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灰:如果流行病是一場戰爭

A+A-
隨著最後一批確診患者康復出院,武漢臨時醫院宣佈關閉,醫護人員戴上口罩出席關閉儀式。 圖片來源:路透社

武漢肺炎的傳染力強,加上死亡率高,坊間有不少聲音質疑病毒是在實驗室合成的生化武器,甚至認為它是基於政治目的而故意洩漏到社區當中。本人非病理學家,無法對這些推論一一求證;在此只想用戰略思維去分析武漢肺炎爆發對國際形勢的影響,以及發表一些個人觀點。

抗疫成功證明專制國家優於自由社會?

武漢肺炎爆發初期,中國高調地動用全國資源抗疫,包括短時間內封城、興建火神山醫院等,向國際社會顯示其高行政效率的一面,這些措施都獲得世衞及國際社會認同。中國駐澳大使王晰寧更在一個電視節目上,明言中國的政治系統比西方國家更有利於控制疫情:因為「中國式民主」是講求效率的「實幹型民主」,不會浪費多餘時間在政策辯論上。

如果讀者細心留意大陸媒體論述,不難發現中國政府的抗疫工程,處處都有政治含意。對內方面,官媒大肆宣傳中共是世界上最負責任的政府:它宣稱美國醫療費用高昂、英國 NHS 系統不堪負荷,只有它能為全國過萬人提供免費治療;另一方面,中國又向意大利等西方國家提供支援,在國際間塑造救世主的角色。

反觀歐洲,自意大利大規模爆發開始,加上英國首相約翰遜宣稱打算在抗疫上「無為而治」,網絡上出現了一種聲音,批評歐洲國家過分重視人權自由,導致無力阻止疫情爆發。我想在此明確指出,重視人權自由引致無力抗疫是一個偽命題,同時亦是專制國家在西方社會設下的圈套。中國政府不斷透過媒體及世衞展示抗疫成果,正正是試圖透過對抗武漢肺炎,將專制政府的意識形態合理化,並向西方國家輸出。

「白皮豬」與華人歧視

根據我對事態的觀察,歐洲社會對於對抗武漢肺炎的敏感度的確不足,但這不能單純歸咎於網民所講的「左膠當道」或者白人是愚昧不堪的「白皮豬」。歐洲國家對於呼吸道傳染病的輕視,我認為是源於社會缺乏抗疫經驗,引致防疫意識薄弱;今天你認為白人不相信戴口罩有效防禦病毒是欠缺常識,試問香港人當年初次對抗 SARS 時,何嘗不是煲鹽煲醋煲板藍根?幸好(亦是非常不幸),港人先有對抗 SARS 的經驗,醫護人員殉職的新聞報道歷歷在目,才可團結市民認真抗疫。

歐洲失守之後,世界各地出現排華傾向,紛紛指責華人將病毒傳播開去。在這個時刻,與其嘲笑他人無知,我認為不如趁機推動民間外交,向西方社會分享抗疫經驗(例如在網絡上宣傳戴口罩的重要性),同時帶出華人的多樣性:華人可以是抗拒食野味的香港人,也可以是醫療水平先進的台灣人。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向世界證明人權自由與抗疫互不抵觸:台灣作為亞洲最民主自由的國家,同時亦是病例最少的一個。

流行病除了挑戰我們的醫療系統,同時亦是自由社會與專制國家的一場無槍炮的戰爭;而能夠在戰爭中存活下來的,將會支配下個世紀的世界秩序。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小灰 軍旅征途

香港出生長大,見證香港人冠絕東方,義勇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