」就職的好戲

雖然查理一世不服,但至少認同他的權力來源要有法理依據,即使不是對國民問責,他也要對上帝、歷史和法律負責,而不僅僅是空泛的一句「奉天承運」。正如英國的普通法制度,就是從歷史累積演化的產物,而不是憑空創造發明的結果,因此,查理一世和判他有罪的議會,有共同的辯論基礎,雖然觀點不一樣,這正是議會制度的大前提之一。

以英女王之名叫停國會,將會怎樣?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前日取得英女王御准,9 月 9 日至 12 日之間其中一天強制國會休會,直至臨近脫歐死線的 10 月 14 日。外界相信此舉無異於架空國會,以防議員阻撓硬脫歐。面對如此非常狀態,英國歷史學家 Martyn Bennett 撰文警告,以君主特權叫停國會,在 17 世紀英國早有先例,結果卻觸發萬劫不復的政治亂局,政治領袖應當審慎行事。

歐洲民主困局:加入聯合政府,賠了夫人又折兵?

多黨派籌組聯合政府執政,在議會民主國家相當常見。但有政治學家最新研究,比較分析 1972 至 2017 年間 28 個歐洲國家共 219 場民主選舉,結果發現加入聯合政府的少數派政黨,經常在下屆選舉大敗,在野反對黨則保持優勢。此結果導致聯合政府難以組成,危及議會民主制度的運作。

民主的倒退?遊行再成英國政治力量

英國大批民眾早前於倫敦上街遊行,要求政府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主辦團體聲稱,抗議活動超過 100 萬人參加,呼籲國會議員正視民意。不少媒體忙著把它寫成文翠珊倒台徵兆,「經濟學人」卻以英國大型示威增加作分析,指無論屬於疑歐、親歐、左翼或極右陣營,都把政治從議會丟回街頭,民主呈現倒退的跡象。

唐明:英國國會排排坐的奇趣

英國國會保持排排坐的傳統,更重要的因素當然是議事氣氛,而這是中國人很陌生的概念。關於英國國會的獨到之處,前首相卡梅倫形容:乃是「一半似博物館、一半似教堂、一半似學校」的混合物(Half like a museum, half like a church, half like a school),這句話透徹精闢,切中本質,就是他的數學不太好。

脫歐協議鬧劇,如何動搖英國政黨制根基?

英國國會否決首相文翠珊的脫歐協議草案,令脫歐再次引起國際關注,但此結果不過是英國輿論的意料中事。真正讓人意外的,其實是表決過程亂象叢生 —— 文翠珊內閣軟弱無力,控制不了保守黨議員的投票取向,黨鞭失去綑綁投票的能力,令執政黨議案的贊成票創下歷史新低,動搖行之有效的傳統英國政黨制。

尋求無人滿意的和解,是英國 DNA 的一部分

還記得在本月中,文翠珊才說內閣一致通過脫歐協議草案,兩名大臣及多名官員就相繼辭職。同時有民調顯示,近半數受訪者認為文翠珊應該下台。但在她暫避逼宮危機、支持度稍見回升後,「紐約時報」留意到一個有趣現象,那就是英國國會開始慢慢步向典型的英式作風 —— 作出一個無法滿足任何人的妥協。

為何公投不似預期般民主?

近年國際上的公投愈來愈頻繁,由英國脫歐到加泰隆尼亞獨立,事無大小都交予全民公決,理應最是民主。但原來早有政治學家質疑公投制度,將錯綜複雜的政策議題,簡化為「同意」和「不同意」的選項,要求公民在短時間內表決,不但無法化解爭端,更可能埋下禍根,違反基本的民主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