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衛生

|共28篇|

解決試劑不足之途:50 人一組檢測

美國現時疫情轉趨嚴峻,擴大病毒檢測或是值得效法的防控手段。然而,假如試劑盒數目持續供不應求,便無法倣效南韓做法。數學及經濟學家 Olivier Gossner 與 Christian Gollier 教授就建議,將現時一人一個獨立樣本,改為合併 50 人的樣本作一個樣本,再進行檢測。

檢測不周、景點放題:埃及「積極」抗疫

埃及返港旅行團再新增武漢肺炎確診個案。與此同時,有來自美國、德國、加拿大、法國、希臘遊客,同在埃及受感染,德國 60 歲遊客更成為當地首宗死亡個案。隨著埃及確診病例不斷增加,當地政府的防疫措施倍受關注。就旅客親身所見,官方的病毒檢測未有涵蓋所有人,或有漏網危機。埃及人則對政府處理疫情缺乏透明度表示擔憂。

夏天溫度上升,疫情真的退散?

武漢肺炎疫情愈趨嚴峻,在中國以外迅速擴散。疫情何時終結、回復正常生活,大概是不少人的疑問。此前有意見認為,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會像流行性感冒一樣,隨春季來臨而消退。但許多科學家表示,冠狀病毒在溫暖氣候下的表現未明,要下此定論為時尚早。

意大利:歐洲最健康國家卻陷入肺炎危機

武漢肺炎疫情,已經由中國大陸擴散到全球,連南美和非洲都失守了,世衛也提醒各國要為「全球大流行」作好準備。在 2 月,意大利的疫情突然變得嚴峻,成為亞洲以外最多確診個案的國家,而各國正憂慮武漢肺炎會由意大利蔓延到整個歐洲。然而,這場武漢肺炎危機之前,意大利卻一直被喻為歐洲最健康的國家。

從切爾諾貝爾到武漢肺炎

歷史總是出奇的相似,中國被指在武漢肺炎爆發之初隱瞞疫情,有本地學者將之與 1986 年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後,蘇共政府的處理手法相比。「華爾街日報」首席外事記者 Yaroslav Trofimov 當年居於烏克蘭基輔,他形容中國官方對近年來不同的災難事件,皆以一貫的隱瞞及否認模式處理。

【*CUPodcast】自然界的大毒梟:為何蝙蝠渾身病毒?

病毒來襲,全城搶口罩搶糧搶紙巾,惶惶不可終日。是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由蝙蝠再次榮膺天然宿主一席位。究竟蝙蝠為何渾身是毒卻健康無恙?牠又是如何將病毒傳播到其他動物以致人類身上?既然蝙蝠是病毒源頭,人類應該將蝙蝠徹底根除嗎?

北韓有武漢肺炎?

北韓接壤中國,面對武漢肺炎疫情威脅,金正恩果斷於上月 22 日封關。然而,亦有報道指,早在 1 月下旬,北韓可能已有人「中招」,近日亦有傳出其他北韓國民受感染的消息。剛過去的週六為北韓人民軍建軍 72 週年,卻無往常的閱兵活動。長年報道北韓新聞的記者兼作家 Donald Kirk 認為,當地有爆發肺炎的可能;假如屬實,則是一場災難。

武漢肺炎或會變成季節性病毒?

即使是世界衛生組織,亦強調要判斷現時疫情是否已到達高峰,仍「為時尚早」。武漢肺炎在一段時間內,也許仍是「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少專家認為,武漢肺炎的爆發可能更趨嚴重,為中國醫療衛生系統再添負擔,並在衛生系統較差的國家中蔓延,令更多人失去生命。亦有人認為情況可能會有所好轉,新增病例及死亡人數穩步下降。儘管疫情高峰往往難以準確預測,但從合理角度思考未來發展,以求未雨綢繆或保持警剔,並非壞事。

武漢肺炎與千瘡百孔的醫療系統

截至 2 月 5 日,中國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死亡個案已上升至 420 多宗、2 萬多人證實受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與沙士相似,而當年疫症致使 8,000 多人受感染,774 人喪生。沉痛教訓在前,面對今次疫情,中國當局能否扭轉當年命運?「商業內幕」報道指出,中國於沙士爆發後改革醫療體系,但隨著新疫情爆發,系統卻顯得千瘡百孔。

在街上真的不用戴口罩?

1 月 28 日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一眾高官終於在疫情爆發後首次在記者會上戴上口罩。事實上,擔心肺炎疫症的香港市民早已四出搶購口罩,市面上一罩難求,口罩供不應求,遠至歐美城市亦出現搶購潮。即使疫情有全球擴散的跡象,一些西方國家的衛生專家卻認為,他們的國民沒必要戴口罩防疫。

回首初代沙士:何以中國隱瞞疫情?

就在除夕,中國武漢傳出 27 宗肺炎疫情。此外,武漢市公安局在元旦日指:有 8 人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散佈、轉發謠言」,「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已被公安機關傳喚處理。所謂「謠言」如何,在資訊不流通的情況下尚未可知。但若回顧 2003 年沙士事件,要待官方公佈「真實」情況也許太遲。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延中教授,曾在 2004 年於美國國家學院出版社期刊上刊文分析,中國地方及中央政府面對沙士擴散初期及爆發階段,何以選擇扭曲、隱瞞疫情。

鼠疫非最可怕,可怕的是不公開消息的國度

正值豬年,中國豬瘟疫情持續至今,而鼠年未至,鼠疫已先到中國。早前,兩名來自內蒙古西北部人士,於北京確診肺鼠疫(pneumonic plague)。昔日在中世紀肆虐歐洲、俗稱黑死病的鼠疫,其實尚未絕跡於世界。直至今日,包括美國在內,鼠疫仍在許多國家傳播。

三藩市高薪請「糞便巡邏隊」

三藩市「遍地黃金」—— 說的不是矽谷的創業前景,而是走在街頭隨時會踩中大便。「糞便危機」並非新聞,今年市政府便增聘「糞便巡邏隊(poop patrol)」,名額 5 人,人均薪水每年 71,760 美元,加上津貼福利,總收入超過 IT 工程師的平均收入。

Live Norish:在香港 WTO 與上廁所的小確幸

在香港,上洗手間從來不是個問題。由銅記、旺角商場、餐廳到西貢的郊野公園都有衛生的洗手間。但在瑞典「如廁」時則處處都要收費,廁所亦不見得比香港公廁好。在北歐,95% 以上的公廁需付費才能使用,大多是投幣式的,也有密碼鎖的,還有些是到指定地點付費後自己拿鑰匙開門。

19 世紀紐約殺狗風潮

香港早前發生懷疑虐狗案,一頭銀狐犬從大廈高處墮下,當場分屍慘死,在動物保護意識正盛的今日,這種事可謂徹底違反人道標準。但其實領動物保護風氣之先的西方國家,過去亦有過殘暴的「殺狗熱」。19 世紀,紐約市就曾經成立專責部門,每當發現威脅公眾健康的流浪狗,便會把牠們活活棍毆至死,有街童更獲懸賞參與捕狗工作,到臨近 20 世紀動物保護組織才成功逆轉這種風氣。

唐明:管治之道也在於屎溺

對比 17、18 世紀有關歐洲城市的記載,很容易陷入竊喜,因為那時候歐洲城市確實臭不可聞,連室內也不例外:譬如 1665 年倫敦爆發大瘟疫,許多達官貴人逃到牛津大學避難,到第二年他們離開的時候,牛津大學的每一個角落:書房、煤屋、地窖、煙囪,都佈滿了糞便。海軍委員會那位大秘書 Samuel Pepys 在別人家裡投宿時,發現臥室內沒有夜壺,結果坐在火爐邊大便,以使糞便掉進灰燼裡,簡直像貓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