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

|共20篇|

移居體驗團:讓都市人認清鄉郊生活

近年不少日本人厭倦繁囂,不惜辭工搬家,從大都會遷到小城鎮。隨著遙距工作在疫下普及,「歸園田居」變得更加吸引。但鑑於曾有部分個案承認,因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太大而後悔,一些地方政府遂舉辦「移居體驗團」,帶有意搬來的家庭看清當地好的壞的,消除一切「美麗的誤會」。

茶里:香港人都怎麼認識台灣?

據說台灣的鄉土劇常有誇張、不合理的情節,每次台灣人看見後都會擷取下來放在 YouTube 上恥笑,從而爆紅。記得有一陣子,網絡四處都充斥著男主角被貨車撞飛的「麥可」梗、一位大叔會在生氣時把橘子捏爆的「恰恰」梗,或是大媽受傷送院後紗布被包在頭髮上的「頭髮骨折」梗。

多元韓國:鄉鎮「被迫」國際化?

韓國出生率持續下降,國際婚姻卻愈發普及,為人口帶來不少「外援」。去年多元文化家庭的新生兒佔整體 6%,創歷史新高,最多母親來自越南及中國,分別佔 38.8% 及 17.7%,當中不少居於首爾以外的鄉鎮。為方便他們適應生活,地方政府及組織推出多種外語服務,變相推動國際化。

茶里:充滿歡樂的台灣汽車駕訓班

聽說台灣駕訓班有個都市傳說,就是男學員必定被「放生」,很多都只有在頭一堂見過教練,剩下的日子都是自己在場內練習,甚至要幫助指導其他學員。本來我對這些傳聞都一笑置之,但仔細一看,幾乎每個男學員的車上還真的都沒有教練跟著,而女學員的教練則是每堂準時報到。

茶里:宜蘭計程車驚魂記

宜蘭有「雨都」之稱,一年有超過 200 天都在下雨。當年仍住在香港的我到訪過好幾次,發現果真如此,不論是甚麼季節、甚麼時間,它的天空都沒有放晴過。雖然不便旅遊,但也有種莫名的浪漫氣息。但沒想到,我卻在這裡遇上了來台灣旅遊時最可怕的一段經歷。

茶里:不可思議的台灣機車駕駛考試班

坦白說,即使考到機車駕照,我也不敢立刻上路。一來它的考試真的太容易就能通過,二來一開始自己騎車來考試的人太多,讓人不禁懷疑路上還有多少人無照駕駛。想到網絡上一堆「三寶駕駛」(台灣人對危險駕駛者的戲稱),除了害怕會被三寶撞、也害怕自己會變成另一個三寶。

茶里:我在台灣報案的經歷

做完筆錄後,警察叫我這幾天開手機等消息,然後就請我先回家了。我把這件事跟房東說了後,便開始搜尋有沒有好騎的摺疊單車,讓我騎完後能直接帶回家,想藉由消費沖淡一下遺失單車的不快感。但很意外的,三天後,警察便致電我說單車和犯人都找到了。

茶里:我在台灣吃過的港式料理

不知道台灣人是不是誤會了香港人很喜歡吃三色豆,有好幾次我居然在燒賣內吃到,而且還是青豆放得最多,讓我差點吐出來。炒飯就算了,至少遞上來時我還能看見它們,可以逐顆逐顆挑走;但混在燒賣餡內,要食客咬開才發現「中伏」,真的是罪大惡極。香港的燒賣,是絕對絕對不會混進三色豆的!

Moyashi:BNO 持有人失去了一切,林鄭證實了這個消息

使用這張票離開的人,連同無數移居外地的港人一樣,或者永遠都無法再回到香港。即使你膽敢回港,也沒有人敢肯定你能夠安全離開。與其說 BNO 持有者擁有甚麼,不如說是從來都沒擁有過甚麼,而在將獲得甚麼的同時,又會失去一切。

唐明:「南渡」兩個字最合適

如果中國歷史是一首過份冗長的交響樂,「南渡」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 motif。如此壯闊而且一再重複的大遷徙,該如何翻譯?好奇查了查「離騷」的翻譯,有稱 “An Elegy”,或者 “Songs of the South”,1949 年最後的這一次南渡,其實也讀出了「輓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