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敏:酒店隔離期間,以創意備戰

A+A-
網球手普汀絲娃(Yulia Putintseva)於隔離期間在酒店房內備戰。 圖片來源:Yulia Putintseva/Twitter

從未感覺跟澳洲網球公開賽的世界級球手如此接近…… 不是因為我有份參賽(想得美),也不是因為我可以飛去澳洲觀看這個大滿貫賽事,而是因為我和他們一樣,正在酒店隔離!

網球壇四大滿貫之一澳洲公開賽,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仍然上演。賽事安排包機接載球手、教練及團隊,不過因為有包機上的人確診,有至少 72 位球手因此被下令進行 14 天隔離,據報當中包括錦織圭(Kei Nishikori)、艾莎蘭卡(Victoria Azarenka)、姬爾芭(Angelique Kerber)、史提芬絲(Sloane Stephens)、屈臣(Heather Watson)等大名球手。按規定,參加今屆賽事的球手必須在檢測結果中呈陰性才能登機,抵達後亦會被安排到賽會指定的隔離酒店;每天可以落場訓練 5 小時,但跟確診者同機而要接受隔離的球手,則必須留在房間 14 天。

不能落場練習對球員備戰當然有影響,有進行隔離的球手慨嘆,何以沒有人事前告知他們,如同機有人確診,全機人士皆要隔離;並說如果早知如此,出發前會再想清楚。

網球手屈臣於酒店房間內模擬打球。 圖片來源:Heather Watson/Twitter

對於各地實施防疫措施,我明白;而對於被強制檢疫及隔離人士的感受,我根本就是親歷其境。由於工作關係,我需要由荷蘭回港。12 月身在荷蘭時,知道政府進一步收緊了措施,於到達香港當天或之前 21 天曾在中國以外地區逗留的抵港人士,需要在指定檢疫酒店強制檢疫 21 天。由 14 天變 21 天(基本上是 21 晚),但因為我必須回港,所以只得「硬食」。莫說被困 21 天本身就不容易,酒店費用更是不菲。對於像我這樣本身就好動的運動人來說,3 星期在走動空間有限的房間,未能直接接觸陽光,亦未能見「真人」,確實要忍耐。至於飯菜,也不免要將就。即使明白防疫之意、部分酒店員工十分友善噓寒問暖、好友們也紛紛送愛,這段日子確實亦是新挑戰。筆者也有些想法,希望可以借一己在媒體上的綿力,透過自身經歷,讓大家了解多一點被隔離人士的感受,再推而廣之,使人加以關注他們的情況,譬如長期病患、心理或精神有狀況的人士(如幽閉恐懼症)、長者,甚至是要進行封閉式集訓或出國比賽的運動員等。在疫情下因不同情況被隔離,感受真有如蘇打綠的歌詞般「若是不曾走過怎麼懂」!

在此也感謝正在讀此文的你,至少你可能有半刻聯想到隔離人士的狀況。雖然吐完一點苦水,但窮則變,變則通,既然 3 星期的隔離已成事實,那就別讓光陰浪費!更何況,人在房內,仍然可以很忙,工作、運動、寫作、閱讀、娛樂、跟親友聯繫、休息…… 進入狀態以後,也不時會有奇思妙想,譬如可以借今次經驗進行甚麼創作,又譬如拍一些甚麼,放在電視節目或社交媒體,甚至在房內練習旱地冰球有甚麼「花款」。

就好像其中一位要隔離的澳網球手屈臣,她在房內完成了 5 公里跑,並拍下影片分享,獲大家瘋傳。有網民說笑,替她樓下的住客懊惱。至於其他球手,也各出奇謀在有限空間內練球練步法。所謂境隨心轉,還望餘下隔離日子一切順利,之後又是一條好漢啦!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曾詩敏 漫遊者在途上

多媒體創作人,旱地冰球員,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帶著社會學背景的多棲體育人,節目主持兼旁述,亦從事不同的創作工作,也終究仍是一個「漫遊者」。相信文字,忠於創作,熱衷於遊歷,繼續以「漫遊者」的目光,陪大家探看這個世界。

關於曾詩敏:www.tsangsm-vien.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tsangsm.v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