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狩獵的時間 —— 一場場貓捉老鼠的戲碼

A+A-
「狩獵的時間」電影劇照。

韓國電影「狩獵的時間」(Time To Hunt)的設定,本來頗有特色。它發生在未來,但這個末日在觸手可及的現在。因為另一波金融風暴,韓國本土貨幣大幅度貶值,城市面貌倒退至未開發的貧民窟一樣。銀行倒閉的倒閉,未倒閉的也給打劫,行使美金,但兌換外幣非常困難,市面一片混亂,毫無秩序可言,根本是四不管。囚犯出獄,發現自己的現金原來已變成廢紙,為追求移居台灣墾丁海邊重獲新生的夢想,叫齊一班手足,冒險打劫由黑道管理的賭場。

換了在一年前兩年前,你可能覺得有點離奇。世界末日,不是來自人工智能不是來自外星人不是來自殞石襲地球,是來自經濟行為停擺?今日,見識過負責保衛治安的警察,可以一夜沉淪;見證過大大小小的商業機構,可以話捱不住就捱不住;現實逼到人民反抗的臨界點彷彿近在咫尺,對「狩獵的時間」的感受入肉一千倍。可惜,有趣部分只建築了十分鐘便沒有了,劇情發展下去,跟這個末日設定可說毫無關連,浪費程度,一如香港政府花八億買入不應該用的可重用口罩。

四位為勢所逼的年輕人,決定冒險打劫由黑道管理的賭場,最後被殺手追殺;圖為劇照。

年輕人認為沒有未來沒有希望沒有前途,與其做個好人做個和理非,生活不斷變壞,不如放手一搏。如果故事肯深入探討下去,講述他們如何推翻不公義,說不定會成為另一套「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成為有代表性的革命象徵。點知,它只想拍幾場 War Game。故事開了個頭,只講到周圍都是混亂,但當賭場派出心狠手辣身手不凡的殺手對付四個年輕人,就開始變成一場又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反正無政府狀態,打到日月無光也合理。氣氛是營造得幾有格調,槍戰也拍得頗有水平,當動作片看待?它卻拍到似驚慄片,殺手神出鬼沒到似「奪命狂呼」(Scream)的殺人狂。前後落差大到好像由 IFC 頂樓跳到地面。看到結局,還看到刻意留低的一條伏線,好像為續集鋪路,甚至覺得它有點自比「殺神 John Wick」(John Wick)。問題是,「殺神 John Wick」利用江湖概念建構出一種現代武俠世界,「狩獵的時間」卻只見漫無目的,也不說即使單單比較動作場面,「殺神 John Wick」的設計也富新意得多。

最大敗筆或者是角色設定上出了錯。在「狩獵的時間」,四個為勢所逼的年輕人,得罪有權有勢的成年人而被追殺,如果他們的對手是一大班以量取勝的嘍囉,觀眾肯定同情主角,覺得成年人只不過倚靠既得利益才有本事打壓下一代。現在相反,一個疑似 John Wick 的殺手,很有型地以一敵四輕而易舉,你會調轉走去崇拜這位武林高手。試幻想一下,你為何會為抗爭者流淚?是因為他們在戰鬥力處於極度下風的情況下,仍然堅持信念,無懼警暴圍攻;假如,警方突然將所有 gear 扔低,赤手空拳走入人群,他們就變英雄了。還是現實比較容易歸邊,你不會以為警隊入面,真有用鉛筆可殺人的 John Wick 吧?放低裝備後,匿入廁所才是真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