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

|共17篇|

中國對澳洲發種族歧視警告,反損當地華人生意?

中國早前以澳洲種族主義襲擊事件增加為由,警告中國公民不要前往澳洲,及後又呼籲中國學生重新考慮選擇是否要在澳洲留學。有當地中國留學生直言,不認同澳洲的種族歧視問題已嚴重至威脅人身安全,認為兩則警告並不旨在保護中國公民,純粹打著種族主義旗號處理兩國近期的政治衝突。無論如何,當地有中國背景的商戶及企業認為,假如中國留學生與遊客不再到澳洲,將造成生意損失。

一人的抗議,突顯中國已染紅澳洲大學

昆士蘭大學哲學系學生 Drew Pavlou 曾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武肺爆發後,他一身保護裝備,到學校孔子學院抗議,諷刺中國是病毒來源,被校方指控違反學校規則、騷擾教職員及學校、損害大學聲譽,需要接受紀律聆訊,並威脅對其採取法律行動。事件再次突顯澳洲專上教育正逐漸失去西方教育精神,為了利益轉投中國懷抱。

【咱們回家】全部留學生都能回中國嗎?

武漢肺炎蔓延全球,中國倒成了「最安全的國家」。海外同胞為避疫急欲回國,不惜花過萬美元,直航回歸祖國懷抱。有人買不起或不願買,遂請中國派包機接送,但「紐約時報」指出,北京政府或因此面臨兩難局面:接人回國便憂慮「輸入病毒」;不接卻又怕被指「無法保護每一個中國人」。

唐明:粗口的道德悖論

台上那些道貌岸然的政客,雖然不講粗口,英語也很流利,使用的似乎是很有教養的詞彙,但是嘴裡吐出的每一句廢話,錄音機式的反反覆覆,是對社會主流意見最大的蔑視,實在難聽過粗口。但街邊一名斬叉燒的廚師,即使滿口髒話,但他的話有道理、有良知,他的粗口反而是正義的聲音。有些人從不講粗口,不代表人格高尚;有些人嘴裡污穢,內心卻有一片磊落。

留日之後,轉賣戶口予不法者

「西日本新聞」報道,部分在日留學生及技能實習生在回國前夕,把銀行戶口賣予他人,被用作電話詐騙等不法行為。光是九州的地方銀行,涉及犯罪而被凍結的外國人戶口,在 2017 年度就有約 70 宗。金融機構怕被誤會,把此事視為歧視,僅作呼籲而不敢直擊核心。但日本從 4 月開始擴大輸入外勞,令人憂慮情況將會惡化。

亞洲留學生漸減 美國大學吸引力不再?

麻省理工學院、史丹福大學、哈佛大學,在QS最新的全球大學排名分別佔據頭三,而他們的共通點都是——美國的大學。美國的大學在人們印象裡一直有著優質高等學府的形象,單是QS的排名首 20 名,便有 11 間是美國的大學,因此父母送子女到外國唸書,都想讓他們進入這些「神檯級」的學府。然而從最新的趨勢來看,美國的大學已經不如以往般具吸引力。

賺錢第一,上課第二的日本「偽留學生」

2008 年,日本為促進國際交流,讓外國人對日本加深認識,制定「留學生 30 萬人計劃」,擴大收生名額。到了 2015 年度,在日留學生人數超過 20 萬名,當中逾 6 成為中國學生。但由於審查不足,部分來自中國、越南及尼泊爾等地的青年,便借留學之名赴日,實際上卻存心打工。近年,「偽裝留學生」的問題愈趨嚴重,甚至成為黑市勞工及非法居留的溫床。

為出國留學鋪路 中國家長離棄補習學校

近年中國學生留學外國數目急增,家長恨不得為孩子削尖腦袋躋身外國學校。操練補習自是不在話下,為了讓孩子早日「適應」國外學校的英語環境,學童接觸英文的年齡愈推愈前(至 0 歲)。但當各種高壓教育成果落空,坊間開始興起幼兒讀書會,以各類英文圖書和小說為日後國外學校學位的競爭預熱。

說的是日本製,靠的卻是外勞

日本法務省公布,截止 2016 年底,居日的外國人多達 238 萬,創下歷史新高,其中留學生約有 27.7 萬人,技能實習生亦約有 22.9 萬人。他們不僅學習知識與技術,近年更開始插足日本製造業。所謂的「Made in Japan」,原來已在不知不覺間,不再純粹是「Made by Japanese」。

游兒:在通往 IFC 的橋上,遇見十年未見的他

行色匆匆地走過天橋之際,她突然看見一個熟悉而陌生的身影,而這個男人身邊多出了一個微胖的少婦,與兩個安坐在嬰兒車的男嬰。港女與男人四目相投,腦內閃過許多十年前的吉光片羽,一時之間來不及反應,然後雙腳恍如人生一樣不停步,直至到達咖啡店才回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