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

|共45篇|

疫情下示威,專家怎麼說?

美國黑人 George Floyd 被警員制服期間死亡,觸發反種族主義及警察暴力示威。正值疫情下的示威活動,令專家陷入兩難。科學之於政治,本應中立,但公共衛生專家擔心,若警告示威者群集或會加速病毒傳播,領導者就可能會引用專家之言,阻止示威。反之,專家也知道警暴同樣會造成健康損害,所以不應阻礙示威者表達訴求,而且很多地方已解封,此時要求他們留在家中,似乎無補於事。

【只要還活著】疫下,他們用非一般方法反抗

武漢肺炎大爆發,各國政府都採取史無前例的封城措施。有些別有用心的政府,會藉抗疫之名,借機獨攬大權,全方位打壓異見者,威脅基本人權。也有人因為疫情而無以維生,希望團結起來爭取權益。可是,各國都有類似香港限聚令的措施,要在大流行期間進行抗爭,就要動動腦筋。

醫護應否參與公民抗命?

武漢肺炎大爆發,由北韓、蒙古到俄羅斯,都關閉與中國接壤邊境。而香港各界都要求政府盡快封關,從源頭堵截來防疫,但政府仍未全面封關。醫管局員工陣線宣佈跟高層談判破裂,第二階段罷工正式開始。剛好今年 1 月,知名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就曾刊登兩篇文章,分析醫護人員應否參與公民抗命。

伊朗應對客機墜毀事件,成國內局勢分水嶺?

還記得去年 11 月,伊朗民眾反油價觸發的示威浪潮嗎?經過伊朗政府強力鎮壓,加上近期「二號人物」蘇萊馬尼被美軍擊殺,群眾對政府腐敗的怒火被暫時壓下,並在葬禮上轉變為國家團結的力量。然而「紐約時報」報道,烏克蘭客機墜毀一事後,國民一致對外的矛頭,似乎已重新轉向政府。其後伊朗承認責任,國內再次爆發反政府示威。

美國最大校區,准學生攞假示威?

美國維珍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縣校區宣佈,從本月底開始,將允許 7 至 12 年級的學生在每個學年缺席一次,出席「公民參與活動」,當中可能包括遊行、靜坐甚至赴列治文遊說議員等。換言之,在全美其中一個最大型校區,近 19 萬名學生「攞正牌」示威。但政策尚未實施,便已引發爭議。

2020,更動盪的一年?

2019 年是自柏林圍牆倒下、蘇聯解體以來,全球政局最紛亂的一年,甚至遠糟於金融海嘯,從香港到黎巴嫩、法國到加泰隆尼亞、玻利維亞到智利,幾乎各大洲都爆發激烈抗爭運動。所謂事出必有因,有澳洲學者分析,全球經濟放緩是社會不穩的催化劑,而且局勢沒有最糟、只有更糟,預料明年社會動盪將更頻仍、也更血腥。

過去半年,有甚麼國家變天了?

6 月 9 日,香港一百萬人上街,掀開反送中運動的序幕,至今半年已過,香港彷如隔世。墨爾本大學榮休教授彼得.麥菲(Peter McPhee)指出,我們正處於動盪世代,在一些代議民主國家,經濟全球化帶來惡果,新自由主義令貧富不均;當人們對西方民主國家失去信心的時候,在一些威權國家,政府則愈見獨裁專橫,對人民壓迫甚深,而過去半年,玻利維亞、伊拉克、黎巴嫩等地都爆發大型示威,當中一些國家成功變天。

甚麼人會反抗暴政?

許多親政府的「藍絲」或中國人,相信示威者必然是收了錢,才會出來「搞事」。他們不明白,如果沒有好處,為何人會出來示威,與政府對著幹。也有些人,或本身同情和理解示威者,但沒有勇氣與統治者對抗,結果還會默默承受社會的不公義。電影中的鐵甲奇俠、神奇博士、蜘蛛俠,甘願犧牲生命,對抗邪惡敵人,他們被稱作「超級英雄」,但甚麼時候才會有「英雄」挺身而出?

陶傑:所謂「埋地雷」

香港「六月風暴」持續半年,反送中修例演變為大學生與警方的武裝對抗。許多社會學人士研究是何原因、往何處去。以親中愛國人士的思維,除了「外國勢力」在唆擺,另一因素當然是所謂前殖民地政府「埋地雷」。前殖民地政府有沒有埋地雷呢?確實有。地雷在哪裡?看看泰國就知道。

一場起義,英雄無處不在

伊拉克上月開始爆發示威,抗議政府腐敗、效率低及失業率高企,示威者要求政府推動改革。大規模示威意外地令伊拉克階級大融和,男女老少都竭盡全力支持示威遊行,在巴格達的解放廣場各施其職,如分發食物、救治傷者,從前被看不起的人,如今都成了英雄。

黎巴嫩抗爭,宗派 We connect

經過連日示威,黎巴嫩總理哈里里早前宣佈將辭去總理職位。假如剖析智利近日的示威浪潮,乃源於積累 30 年的社會不平等問題,黎巴嫩由 WhatsApp 通話徵稅引發的抗爭背後,亦有著多年未解的深層次矛盾 —— 宗派主義(Sectarianism)導致國民分裂。是次抗爭,正好令人民跨越宗教信仰,克服一直以來的分歧。

抗爭者縱火,是淨化社區的行為?

近日,有香港示威者以縱火為抗爭手段,由初期燃點路障,到後來以汽油彈襲擊警隊,再到近日焚燒親共商店和港鐵。以縱火進行抗爭的例子,世界各地比比皆是,包括烏克蘭著名的「凜冬烈火」;智利反通脹示威,人們亦火燒地鐵站。在各國,縱火都是極為嚴重的罪行,例如在香港,最高懲罰是判處終身監禁,遠比其他罪行如非法集結等高。有研究便分析,為甚麼示威者選擇縱火,而縱火在抗爭中扮演甚麼角色。

撤回加價,總統道歉,為何智利人仍堅持示威?

智利首都聖地亞哥(Santiago)近日爆發反對地鐵加價 4%(30 比索,約 0.3 港元)的示威。儘管加價方案被撤回,但示威已成浪潮,人們擴大訴求至各項社會改革。對智利人來說,擴大訴求並非貪得無厭,而是對國家長年以來的不平等發出怒吼。票價上調,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要在 NBA 賽場上表達訴求?關鍵在衣著

NBA 季前熱身賽轉眼結束,美國當地時間 10 月 22 日晚上正式開季,今季亮點之一,是有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球迷發起在「開幕之夜」大規模示威,聲援香港及捍衛火箭隊總經理 Daryl Morey 的言論自由,首戰更有令風波升溫的湖人隊球星 LeBron James。面對賽場上接下來的示威活動,要確保比賽順利進行,同時令球迷保有言論自由,關鍵似乎落於衣著上。

「鎖魔法」:和理非的最大武器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香港示威者用了多種不同的武器,如汽油彈、鋼棒、磚頭,甚至昆蟲,其中一樣較少討論的工具是鎖鏈,示威者有時會以鎖鏈把警署、地鐵站出口鎖起來,以防止速龍小隊突擊。在近年,鎖鏈是外國非暴力抗爭的象徵,也是示威者常用的武器,而且用得出神入化,就例如近日的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行動,令各國政府頭痛不已,甚至開始立法規管。

加泰隆尼亞海嘯抗爭 —— 香港輸出 Be Water 抗爭模式

加泰隆尼亞自 9 月發起的組織「民主海嘯」,號召大規模和平及公民抗命行動,以捍衛加泰的自由。判決後,示威者迅速在當地廣場及街道聚集,封鎖交通,隨後前往巴塞隆拿的埃爾普拉特機場。驟聽起來,與香港近期的抗爭模式是否有相似之處?不僅如此,有年輕示威者更高呼:We’re going to do a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