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

|共15篇|

2019:中國經濟大凶年?

儘管 2018 年是中國改革開放 40 周年,但經過數十年的大幅增長,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已調頭進入放緩階段。2018 年,中國 GDP 增長率「保七」不果,也是自 1990 年以來增速最低的一年。去年失守底線,2019 年,情況或者更差。隨著大國崛起的經濟增長神話粉碎,艱難的時期可能才剛剛開始。

印度個人財富增速,為何將是世界之冠?

長久以來,印度的富豪大都來自家世顯赫的企業家族,不過隨著年輕創業家崛起,印度的財富分配產生了巨大變化,愈來愈多白手興家的平民成為富裕階層。據 AfrAsia Bank 估計,未來十年,印度的個人財富增長速度將達到 200 %以上,超越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其調查報告指出,全球財富增長最強勁的 10 個亞洲城市之中,印度就佔了 6 席。

陶傑:由一個 M 字看中國

中國人與「現代」一詞無緣。因為 Modern 一詞,在英文中意義多層,以 M 開頭,至少花開三朵。「現代化」在周恩來鄧小平等共產人的意識中,由於是唯物主義者,純指 Modernisation,別無其他。但除了 Modernisation,「現代」在英文裡還有幾個名詞:Modernity 和 Modernism。

現實主義者的烏托邦

烏托邦向來被視為等同幻想,由中世紀至 20 世紀歷經各種主義之後,更是令人避之則吉,結果今日政界不論左右,未來前瞻都是一片黯淡,不是全球暖化、環境污染,就是難民湧入、恐襲不絕。荷蘭歷史學家 Rutger Bregman 卻一反普遍悲觀心態,倡導社會「認真造夢」並提出建言,重塑當代資本主義世界,目標指向一個「現實主義者烏托邦」。

古中國落後歐洲列強幾多年?

1839 年,對許多中國人而言,是中國「喪權辱國」繼而落後於歐洲的開端。那一年,鴉片戰爭爆發,「船堅炮利」的英國以無人能阻之勢節節擊敗清軍,並於 1842 年逼使清朝簽訂「南京條約」,割地賠償,自此,中國走向衰落——依此理解,1839 年是歷史分水嶺,在這之前的中國應是富甲天下的「天朝大國」。然而,據歷史學家的研究,中國落後於歐洲的時間不只 175 年,更長達 600 多年。

冬甩經濟模式:救世良方?

二戰以後,全球經濟整體平穩成長,由 1970 年計至今更激增 3 倍,按照預測,屆乎 2050 年將再升 3 倍。長遠而言,經濟增長前景相當明朗,但無可否認的,隨之而來的問題也極度嚴峻:貧富懸殊持續惡化、全球暖化急速加劇、環境污染日益嚴重。一味追求經濟增長,無助解決當代種種問題,那麼世界需要甚麼經濟模式,才能糾正疑難?英國經濟學家 Kate Raworth 就提出「冬甩經濟學」(Doughnut Economics),為經濟、環境與民生擘劃一個平衡方案。

如何評價奧巴馬經濟遺產?(上)

奧巴馬卸任在即,各大傳媒盤點任內 8 年經濟政策,一方面肯定奧巴馬帶領美國走出金融海嘯危機,另一方面批評改革措施不足,成果「不夠完美」。經濟雖然是數據主導的範疇,但統計數字並非事實的全部,要客觀評價功過,不可不知其背景。譬如,論斷奧巴馬的經濟遺產之前,不如先問一地經濟與該國領袖有多大關係?

經濟增長是否值得追求?

GDP 無視生活質素,發展惡果不會計算在內,但普遍經濟學界仍然執著於數字增長,愈高愈好。鄰近地區高舉「發展是硬道理」,已經釀成不少惡果,由環境污染到貧富懸殊,似乎人民福祉並不比統計數字重要。究竟經濟增長是不是一種迷信?

剔走柏林,德國更美好?

國家經濟的火車頭,一定是首都嗎?在德國這個歐洲最大經濟體,實情顛覆你的想像。德國經濟研究所(Institut der deutschen Wirtschaft Köln)的最新研究發現,若是撇開柏林的經濟產值來算,德國反會更加富庶,這種現象在歐洲可謂萬中無一。為何柏林作為一國之都,卻對國家經濟建樹甚微,甚至長拖後腿?

鄭立:國民經濟——人多好辦事?人多會累事?

很多高官說,人口多,生產力強,市場大,總是人多就是好,人多就是棒。不過你要記著,既然他是一個高官,他通常說話都是倒果為因的。很多遊戲也真的如此,但是,「國民經濟」這遊戲,那卻完全不是事實,是少數能把貨幣經濟的概念表現出來的遊戲。

四十年美國夢=白日夢

就貧富不均,經濟學家熊彼德(Joseph Schumpeter)曾經提出一個著名的比喻:酒店之內,層數愈高,生活愈好,住客亦愈少。雖然入住率永遠是金字塔式分佈,但住客可以自由移動,今日的高層住客是昨天的低層,高流動性將有效抵銷階級不均。一直以來,普遍認為熊彼德酒店代表美國模式:貧富差距雖大,無阻階級流動,只要努力就能出頭,即是「美國夢」的核心價值。不過,有不少研究指出,這種想法並無現實根據,美國夢很可能只是白日夢。

美國夢不再,今次是……墨西哥夢?

繼提議墨西哥出資興建邊境圍牆及遣返非法移民,Trump 曾提及墨西哥移民議題,表示南部邊境湧入大量移民。不過,根據統計,2009 至 2014 年度共計 100 萬墨西哥移民搬離美國,比入境定居人數多 14 萬,扭轉 50 年來美墨兩國人口的遷移趨勢。難道短短幾年,美國夢就已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