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族遭壓制,世界穆斯林領袖可有伸出援手?

A+A-
土耳其埃爾多安與伊斯蘭合作組織(OIC)成員國的領袖及代表合照。 圖片來源:路透社

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上月獲中國批准,進入新疆「培訓學校」採訪。記者當時質疑,官方所謂轉化極端思想學校,只是一座又一座監獄。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遍佈世界各地,一方有難,其他穆斯林兄弟理應群起支援。然而,美國陸軍戰爭學院(US Army War College)戰略研究所教授 Azeem Ibrahim,在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發表評論質疑,其他伊斯蘭教或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國家領袖,在中國面前,沒有為維吾爾人所遭待遇伸出援手。

Ibrahim 引用報道指,約 1,100 萬維吾爾人裡,過百萬人正在新疆被中國當局拘禁於所謂「再教育營」。他估計,連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包括哈薩克、吉爾吉斯及烏茲別克人,實際數字可能高達 200 至 300 萬人。至於其餘可以生活在外的維吾爾人亦非自由之身,他們在世上最廣泛、最嚴密的監視制度下生活。教育營本身,亦是一種遏制及懲罰維吾爾人的手段。任何跟其語言、信仰有關的行為均可能招致懲罰,誇張程度甚至只要為孩子起一個傳統穆斯林名字,亦屬非法行為。

中國新疆喀什市,維吾爾人於「再教育營」上中文課。 圖片來源:路透社

新彊的穆斯林同道處處受壓,以全球穆斯林捍衛者自居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是否應站在維吾爾人的一邊?然而,上週訪華的埃爾多安卻表示,所有人都在新疆土地上幸福生活

土耳其外交部於今年 2 月曾發表聲明,指「超過 100 萬維吾爾族人,被任意拘捕至禁閉營(internment camps)及監獄,遭受酷刑與政治洗腦已非秘密。未被拘留者則承受沉重壓力」,同時促請中國尊重維吾爾人的基本人權和撤銷禁閉營。不過 Ibrahim 指,在中國對聲明表達強烈不滿後,埃爾多安態度立即轉變。埃爾多安現時對中國的首要任務,是恢復土耳其與中國的歷史聯繫,「加強合作」。

Ibrahim 認為,埃爾多安「收聲」,在於土耳其正於中國的「 一帶一路」倡議中,爭取成為關鍵角色。由於中國所有連接土耳其的陸路均經過新疆,故在埃爾多安眼中,即使與維吾爾人共享信仰、歷史及種族淵源,亦不應成為妨礙中國處理當地人口的絆腳石。一般土耳其人或關心當地人權問題,但埃爾多安不會為此擔憂,因為作為主權國家,土耳其絕不會淪為另一個新疆。是以,Ibrahim 斥其所謂「團結穆斯林(Muslim solidarity)」,只是一個競選口號,以及國與國之間的公共關係表述,不包括中國治下的新疆。

土耳其未有伸出援手,鄰國巴基斯坦可會助維吾爾人一把?Ibrahim 對巴基斯坦不抱希望,有意見更認為,巴基斯坦形同中國的從屬國(Client state)。因無論是該國的軍事情報體系、激進的伊斯蘭教士,以至政治人物均有一個共識,即中國的投資對本國發展至關重要,甚至需要中國有足夠的經濟活動,來維持國家龐大的軍事開支。因此,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Imran Khan)3 月期間,曾表示「不太清楚」中國穆斯林問題。

至於吉爾吉斯、哈薩克等其他中亞國家,Ibrahim 亦不表樂觀,箇中理由與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同出一轍。即使可能在信仰、文化歷史及種族上關係密切,但 Ibrahim 認為,中亞地區政府無不希望討好中國,旨在於「一帶一路」分一杯羹。地緣政治現實上,這些內陸國家依賴強大的鄰國進行貿易。此外,他們本身亦傾向管控本國公民,根本沒有道德高地譴責中國。儘管通過幕後外交施壓,加上本國人民的強烈抗議,他們亦只能令烏茲別克、哈薩克及其他人獲釋,未有惠及維吾爾人。

中東國家亦如是。即使地理上遠離中國,未受「恩澤」,他們對此亦無任何表示;埃及甚至應中國要求,拘留在當地的維吾爾留學生,並遣返中國。Ibrahim 解釋,即使是依賴美國保護及貿易的國家,亦希望中國將其納入「一帶一路」貿易網絡。沒有人希望「一帶一路」的陸地必經之路新疆出現任何可能阻礙貿易的不穩定因素,更不用說要在維吾爾問題上觸動中方神經。他指,提倡伊斯蘭教及穆斯林團結,是這些國家所聲稱的道德基礎,因為每個國家的歷史,都能追溯至該國成為穆斯林世界中心的輝煌時期。但在今天,即使並非必要,他們都有求於中國,只好沉默。

Ibrahim 認為最諷刺的是,以促進及維護穆斯林福祉為宗旨,多個國家組成的伊斯蘭合作組織(OIC),亦保持沉默。他批評,對組織而言,穆斯林合作固然理想,但事實上,各國及領導人與中國的合作,比宗教領域顯得更具價值。

反而,所謂的「異教徒」—— 西方國家 —— 即便當中不少國家與中國貿易關係良好,獲利甚豐,卻願意對維吾爾族人人權事務提出直接及明確的關注,儘管他們深知,自己對中國的新疆政策沒有任何影響力。加拿大、澳洲、英國及歐盟等 15 個地區和國家,去年便要求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會面,解決涉嫌侵犯人權的問題。

在美國,國務院、國會議員,以至副總統彭斯,亦曾多次公開要求中國關閉秘密扣押設施。Ibrahim 形容,杜林普政府在維吾爾問題上,對中國的譴責力度乃各國最,即使是對穆斯林懷有敵意的美國政府,亦會站在人道主義上,為維吾爾人發聲。他認為,「異教徒」比穆斯林同道更致力捍衛維吾爾族的人權,理由正正在於,他們的所為不是基於共同信仰,而是基於共同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