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

|共58篇|

用音樂對抗認知障礙症?

一首樂曲對不同人而言,有著不同的意義,會勾起快樂或傷心的回憶。音樂治療師 Alaine Reschke-Hernández 向一位老人播放 60 年代末歌曲 Sweet Caroline 時,曲調雖然輕快,老者卻流下眼淚,正是因為這首歌喚起了他的悲傷回憶。這個情況反映,音樂若夾雜個人特定記憶,甚至會影響情緒,或可進一步改善認知障礙症患者的記憶及情緒問題。

【Soul Monday】歌劇老師教武肺康復者練氣

不少武肺患者在康復後,仍要面對「手尾長」的後遺症。英格蘭國家歌劇團(ENO)有見及此,就嘗試與倫敦一間醫院合作,舉辦為期 6 星期的呼吸訓練計劃「E.N.O. Breathe」。機構利用經臨床驗證的復康練習,結合專業歌唱導師的技巧,為受後遺症影響的康復者提供度身訂做的網上聲樂課程。計劃在幫助病人之餘,亦助歌劇從業員艱難時期,尋回工作動力。

挪威式治療:用藥以外,精神病患尚有其他選擇?

大部分精神病患者發現,借助強效藥物能夠阻止妄想及幻覺,從而如常生活。可是,約有兩成病人會有不良反應,可能出現嚴重副作用,包括極度疲乏、體重減輕、膽固醇增加及糖尿病。英國廣播公司報道,在長年為強迫治療困擾的挪威,如今透過其國營醫療系統,向病患提供無藥療法的選擇,但成效又是否理想,甚至值得外國借鏡?

全球多國「缺氧」,武肺病患命危

氧氣雖無形,如今卻有價。部分研究顯示,若武漢肺炎患者較早開始氧氣療法,死亡率較低,病情亦會較輕。但在全球疫情再度惡化之際,很多醫院卻面臨「缺氧」,被迫向患者進行配給,推高死亡人數。這個致命問題不但困擾發展中國家,社交媒體上出現「氧氣黑市」,倫敦及洛杉磯等大城市,竟也為氧氣不足所苦。

ASMR,從聲音到音樂的大流行

低聲耳語、輕掃頭髮、指甲輕敲物件,絲絲入耳的聲音,令部分人雖然聽得發麻,卻感到愉悅而放鬆,欲罷不能。ASMR 在 10 年前誕生時,仍只是一門偽科學,但其後有研究證實,ASMR 確有令人放鬆及紓緩情緒的作用,近年更開始進入流行音樂界。為多份英國報章撰寫流行文化評論文章的 Ed Power 認為,這種柔軟、詭異、耳語般聲音,正主導從民謠到嘻哈音樂的發展,並將繼續擴大其在音樂的影響力。

護瞳行動:以知識追求更大的幸福

其實任何疾病都是不公平的,視力障礙也不例外。國際防盲協會最近更新了眼疾資訊地圖,指出 90% 的失明和視力損傷患者,主要住在中低收入國家,當中有 64% 集中在南亞洲、東南亞及大洋洲諸國;74% 患者超過 50 歲,逾半為女性。無論在地域、年齡或性別上,失明和視障在現代社會,都對個別階層的影響特別深。

【心明大義】病童的遊戲科醫生

醫院遊戲師這個服務病童的職業在歐美已算普及,但對香港人來說或許仍覺陌生,甚至可能認為遊戲無益。智樂兒童遊樂協會廿年來就在本地致力發展這項服務,希望保障病童玩樂的權益。只是,去年疫情來襲,他們的處境變得尷尬。疫情未見盡頭,無法陪伴病童身邊,這班醫院遊戲師又有何應變方法?

抗疫物流學:如何把疫苗傳遍世界

今年 12 月 8 日是人類醫學史重要的一天,英國一名 90 歲的婆婆基南(Margaret Keenan)接種了輝瑞疫苗,標誌著全球武肺疫苗接種計劃的開始。加拿大和美國都先後批准使用輝瑞疫苗,預料牛津和莫德納研發的疫苗也會在不久的將來獲准面世。疫苗面世了,還有一個重要問題需要處理 —— 究竟如何把疫苗傳遍世界?

俄製疫苗,俄國人也不打?

香港政府宣佈採購兩款武漢肺炎疫苗,最快下月到港;遠在俄羅斯,政府上周已批准醫護與教師接種首批俄製疫苗,但接種中心卻門可羅雀。事關這款俄製疫苗 Sputnik V,與港府採購的中國製科興疫苗相似,還未完成 Ⅲ 期臨床試驗,但夏季已取得政府緊急授權,有俄國人對疫苗的安全深表懷疑,表明未有試驗結果都不會接種。

輝瑞疫苗:你要知的兩件事

11 月 9 日,美國藥廠輝瑞(Pfizer)研發的武漢肺炎疫苗「BNT162b2」,第三期臨床測試的結果出爐了,疫苗有效率超過 90%,可以有效對抗病毒。11 月 16 日,美國製藥公司 Moderna 也宣佈正在實驗的疫苗有效率超過 95%。疫苗研究有突破令人鼓舞,有專家就撰文解釋一些有關疫苗開發的概念。

幼兒使用抗生素,恐成日後病根?

在幼兒身上用藥,他日會否出現後遺症?近日有研究指,若兒童在兩歲以下曾用抗生素治療,往後更有可能患上多種疾病。根據在「梅奧診所學報」上發表的文章,曾服用抗生素的嬰幼兒,更易患上哮喘、濕疹、花粉症、乳糜瀉、體重及肥胖問題,以及專注力失調或過度活躍症 (ADHD)等。

有效無效?先批准就有效的武肺藥

以確診數目計,印度是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疫情國家,迫切需要有效的治療方法。當地藥物管制總局首次批准幾種重新指定用途的藥物,用於「限制緊急使用」治療,然而有科學家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批准的依據是甚麼,他們批評到目前為止,有關製造商就該藥效用提供的數據,尚無說服力。

從人工呼吸到鐵肺:呼吸機的百年進化

呼吸機在這場抗疫戰中,扮演著關鍵角色,拯救了很多人的性命:由於武漢病毒可能會攻擊患者的下呼吸道系統,引發肺炎,令很多重症者需要接駁呼吸機,好讓受損肺部得以回復。全球大流行中,多國疫情嚴重,呼吸機亦隨之短缺。雖然,製作呼吸機十分困難,但它的歷史卻很長,至今已過百歲。

【醫療系統崩潰中】墨國病人「送院」即「送死」

墨西哥的醫療系統長期崩壞,導致醫護及設備嚴重短缺。結果當武漢肺炎襲來,無論是不幸「中招」也好,其他傷患也好,送院反而等同送死。有男士被經驗不足的護士誤拔呼吸器而喪命;有病患因無人監控其生命跡象,死於敗血性休克;一些病人被「棄置」於病床數小時,導致呼吸管被堵塞。救命不成反奪命,如斯荒謬,何以至此?

改變時代的植物 —— 奎寧樹

較早前,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能否作為預防或治療武漢肺炎的藥物,成為世界各地傳染病研究的焦點;有專家便表明,未有證據顯示羥氯喹可安全而有效地治療武肺。回顧過去,羥氯喹一直是抗瘧疾的重要藥品,乃按奎寧樹(Cinchona)裡的化合物、同樣具抗瘧疾功效的奎寧(Quinine)開發而成。有歷史學家便將奎寧樹,稱為大英帝國「帝國主義工具」之一,是 19 世紀的珍貴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