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形態

|共5篇|

唐明:山巔之城

香港恰巧曾經是一個山城,成千上萬的香港人也像 Winthrop 的清教徒一樣為了逃難而至,自「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以來,一直被視為新的制度嘗試,是一個開放給全世界(尤其是台灣)觀摩的典範。但是多年以來,如何維持此一典範,背後到底信仰甚麼,卻很少有人關心。如果沒有信仰,不可能在歷史關鍵時刻做出正確的選擇。

統一三十年,東西德價值觀依然分歧

西部的德國人,因為民主制度的薰陶,長期對主流媒體和政治精英抱懷疑態度,德國統一三十年來的種種後果,包括經濟危機,都是由國民承擔,而精英只是從中自肥。東部的德國人至今依然未能擺脫「秘密警察監控」的陰影,尤其是親友的背叛,以及政府的謊言,令他們心靈受創,很難恢復對政府或者人際關係的信任感,普遍不願意表達自己的政見。

博物館之戰:捍衛民主公義,還是純粹文化保育?

在現代社會,究竟博物館肩負甚麼樣的使命?除了保育文化遺產以外,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上月還提出,博物館應當促進民主公義和人類尊嚴。這項修訂觸發全球博物館界論戰,有意見堅持博物館不應捲入意識形態之爭,有專家則讚揚新定義與時並進,道出博物館在 21 世紀的迫切使命。

Moyashi:全民中二病

我們所有人無分左中右都有一顆中二病的心。人活到一定的歲數,就會開始為自己生活中,既成事實的悔恨找理由,幻想外在的世界覆蓋著不可名狀的意志。不是自己願意,而是這外在不可名狀的意志操弄著自己的人生。於是其他反抗的人,都是看不到這層隱形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