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

|共42篇|

從人工呼吸到鐵肺:呼吸機的百年進化

呼吸機在這場抗疫戰中,扮演著關鍵角色,拯救了很多人的性命:由於武漢病毒可能會攻擊患者的下呼吸道系統,引發肺炎,令很多重症者需要接駁呼吸機,好讓受損肺部得以回復。全球大流行中,多國疫情嚴重,呼吸機亦隨之短缺。雖然,製作呼吸機十分困難,但它的歷史卻很長,至今已過百歲。

【醫療系統崩潰中】墨國病人「送院」即「送死」

墨西哥的醫療系統長期崩壞,導致醫護及設備嚴重短缺。結果當武漢肺炎襲來,無論是不幸「中招」也好,其他傷患也好,送院反而等同送死。有男士被經驗不足的護士誤拔呼吸器而喪命;有病患因無人監控其生命跡象,死於敗血性休克;一些病人被「棄置」於病床數小時,導致呼吸管被堵塞。救命不成反奪命,如斯荒謬,何以至此?

改變時代的植物 —— 奎寧樹

較早前,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能否作為預防或治療武漢肺炎的藥物,成為世界各地傳染病研究的焦點;有專家便表明,未有證據顯示羥氯喹可安全而有效地治療武肺。回顧過去,羥氯喹一直是抗瘧疾的重要藥品,乃按奎寧樹(Cinchona)裡的化合物、同樣具抗瘧疾功效的奎寧(Quinine)開發而成。有歷史學家便將奎寧樹,稱為大英帝國「帝國主義工具」之一,是 19 世紀的珍貴資源。

有抗體一了百了?意大利人細數武肺後遺症

即使武漢肺炎已造成全球超過 28 萬人死亡,仍有人心存僥倖,相信只要身體健康,即使感染病毒,也能快速痊癒。美國近日更興起「冠狀病毒免疫派對」,參與者只求加快得到病毒抗體。但病毒現階段仍不斷變化,難以確定染病後出現的徵狀及後遺症,據「紐約時報」報道,病癒的意大利人雖逃過死劫,但身體正面臨各種問題,距離真正恢復,仍有好一段路。

武肺藥能網購?資訊瘟疫中的不法商機

武漢肺炎症狀與感冒相若,令不少人在咳嗽流鼻水時心裡患得患失 —— 不知應否前往或有風險的診所,又擔心若真患病會傳染親友。美國媒體 Vox 日前報道指,雖然當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清單上並無任何註冊武漢肺炎藥物及家用試劑,不少不法商人還是抓住大眾的恐慌情緒,在網上販售未經科學實證的醫療產品牟利。

何謂從武漢肺炎康復過來?

武漢肺炎的確診和死亡數字,每日都節節上升,每天新聞都看得人膽戰心驚。唯一可幸的是,即使沒有特效藥,也愈來愈多病人康復,當中包括英國王儲查理斯、影星湯漢斯、爵士中鋒高拔等。媒體一般較少報道患者康復情況,究竟如何定義一個感染者已從武漢肺炎康復過來?

了解武漢肺炎重症患者的情況

武漢肺炎的確診個案每日攀升,截止 4 月 7 日,全球已超過 130 萬人染病,超過 7 萬人死亡。英國首相約翰遜宣稱隔離後多天,竟突然情況惡化被送入加護病房,到底得了武肺的情況如何?澳洲紐卡素大學醫學教授 Peter Wark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講述醫院如何治療重症者,而他們又會有甚麼後遺症。

Favipiravir:武肺「救命丹」的崎嶇開發路

中國科學部於 3 月 17 日宣稱日本流感病毒藥物 Avigan(又名法拉匹韋/Favipiravir)有效治療武漢肺炎之後, Avigan 及開發藥廠富山化學聲名大噪,母公司富士菲林翌日股價急漲 15%。然而 Avigan 開發歷經近 30 年,雖然日本政府最近亦大量入貨,惟因種種原因,僅作存貨而已。

肺炎疫情至今,環球醫學專家有甚麼研究進展?

武漢肺炎爆發至今,邁入全球大流行的階段,全球接近 9 萬人受感染,蔓延四十多個國家,南韓、意大利、伊朗成為重災區。武漢肺炎殺傷力雖然比過往沙士病毒低,但由於傳播力高,全球醫學專家們未敢鬆懈,日以繼夜尋求抗疫良方,麻省理工學院旗下的百年期刊「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就在 2 月 25 日總結了目前為止專家們的研究進展。

要杜絕痴漢,先治療性成癮?

女性專用車廂應否保留?這個問題最近成為日本上班族的爭議。外國學者批評此舉只是默認痴漢的存在,應從問題的根本著手。的而且確,不少性犯罪者確診性成癮。一些患者及其家人亦憂慮,自己或是伴侶、兒子隨著病情惡化,終會走上歧途,希望能夠及早接受治療。不過,社會對性的禁忌,令他們難以開口,舉步為艱。

以詩治療:病患者黑暗之光

常言道:即使失望,不要絕望。對於重病患者來說,除了手術和藥物以外,正面的心態同樣重要。為協助病人積極對抗病魔,美國有醫生試用嶄新療法 ——「詩療」,舉辦創作班和日常讀詩活動等,嘗試在文字之中勾起美好回憶、藉以勉勵他們迎難而上。

心累的千禧世代,積極尋求心理治療

世道愈發艱難,政治混亂、經濟不景、氣候變化、人心疏離等問題,令全球的年青人都不太好過,情緒或多或少受到困擾。美國「華爾街日報」近日報道,當下 20 至 30 多歲的美國青年較過去的同年紀人士,更常就精神健康尋求協助,而他們亦正改變心理治療的本質。

動蕩過後的急性壓力反應

無論站在抗爭前線親歷其境,又或在電視機前,一幕又一幕暴力鎮壓的場面映入眼簾,過後相信亦難以釋懷。也許有人久久未能平伏心情,衝突畫面於腦海迴響不斷。懷憂之餘,請小心衡量目前的心理狀態,因為「急性壓力反應(ASD)」可能已籠罩自身。

35 年來第一款抗抑鬱新藥,終獲通行

抑鬱症過去一直被形容為隱形殺手,轉念之間,足以讓患者尋短輕生。自 80 年代至今,全球仍未出現突破性治療藥物。不過,長達 35 年以來第一款新型抗抑鬱藥,近日終於通過安全審批。藥物專家表示,這款劃時代的新藥,效果顯著,並能迅速生效,或者能改變無數抑鬱症患者的命運。

吸入 Messenger 來治療肺病

藥物除了是一般化學製劑,未來「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下稱 mRNA)亦具備治療多種疾病的潛力,它可以誘導細胞產生治療性蛋白質。到目前為止,這種治療方式最大的障礙是找到有效又安全的方法,將 mRNA 分子遞送到目標細胞。最近一項相關研究有新進展,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研究人員設計了一種可吸入形式的 mRNA,所吸入的「煙霧質」可以直接用於肺部,或能幫助治療囊性纖維化等疾病。

痔瘡史:人類神秘又親密的老朋友

痔瘡是世界上最常見的疾病之一,是人類文明的老朋友,數千年來,大量文獻提出其成因和治療方法,現代醫學提供了大約 20 種不同的醫學和手術治療方法。然而,對這老朋友,即使如病理學教授 Claus Fenger 也要嘆曰:「不幸的是,我們仍然不知道它們有多常見,是甚麼產生它們,以及甚麼才是最好的治療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