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權

|共30篇|

清算鎮壓暴行:伊朗領袖被控反人類罪

2019 年伊朗爆發大規模示威,多達 1,500 名示威者被殺。事後有海外異見人士成立伊朗暴行法庭(Iran Atrocities Tribunal),指控 160 名官員干犯反人類罪,早前在倫敦舉行審訊,今年稍後發表報告。幕後的伊朗裔流亡律師,近日就接受訪問,講述審訊過程。

哈薩克騷亂,背後是政權內鬥?

哈薩克爆發國家獨立以來最嚴重騷亂,甚至令俄羅斯介入鎮壓示威浪潮。除了民眾示威,政權內部同樣動盪。前總理馬西莫夫(Karim Massimov)的國家安全委員會(KNB)負責人職務,於本月 5 日被總統托卡耶夫免職,翌日再因叛國罪被捕;有指事件可能牽涉哈薩克政權內鬥。

六千部閉路電視的新首都 —— 埃及所為何事?

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 Sisi)上週宣佈,12 月起政府機構將遷往開羅以東約 35 公里郊外的「新行政首都」(new administrative capital),並試行運作 6 個月。埃及遷都計劃早於塞西推翻民選總統穆爾西兩年後的 2015 年提出。開羅人口密度高以致極其擠擁、交通不便,且基礎設施破舊,但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分析,塞西的遷都決定,還有個人謀劃。

最脆弱亦最血腥的專制政體:軍政府

絕大部分市民至少粗略理解民主和專制政體的分別,前者有三權分立,人民權利受到保障,統治者得到民意授權;而專制政府普遍缺乏制衡機制,權力較容易定於一尊。其實無論民主,抑或是專制政體都可以再細分很多種類,而這次介紹的是軍政府(military rule)。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殿堂級的政治學家芭芭拉.蓋德斯認為,軍政府是芸芸專制政體中最脆弱、最血腥的一種。

選舉戲一場:用透明票箱的專制政權

3 月 30 日,全國人大會常委會正式通過改革香港選舉制度。我們正身處於一個大時代;今年「自由之家」的報告指出,全球民主衰退浪潮已經持續 15 年,而 2020 年是冷戰後倒退情況最差的一年。在某些地方,荒謬的事情每天發生,假選舉取代真選舉,獨裁者卻假裝自己是三權分立的民主政府,搶著買透明票箱來演一場民主大戲。

【坐穩】專制政權三大技倆:合理化、鎮壓、招安

由委內瑞拉到緬甸,再到香港,一股「專制化」浪潮在過去幾年席捲全球。在不少地方,公民權利被收緊,鎮壓愈來愈暴力,有限度選舉變成假選舉甚至沒有選舉。柏林社會科學中心政治學家 Johannes Gerschewski 曾學術期刊 Democratization 撰文,分析專制政權的慣常技倆。在這個艱難時期,就更需要了解專制政權的手段,作好準備。

北韓外交官出走 —— 待遇不夠好?

北韓駐科威特代理大使柳賢雨於本週一傳出投奔南韓的消息,是繼 2016 年駐英國公使太永浩,以及 2019 年駐意大利代理大使趙成吉後,近年第三名出走的北韓高級外交官。現為南韓國會議員的太永浩分析,柳的出走,可能顯示支持金正恩政權的精英正逐漸背離他。不過,「亞洲時報」(Asia Times)訪問的北韓專家則認為,不能單憑在外交部門工作的北韓精英出走,就判斷該機構以至政權內部出現問題。

在獨裁國家,為何依然會有人投資?

在獨裁國家,人們的基本人權難以得到保障,當中包括財產權。在極端的情況下,政府可以運用政治影響力,剝奪異見者的專業資格,令他們失去生計;又可以肆意凍結、掠奪人民辛苦積累的財富,壓榨他們最後的生存空間。然而,在此等政治環境下,依然會有投資者願意押注到當地,有政治學家和經濟學家就試圖剖析他們的心理。

為何金正恩要落淚?

日前,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於凌晨時分舉行勞動黨建立 75 周年閱兵儀式,席間並無來賓及媒體,情況甚為詭異,而更詭異的是金在發表講話時感觸落淚,並多次道歉。分析人士指出,此罕見情況代表他感受到武漢肺炎及核制裁對其政權所造成的壓力。

獨裁者也有「國際線」?

「港區國安法」推出之後,國際社會反應兩極,當英美加等西方民主國家狠批中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並威脅制裁之時;全球有多達 53 國表態支持立法,表示各國有權立法維護國家安全,包括巴基斯坦、緬甸和委內瑞拉等國。示威者打國際線就是危害「國家安全」,但獨裁者打國際線,不單「合情合理」,而且令政權延年益壽。

突然的政權轉型:重溫 80 年代共產陣營劇變

很多人認為專制政權變得愈來愈聰明,不單擁有龐大的資源,又有無孔不入的監控技巧;而一些民主地區的政府卻愈來愈不堪,部分甚至走向專制,使很多人感嘆民主已死。香港經歷了一年的反送中民主運動,看似未爭取到甚麼東西,加上「國安法」殺到,更使人感到絕望,但歷史告訴我們,只要不放棄,政權亦有機會產生劇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