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

|共37篇|

過去半年,有甚麼國家變天了?

6 月 9 日,香港一百萬人上街,掀開反送中運動的序幕,至今半年已過,香港彷如隔世。墨爾本大學榮休教授彼得.麥菲(Peter McPhee)指出,我們正處於動盪世代,在一些代議民主國家,經濟全球化帶來惡果,新自由主義令貧富不均;當人們對西方民主國家失去信心的時候,在一些威權國家,政府則愈見獨裁專橫,對人民壓迫甚深,而過去半年,玻利維亞、伊拉克、黎巴嫩等地都爆發大型示威,當中一些國家成功變天。

甚麼人會反抗暴政?

許多親政府的「藍絲」或中國人,相信示威者必然是收了錢,才會出來「搞事」。他們不明白,如果沒有好處,為何人會出來示威,與政府對著幹。也有些人,或本身同情和理解示威者,但沒有勇氣與統治者對抗,結果還會默默承受社會的不公義。電影中的鐵甲奇俠、神奇博士、蜘蛛俠,甘願犧牲生命,對抗邪惡敵人,他們被稱作「超級英雄」,但甚麼時候才會有「英雄」挺身而出?

陶傑:所謂「埋地雷」

香港「六月風暴」持續半年,反送中修例演變為大學生與警方的武裝對抗。許多社會學人士研究是何原因、往何處去。以親中愛國人士的思維,除了「外國勢力」在唆擺,另一因素當然是所謂前殖民地政府「埋地雷」。前殖民地政府有沒有埋地雷呢?確實有。地雷在哪裡?看看泰國就知道。

一場起義,英雄無處不在

伊拉克上月開始爆發示威,抗議政府腐敗、效率低及失業率高企,示威者要求政府推動改革。大規模示威意外地令伊拉克階級大融和,男女老少都竭盡全力支持示威遊行,在巴格達的解放廣場各施其職,如分發食物、救治傷者,從前被看不起的人,如今都成了英雄。

黎巴嫩抗爭,宗派 We connect

經過連日示威,黎巴嫩總理哈里里早前宣佈將辭去總理職位。假如剖析智利近日的示威浪潮,乃源於積累 30 年的社會不平等問題,黎巴嫩由 WhatsApp 通話徵稅引發的抗爭背後,亦有著多年未解的深層次矛盾 —— 宗派主義(Sectarianism)導致國民分裂。是次抗爭,正好令人民跨越宗教信仰,克服一直以來的分歧。

抗爭者縱火,是淨化社區的行為?

近日,有香港示威者以縱火為抗爭手段,由初期燃點路障,到後來以汽油彈襲擊警隊,再到近日焚燒親共商店和港鐵。以縱火進行抗爭的例子,世界各地比比皆是,包括烏克蘭著名的「凜冬烈火」;智利反通脹示威,人們亦火燒地鐵站。在各國,縱火都是極為嚴重的罪行,例如在香港,最高懲罰是判處終身監禁,遠比其他罪行如非法集結等高。有研究便分析,為甚麼示威者選擇縱火,而縱火在抗爭中扮演甚麼角色。

撤回加價,總統道歉,為何智利人仍堅持示威?

智利首都聖地亞哥(Santiago)近日爆發反對地鐵加價 4%(30 比索,約 0.3 港元)的示威。儘管加價方案被撤回,但示威已成浪潮,人們擴大訴求至各項社會改革。對智利人來說,擴大訴求並非貪得無厭,而是對國家長年以來的不平等發出怒吼。票價上調,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要在 NBA 賽場上表達訴求?關鍵在衣著

NBA 季前熱身賽轉眼結束,美國當地時間 10 月 22 日晚上正式開季,今季亮點之一,是有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球迷發起在「開幕之夜」大規模示威,聲援香港及捍衛火箭隊總經理 Daryl Morey 的言論自由,首戰更有令風波升溫的湖人隊球星 LeBron James。面對賽場上接下來的示威活動,要確保比賽順利進行,同時令球迷保有言論自由,關鍵似乎落於衣著上。

「鎖魔法」:和理非的最大武器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香港示威者用了多種不同的武器,如汽油彈、鋼棒、磚頭,甚至昆蟲,其中一樣較少討論的工具是鎖鏈,示威者有時會以鎖鏈把警署、地鐵站出口鎖起來,以防止速龍小隊突擊。在近年,鎖鏈是外國非暴力抗爭的象徵,也是示威者常用的武器,而且用得出神入化,就例如近日的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行動,令各國政府頭痛不已,甚至開始立法規管。

加泰隆尼亞海嘯抗爭 —— 香港輸出 Be Water 抗爭模式

加泰隆尼亞自 9 月發起的組織「民主海嘯」,號召大規模和平及公民抗命行動,以捍衛加泰的自由。判決後,示威者迅速在當地廣場及街道聚集,封鎖交通,隨後前往巴塞隆拿的埃爾普拉特機場。驟聽起來,與香港近期的抗爭模式是否有相似之處?不僅如此,有年輕示威者更高呼:We’re going to do a Hong Kong!

1989 年,燃起東德革命的萊比錫示威

1963 年,美國總統甘迺迪西柏林演講中,道出一句「我是柏林人」。多年後的今天,美國參議員 Josh Hawley 到訪香港,說出「我們都是香港人」。自由世界對抗爭者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抗爭者對民主自由的渴求才是必須。1989 年東德第二大城市萊比錫的大規模示威遊行,便向世人展示人民對共產主義統治的抗拒。

當罷買成為一種抗爭方式

近月,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形式百變,人民除了上街抗議,發動三罷,還拒絕到中資商店消費。網民自製「黃藍餐廳」清單,供人們自行選擇。8 月中旬,「銀髮族」響應罷買行動,於沙田新城市派發傳單,呼籲眾人加入罷買行動。此招數看似獨特,但其實有深厚歷史淵源,更廣為各國示威者所用。Vox 就有文章分享罷買的歷史及成因。

埃及截查市民手機,打壓網上異見抗爭

埃及演員穆罕默德.阿里(Mohamed Ali)早前於網上告密,指控總統西西及其親信貪污歛財,引發大批埃及人上街示威,要求西西下台。當局為打壓異見,至今拘捕逾 3,000 人,近日更加強箝制網絡言論,隨機截查市民的手機等電子產品,甚至要求查看社交媒體帳戶,被指侵犯私隱,激起民憤。

埃及罕見示威,由前演員開始

上週五起連續兩晚,數百名埃及人走上街頭,要求總統西西下台。小規模示威在全國多市爆發,屬近年大力鎮壓異見人士後,難得一見之景。尤其是當人民湧至開羅解放廣場,彷如「阿拉伯之春」重現。但這次運動並無「大台」,群眾僅是響應一男子的網上號召。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阿爾及利亞「五毛」—— 電子蒼蠅

香港社交網站上充斥「網絡評論員」,俗稱五毛、三毛或一毛,在網絡各大評台上積極發言維護政府及中央,數量之多,令人嘆為觀止。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類似情況也在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反政府示威活動期間發生,示威者稱之為揮之不去的「電子蒼蠅(electronic flies)」。

30 年來,被失蹤的克什米爾人

印度自 8 月撤銷克什米爾自治地位,並派部隊封鎖當地至今。查謨-克什米爾失蹤者父母協會(APDP)主席 Parveena Ahangar 表示,自那時起,人們各自失去聯絡,不知有沒有人被安全部隊帶走、傷害甚至殺死。她在「衛報」發表的文章,更以 1990 年,自己兒子 Javaid 的失蹤事件,與今天的克什米爾形勢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