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

|共31篇|

移居英國後,隨時區改變的運動習慣

移居英國後,其中一個最大的改變是體育習慣。在香港,可以在家工作的話,基本上每天早上都會打開 NBA League Pass,一邊看球,一邊煮早餐;有時候 ViuTV 會有直播,可以聽到張丕德和翁金驊的旁述,感覺就更加親切。而且美國分東西岸時間,我可以看完東岸賽事就緊接西岸。我通常工作到傍晚,就會換上戰衣,到樓下打籃球,然後沖涼、吃晚飯,一日復一日。

搶人才的 DNA:該如何評估一個地方的人才吸引力?

在本月發表的「施政報告」,特首李家超強調香港要「搶企業」、「搶人才」,其後接受媒體專訪時又指,香港有美貌有智慧,具吸引人才的 DNA。究竟政府會推出甚麼實際措施「搶人才」,該些措施又會如何實踐,市民只能拭目以待。不過,近年學界就進行過一些研究,分析有甚麼因素會影響一個地方的「人才吸引力」(talent attractness)。

逆流南下:旅居墨西哥城的美國數碼牧民

遙距辦公的流行,造就了大量數碼牧民,以電腦工作,以四海為家。其中部分人從美國南下,旅居於墨西哥同名首都,白天在咖啡廳和公園敲鍵盤,晚上於餐廳及酒吧享受人生。他們為墨西哥城帶來更多的收入,還有更高的房租和更吵的環境。受疫情打擊的經濟有了生機,惟從中獲益的本地人僅限少數。

2019 年後的移民潮,香港共同體的尺度重構

近年,講到「尺度重構」,其中一個常被引用的例子是「大灣區」規劃,提及如何把香港在內的城市,模擬和塑造成一個新的經濟、文化、政治單位。可是 2019 年後,中港因疫情通關無期時,香港人以自己的雙腳投票,自行來一次「尺度重構」,當經驗擴大,就不會回頭。香港未必是世界級的城市,但香港人會是世界級的共同體。

紳士大哥:牛油戰爭擊中英國新移民內心軟肋

早陣子的「牛油戰爭」原本只是親中媒體藉故炒作,以 1 公斤裝牛油混淆視聽,誤導英國物價高得離譜。如此無水準的報道,立即就被揭穿當中謬誤,但此也觸動了一眾移英港人的神經,紛紛羅列在外地生活開銷低廉的證據,並隨之順道炫耀英國生活的美好。如此一來,又演變成移英派和留港派的爭論,雙方各有主張、據理力爭,但這種爭拗的背後,最大的意義到底是甚麼?

Moyashi:在家工作,不如搬去滑雪場

當 2 年前疫情開始之際,筆者曾經跟日本的朋友開玩笑,說到鄉下避疫的民眾可以重構日本的人口分佈,為東京一極集中的城鄉差距問題帶來希望。豈料一語成讖,真的出現了從市中心向地方城市移出的人群。雖然數量並沒有大到可以稱為「人潮」,但的確打破了東京的集中定律。

茶里:港仔搬來台灣後的日常娛樂

先不說騎車到哪裡玩,光是「騎車」本身就已經是一種娛樂。第一次感受到騎車那速度感後我就上了癮,然後專挑一些路又大又直的地方極速狂飆(利申:都是在法定的車速之下),那種迎風奔馳的舒爽感覺讓人一掃悶氣。就這樣偶爾騎到山上看風景、閒時騎到海邊看夕陽,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

移居體驗團:讓都市人認清鄉郊生活

近年不少日本人厭倦繁囂,不惜辭工搬家,從大都會遷到小城鎮。隨著遙距工作在疫下普及,「歸園田居」變得更加吸引。但鑑於曾有部分個案承認,因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太大而後悔,一些地方政府遂舉辦「移居體驗團」,帶有意搬來的家庭看清當地好的壞的,消除一切「美麗的誤會」。

茶里:香港人都怎麼認識台灣?

據說台灣的鄉土劇常有誇張、不合理的情節,每次台灣人看見後都會擷取下來放在 YouTube 上恥笑,從而爆紅。記得有一陣子,網絡四處都充斥著男主角被貨車撞飛的「麥可」梗、一位大叔會在生氣時把橘子捏爆的「恰恰」梗,或是大媽受傷送院後紗布被包在頭髮上的「頭髮骨折」梗。

多元韓國:鄉鎮「被迫」國際化?

韓國出生率持續下降,國際婚姻卻愈發普及,為人口帶來不少「外援」。去年多元文化家庭的新生兒佔整體 6%,創歷史新高,最多母親來自越南及中國,分別佔 38.8% 及 17.7%,當中不少居於首爾以外的鄉鎮。為方便他們適應生活,地方政府及組織推出多種外語服務,變相推動國際化。

茶里:充滿歡樂的台灣汽車駕訓班

聽說台灣駕訓班有個都市傳說,就是男學員必定被「放生」,很多都只有在頭一堂見過教練,剩下的日子都是自己在場內練習,甚至要幫助指導其他學員。本來我對這些傳聞都一笑置之,但仔細一看,幾乎每個男學員的車上還真的都沒有教練跟著,而女學員的教練則是每堂準時報到。

茶里:宜蘭計程車驚魂記

宜蘭有「雨都」之稱,一年有超過 200 天都在下雨。當年仍住在香港的我到訪過好幾次,發現果真如此,不論是甚麼季節、甚麼時間,它的天空都沒有放晴過。雖然不便旅遊,但也有種莫名的浪漫氣息。但沒想到,我卻在這裡遇上了來台灣旅遊時最可怕的一段經歷。

茶里:不可思議的台灣機車駕駛考試班

坦白說,即使考到機車駕照,我也不敢立刻上路。一來它的考試真的太容易就能通過,二來一開始自己騎車來考試的人太多,讓人不禁懷疑路上還有多少人無照駕駛。想到網絡上一堆「三寶駕駛」(台灣人對危險駕駛者的戲稱),除了害怕會被三寶撞、也害怕自己會變成另一個三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