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

|共11篇|

以抗疫為由,為生物監控開綠燈

在全球瘟疫蔓延下,多國政府都利用監控技術防疫,但早有西方知識份子警惕,政府正利用緊急狀態的時機,大規模採集人民的生物特徵,包括是 DNA 序列資料,把監控範圍從人民的「皮外」滲透至「皮內」,恐怕使疫情淪為人類監控史的一道分水嶺。

後疫情時代,日本製造大廠的數碼轉型求生術(下)

綜合化學大廠三菱化學控股,早在 2017 年 6 月成立數碼轉型小組,更找來曾經在日本 IBM 負責雲計算(cloud computing)事務的岩野和生擔任數碼總監;另一家產銷模具、工廠自動化(FA)零件的三住(Misumi)集團,一共花費了 30 年採用數碼技術,確立全新的製造形態,創立機械零件訂購服務「meviy」。

在家工作?日本職場沒這種事

日本疫情愈見失控,東京都的累計確診感染個案更突破千宗。首相安倍晉三今天會對東京等 7 個都府縣,發佈緊急事態宣言,但當局無權禁止通勤上班。民眾紛紛質疑,如此一來電車只會持續人滿為患,無阻疫情擴散。因為在日本職場,並無「在家工作」的概念。一天不封城,都要出門。

超擬真數碼技術突破,恐助新聞造假?

第 56 屆金馬獎順利落幕,評審團主席李安掌控盛會的能力再次令人讚嘆。然而回到他的本業,最新一部上映的荷里活猛片「雙子任務:疊影危機」評價與票房雙雙失利,反倒是他在該片中所採用的超擬真數碼分身技術,引發了另外一個更深層的討論:未來我們認為眼見為憑的新聞,是否可能會被電影技術造假?

當窮人機不離手,富人卻在遠離屏幕

曾幾何時,iPhone 和平板電腦等電子產品,好比精英階層的標誌。但現在大嬸老伯都成「低頭族」,終日發微信追劇集玩遊戲,外型再潮的 IT 產品也開始降格。「紐約時報」科技及網絡文化版記者 Nellie Bowles 更加形容,真人互動反成奢侈品,逃離屏幕才是身份象徵。這是純粹的物極必反,抑或反映了甚麼現象?

新模擬科技:先造遊戲,後造世界

大學畢業前 1 個月,眾人正為前途奔波之際,Herman Narula 卻在無意中走上創業路。他在畢業論文研討會上,認識了劍橋同窗 Rob Whitehead,兩名電玩迷一見如故,隨即合伙成立初創公司 Improbable。惟二人志不在開發遊戲,而是設計出模擬演算數據平台 SpatialOS,令遊戲世界更加逼真宏大,甚至能對現實世界進行大型模擬,協助人類作出決策。

FM 電台失勢?挪威率先停播

你還有聽電台嗎?或因今日資訊渠道眾多,除了駕駛人士又或職業司機,現在聽電台節目的人愈來愈少,電台作為媒介的重要性日漸下降。有見此況,挪威決定在下年年初廢除 FM 大氣電波,屆時,挪威將成為全球第一個全面轉用數碼廣播的國度。可是,挪威人並不因此而自豪,反而感到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