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

|共29篇|

動蕩過後的急性壓力反應

無論站在抗爭前線親歷其境,又或在電視機前,一幕又一幕暴力鎮壓的場面映入眼簾,過後相信亦難以釋懷。也許有人久久未能平伏心情,衝突畫面於腦海迴響不斷。懷憂之餘,請小心衡量目前的心理狀態,因為「急性壓力反應(ASD)」可能已籠罩自身。

35 年來第一款抗抑鬱新藥,終獲通行

抑鬱症過去一直被形容為隱形殺手,轉念之間,足以讓患者尋短輕生。自 80 年代至今,全球仍未出現突破性治療藥物。不過,長達 35 年以來第一款新型抗抑鬱藥,近日終於通過安全審批。藥物專家表示,這款劃時代的新藥,效果顯著,並能迅速生效,或者能改變無數抑鬱症患者的命運。

吸入 Messenger 來治療肺病

藥物除了是一般化學製劑,未來「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下稱 mRNA)亦具備治療多種疾病的潛力,它可以誘導細胞產生治療性蛋白質。到目前為止,這種治療方式最大的障礙是找到有效又安全的方法,將 mRNA 分子遞送到目標細胞。最近一項相關研究有新進展,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研究人員設計了一種可吸入形式的 mRNA,所吸入的「煙霧質」可以直接用於肺部,或能幫助治療囊性纖維化等疾病。

痔瘡史:人類神秘又親密的老朋友

痔瘡是世界上最常見的疾病之一,是人類文明的老朋友,數千年來,大量文獻提出其成因和治療方法,現代醫學提供了大約 20 種不同的醫學和手術治療方法。然而,對這老朋友,即使如病理學教授 Claus Fenger 也要嘆曰:「不幸的是,我們仍然不知道它們有多常見,是甚麼產生它們,以及甚麼才是最好的治療方法。」

萬能疫苗:為何不能「一招了」?

疫苗堪稱醫學界最大進步之一,它消滅了天花,令小兒麻痺症幾近絕跡,預防結核病、乙型肝炎、白喉、百日咳、破傷風、肺炎球菌感染、水痘、麻疹、流行性腮腺炎、德國麻疹等病症的兒童疫苗,也大幅減低嬰孩夭折率。但為何時至今日,我們仍未有萬能疫苗,讓人注射一種就能抗百病?「紐約時報」發現,錢是一大原因,但非唯一問題。

「轉換」同性戀 —— 醫治不是病的病?

新上映電影「性教獄」講述 90 年代背景下,一名少女因被發現與女同學親熱,遭送到同性戀治療中心「拗直」。儘管自 1973 年起,美國精神病學學會已把同性戀從心理疾病名單中剔除,但仍有組織及意見認為,同性戀者需要接受「轉換治療(Conversion therapy)」。「轉換治療」事例可稽查至 19 世紀末,「治療」原因同出一轍:認定「同性戀」是病。

暗瘡何時才能絕跡?

青春期時荷爾蒙失調,長暗瘡是平常事。過了青春期,仍不絕地長出暗瘡,這些紅腫粒粒不僅有礙觀瞻,更會帶來痛楚,難以放任不管,但用盡方法,食補充品、戒掉乳製品,打電話找 Jackeline 都不起作用,令人身心靈深受困擾。究竟,惱人暗瘡何時才可絕跡於皮膚呢?

一戰所毁的面容,如何催成整形外科的進步?

假如不滿自己的長相,整容作為變靚手段並不新鮮。不少人以美容為由,接受整形外科手術。然而,整容另一目的是整形修復,對天生容貌出現缺陷或後天毀容的人來說,不僅盡可能修補面貌,更無異於拯救其人生。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許多張被戰火無情摧殘的臉,便受益於當時創新的整形技術。

大象獨有的「殭屍基因」,是癌症治療新契機?

到底是人類還是大象更容易患上癌症?癌症由 DNA 受損的細胞不正常增生所引起,以此推算,生物體型愈大,細胞便愈多;壽命愈長,便有更多時間和機會產生致癌的基因突變。然而,根據世衛數字,人類中每 6 宗死亡個案便有 1 宗與癌症有關,即約 17%;相對地,只有少於 5% 大象是死於癌症。科學家一直試圖破解箇中玄機,希望能為癌症治療技術帶來進展。

認知障礙症患者說的故事

記憶衰退,依據錯亂的回憶,喋喋不休地說著相同的故事。這是普遍認知障礙症患者的行為特徵,親人重複聽著這些扭曲的故事,有時難免傷心或不耐煩。但從臨床角度而言,每個荒唐失實的故事背後,其實都盛載著患者最珍視的人生價值,他們以說故事抵抗失憶,試圖回答 「我是誰」的根本問題。

畏高有救,VR 練膽大法?

VR 的吸引之處在於擬真。想像自己站在高塔上,一躍而下,VR 技術模擬的俯衝畫面,或會令你心跳加速,以為自己真的在玩笨豬跳。事實上,VR 的用途豈止體會遊戲帶來的刺激?近日牛津大學的研究,便表明 VR 可成為虛擬治療師(Virtual therapist),幫助畏高者克服現實的恐懼。

方景文:「迷你胰臟」—— 糖尿病患者的新希望

科學家一直致力研究各種方法,希望幫助全球各地的糖尿病患者,特別是一型糖尿病患者。目前不少頂尖的生物醫學家都在奮力研究細胞移植技術,以及如何利用細胞修復受損的器官。邁阿密大學從移植細胞的部位入手,美國康乃爾大學則研究包裹胰島細胞的植入裝置。

腦退化症新希望:搶救記憶力的植入物

阿茲海默症令患者與身邊人愈變愈陌生,記憶的流失速度驚人,而迄今仍未有方法挽回。不過,曙光可能出現:最近科學家們研發出一種大腦植入物,在首次正式測試中,明顯地有助提高記憶力,這也許能為治療癡呆症、創傷性腦損傷和其他記憶損傷的疾病提供了一個新希望。即使提升的記憶力並不算高,但對患者而言,聊勝於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