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

|共125篇|

總統的最後一課:如何說再見?

一周過後,奧巴馬就要卸任美國總統。但在告別演說上,他不光是數算政績,為其履歷「打磨拋光」,呼籲國民捍衛民主、團結一致時,說得鼓舞人心,感謝妻子米歇爾時,更是動容落淚。剛柔並重的言詞,搏得輿論讚好,算是為他的 8 年任期,畫下完美句號。這種告別演說,其實是美國總統的傳統,始於首任的喬治華盛頓,他既創了先河,也留下了經典。

Chester Ho:從杜林普到葉劉,Fact Check「後真相政治」年代

很久以前,人們仍然相信政治人物要有誠信,才能得到選民的信任。不過,在「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年代,政治人物是否言而有信、說話有沒有根據,似乎不在重要。遠一點的英國脫歐公投,事後否認言論、走數的政客大有人在;剛過去的美國總統大選,杜林普經常說謊吹牛,但無礙選民投下信任的一票。

社會不公的弔詭

全球貧富不均日益加劇,相信無人否認--然而,有關社會不公的議題仍不乏爭議,由定義、國情、影響、性質到程度均複雜難解,例如貧富差距多大才叫懸殊、如何介定過渡抑或持續性質、不平等的負面影響幅度、對社會心理的形塑等等,置於全球語境之下,比較更形弔詭。社會不平等固然是真實議題,但其弔詭一面不可不察。

美財長提名人選,料中美難爆貿易戰

隨著杜林普的財政部長人選出爐,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他在選前大放那些要制裁中國的狠話不會實現。史提芬‧姆欽(Steven Mnuchin),出身高盛(Goldman Sachs)世家,父親在高盛服務逾 30 年,弟弟曾任高盛副總裁,他自己也擔任過高盛的合夥人。他在華爾街的作風以精準、冷酷著稱。金融風暴期間,他收購一家破產銀行並重組改名,五年後出脫獲利超過一倍。其間該行客戶因老病失業繳不出房貸,姆欽「no mercy」,直接把對方掃地出門。

杜林普的利益衝突危機

尼克遜說:「總統會做這件事,表示這件事並不違法。」杜林普說:「法律完全在我這邊,總統不可能有利益衝突問題。」杜林普在過渡期間的「外交舉動」涉及前所未見的利益衝突--下屬亦不遑多讓--乃至引起違憲爭議,距離正式接掌白宮還有一個多月,杜林普班子仍未就利益衝突提出妥善方案,美國有何辦法解決這場憲制危機?

當第一夫人不是總統夫人?

杜林普表示,自己將於 2017 年 1 月 20 日入住白宮,但妻子 Melania 和 10 歲的小兒子巴倫會留在紐約,直至 6 月學年結束。「問題」是,這樣一來,白宮將沒有了「第一夫人」。但「第一夫人」一詞是一個不太準確的翻譯,First Lady 指的是白宮女主人,而她不一定是總統夫人。

隨時核戰:杜林普一按即發?

當日希拉莉警告,勿讓杜林普當選,因為他動輒宣戰,讓這種人掌管核武密碼,實在危險至極。如今「惡夢」成真,核戰豈非一觸即發?實情倒沒那麼兒戲。縱然只有總統可以授權使用核武,但光憑杜林普一人之力,亦無法啟動逾 7,000 枚核彈頭。因為整個發射程序,牽涉不只總統本人,而更重要的是,根本沒有所謂的「核按鈕」,讓他一按就開火。

似曾相識的美國大選

最新點票顯示,希拉莉贏多 200 萬以上普選票,然而出於選舉人票制度,與白宮仍失諸交臂,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因而再掀爭議。本屆大選被視為 2000 年戈爾對布殊的翻版,其實,美國早於 19 世紀已有同類選舉結果,甚至出現過「舊版杜林普」候選人,有見及此,有人製作了一幅「總統週期表」,以大選制度及其結果為主題,介紹政治常識之餘亦闡明一個道理:歷史永遠新中帶舊。

總統吃甚麼:每任餐單大不同

白宮易主,不只政策劇變,連餐單都要大改。奧巴馬夫婦致力推動健康飲食,勸人少吃快餐多做運動,偏偏接任總統的杜林普,出名鍾情垃圾食物,連坐私人飛機,也要吃肯德基炸雞。往後 4 年若在國宴席上,出現漢堡包薯條,恐怕也不足為奇。但關注總統吃甚麼,並非純粹八卦好奇,而是觀察歷史進程、探討文化演變。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Zygmunt Bauman 篇)

不少分析將杜林普現象與脫歐公投比較,指出兩者均是對建制的抗議;波蘭社會學家鮑曼(Zygmunt Bauman)則認為,除了發洩不滿,美國人也投了「強人政治」一票。杜林普成功結合工人階級和舊中產階級的所有焦慮,將消費型社會的失敗歸咎於外來因素,諸如外來移民、種族異類,而建制方案又無力解決問題,魅力強人承諾一場快速補救(a quick fix),雖然「野蠻」或不理性,但對沮喪的民眾而言,仍然極具吸引力。

陶傑:杜林普將如何驅逐移民?

杜林普上台,經濟改革是否成功?又有多少政綱會走數,包括遣返超過一千萬的墨西哥拉丁裔非法移民?杜林普聲稱會花費三千億美元投資基建,修路築橋。但基建需要勞工。本來最佳的勞工就是從非法移民中招募。制定條款,只要工作滿三年,即可特赦得到綠咭。但杜林普行將大量驅逐移民,不但沒有勞工,而且國內消費也大受影響。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Judith Butler 篇)

杜林普當選翌日,美國哲學家、女性主義學者巴特勒(Judith Butler)發表公開聲明,對結果表達震驚之外,亦就多項議題提出不少疑問。她認為,杜林普之所以獲群眾保送入白宮,在於成功煽動各種憤怒:經濟不滿固然是一大助力,但種族、移民、性別歧視一樣扮演了助選角色,杜林普的恣意言論,等於背書(license)了一般人的憤怒;而民主黨放棄桑德斯的憤怒基調,希拉莉的建制形象更是趕客。面對敗選,今後左派政黨應開始思考如何掌握民眾運動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