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

|共119篇|

呂嘉俊:是時候為分子料理翻帳

提起分子料理,大家心裡會覺得尷尬,這課題還需要討論嗎?經過時間考驗,分子料理在飲食界,早成為過氣代名詞。今天沒太多餐廳會標榜自己製作分子料理,識趣的,甚至跟它畫清界線,分子料理好像成為污名,距離我愈遠愈好,但全權否定它之前,不如了解一下,這套料理系統,到底有沒有影響我們的餐飲世界。

呂嘉俊:誰看中香港老店的價值?

近 10 年我們常遇到相同情況 —— 老店宣佈結業,市民惋惜,繼而蜂擁排隊光顧,拍照留念,令店家不勝負荷,累壞了,最後在忙碌中落閘,眾人依依不捨,哀香港已死,竟然連一個老招牌都留不住…… 當傷逝未完,忽然傳來消息,有資金注入老店,未來將會在其他地區重新開幕。

呂嘉俊:臭豆腐會絕跡街頭,卻又可成為餐廳上菜

香港街頭還可找到各種小食,咖喱魚蛋、生菜魚肉碗仔翅、雞蛋仔夾餅、五香牛雜⋯⋯ 惟獨臭豆腐幾乎絕跡。賣其他街頭小食的,可從木頭車檔轉入店舖,繼續大賣,但臭豆腐由於真的夠臭,不時遭人投訴,政府嚴加執法,臭豆腐檔自此愈來愈少。香港要夠香,自然容不下這一陣臭味。

香港的世界餐桌史:港式飲茶文化如何在日本落地生根

8 月 9 日,香港知名百年老店「蓮香樓」宣佈結業,令人唏噓不已。而在 6 月,亞洲的另一角落 —— 橫濱,不少港人熟悉的「聘珍樓」亦悄然凋落。提到飲食全球化,大家會想到美式快餐、意式披薩,其實港式酒樓亦衝出世界,構成不少外國人眼中的香港印象。香港中文大學的日本研究專家吳偉明教授曾發表研究,講述香港飲茶文化如何在日本落地生根。

【Soul Monday】意大利母親越洋獻技,給遊子們煮家常菜

Peppe Corsaro 離開意大利多年,在英國建立其飲食事業,卻總是想念母親的廚藝。他相信其他遊子皆有同感,而此思鄉之情可靠食物彌補。Corsaro 由此想到,輪流邀請不同的意國媽媽及祖母,到倫敦煮出各個地區的家鄉菜。這個別開生面的概念,不只推廣飲食文化,還讓老太太們增廣見聞。

移居菲律賓後的珍寶海鮮舫,究竟有甚麼遭遇?

5 月 31 日,香港仔飲食集團宣佈,旗下的珍寶海鮮舫將於 6 月移離香港。珍寶海鮮舫一直是香港南區重要地標之一,有不少電影於當地取景,連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都曾經是坐上賓。不過,前年 3 月,海鮮舫已因疫情結束營業,曾經傳出會捐贈予海洋公園,但最終未能成事。其實早在 2000 年,珍寶集團之一的海角皇宮就已經被賣往菲律賓,最終還是再次結業收場,生銹船身現閒置於青島。

鴻若遠:無人死亡的火車難題 —— KFC 的道德抉擇

明白提出這個題目,自然會惹來反歧視人士的強烈譴責,但確實需要探討,因為 KFC 其實也附帶外賣服務,外賣也是吃炸雞的一個選擇,因此即使是堅持要吃炸雞,也並不是沒有辦法,但要求改變整個餐廳所有食客的體驗,來遷就某一個堂食客人,這個就是爭議的地方。

商場裡的異鄉空間:倫敦的移民博物館

就算在英國生活了很長時間,移民的人也經常處於夾在中間的狀態,既不能完全遺忘他們的過去,又不能完全去了解和融入當地的文化,但從這次的博物館經歷,我知道海外香港人故事,原來在世界移民史中佔了重要的一頁,而我們每天在異地上演的片段,原來可以跨越時間和地域的維度,和無數的人連結在一起。

呂嘉俊:背景複雜的海南咖喱與咖央多

從前香港亦有很多西餐廳,餐牌上有羅宋湯沙丹豬扒,同時標榜自己賣的馬來咖喱和海南雞飯非常正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海南島作為美食沙漠,為甚麼會出產到煮西餐非常好的海南師傅?而在香港,又為甚麼會把西餐和馬來咖喱混為一談呢?

麥當勞:蘇聯人對西方世界的憧憬

早前,為表態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麥當勞決定暫停在俄業務。當地人得知「噩耗」後,各處麥當勞擠得水洩不通,有人在雪櫃囤積大量漢堡,俄國著名藝術家之子 Luka Zatravkin 更將自己鎖在店門口,只望快餐店不要關閉。據美聯社報道,蘇聯解體前進駐莫斯科的麥當勞,曾是俄羅斯人接觸西方世界的渠道,也是政治開放的象徵。30 多年過去,麥當勞在當地已發展到 850 家分店,卻因制裁俄方而關閉,似乎也正好讓俄國順勢拒西方於門外。

呂嘉俊:香港早餐為何有沙嗲牛肉麵?

香港的早餐世界早已被常餐快餐特餐攻陷了。說真的,我並不喜歡這類早餐,一式一樣且談不上廚藝。炒滑蛋,多士厚切,奶茶夠濃,其實都不難,整個套餐唯一較有難度的是沙嗲牛肉麵。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既然我們的早餐要快、要趕、要即食,為何要弄一款又麻煩又難煮又濃味的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