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共37篇|

紅眼:把一條 L 放在頭頂的意義

大抵每個男士心目中都有一個飛機頭。尤其在老一輩眼中,飛機頭並不是髮型,而是泛指跟花旗頭對著幹的另一群人。花旗頭是優雅、精英、上流社會的象徵,而飛機頭實則是「死飛仔」個「飛」,梳飛機頭的男孩,通常予人耍酷、大膽、不聽話的印象。在今日看來,這個籠統的說法已經過時,而且時移世易,如今在中上環出沒的上流精英,意氣風發後梳露額頭才是主流。說法會過時,貓王 Elvis Presley 頂著的飛機頭,則永不過時。這傳統的油頭髮型,在我心目中是最正宗的飛機頭標準,可惜現在已不流行,畢竟它太過油膩了。

要重拾方言,關鍵在意志

周六下午,爺孫共聚天倫,但卓老夫婦與 7 歲大的 Lavell,總是聊不到幾句,因為兩老講福建話,孫女卻只說英語,還有少許的華語。在新加坡,這種多代家庭難以溝通的尷尬局面,乃數十年來推行「去方言」政策的後遺症。福建話、廣東話甚至華語皆被拋棄,全民改學國際通用的英語。事到如今,華人社群失去長幼對話的橋樑,更失去文化上的根。

風靡數十年的日本搖滾族 Style

2009 年,著名攝影師 Denny Renshaw 在東京一個公園散步時,遇上了一群作特別打扮的人。「他們的外貌是如此引人注目,飛機頭及獨立特行的衣着,看來極為招搖,如此的態度及風格,帶有危險氣息。」誇張髮型、皮褸、帶有危險的魅力 —— 這是他對日本搖滾族的第一感覺。

梁迪倫:文化之路難走,也有難得之人

上一篇說到新一代在香港文化路上一路走來的難處,現實與夢想的落差。然而,難走之路也有難得之人,近來我身邊便有兩位認識多年的朋友,在這些年間掙扎過後,逐漸在各自的文化範疇上建立成就,讓香港這片文藝乾涸的土地,得到新一點非商業性的滋潤。

梁迪倫:這一代人走在文化路上的心情

在香港,如果是 20 至 30 歲的年輕人,思想最常出現的掙扎,往往是夢想與現實的衝突。大家時常想:「在殘酷現實,經濟完全主導的香港,我心該投向何方?」因為在香港,有一些工作是比較容易搵食,大家都覺得是荀工,搵錢容易;但亦有一些工作是「硬野」,大家都勸你放棄,早點轉行,因為搵錢艱難,時常朝不保晚。但這些「硬野」,往往也是最具文化的工作,可能是畫家、音樂人、作家、設計師、電影工作者等等。

梁迪倫:應否改變自己去配合當地文化?

一位女性友人幾年前去澳洲工作假期的時候,認識了法國籍的夫君,二人結了婚生了小孩子。法國丈夫生性自由,並不要求我的朋友隨他回法國生活,反而跟著老婆回香港落地生根。在香港,他第一份工作是外籍教師,教授小孩子英文。我從他口中聽到法國人對港式教育與及怪獸父母的不屑和討厭。一年後,他最終受不住港孩的驕縱,抵不住怪獸家長的橫蠻,與及香港教育制度的無聊,毅然辭了職。他與我朋友決定夫妻檔合力開一間小餐館,烹調真正的法式平民調理,以真正法國人地道的口味去煮平民菜,準備一洗香港人對法式料理昂貴以及上菜緩慢的印象。

劣質紀念品氾濫 羅馬不再羅馬

羅馬非一天建成,但翻天覆地的改變,亦毋須十年八載。百名意大利學者、藝術家、文化遺產專家、保育團體及居民組織聯署,去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新市長 Virginia Raggi,抨擊這座列為世界遺產的歷史名城,近年被旅遊業嚴重侵蝕,逐漸失去本土特色,希望有關方面正視問題。他們把這些賺錢至上、俗不可耐的商店,比喻為當年摧毀羅馬帝國的蠻族,指它們「最庸俗貪婪」。

梁迪倫:為甚麼要開一間漂書館?

為甚麼一本有價值的書,到最後會面臨這種情況結局?而可笑是,像聖修伯里的「小王子」,在每一個人的家中都有一本,多年原封不動,但同時每年在書局中依然十分暢銷。紙由樹木而造,在這個世紀,環保議題已不能再漠不關心。如此,一些多年老舊巨著的再版印刷,不是十分可笑嗎?我把這個想法告訴身邊的朋友,才發現原來大家家中都有一堆擺了多年的舊書,不捨得丟掉,但擺著又肯定不會重新閱讀。於是,我便泛起了建立「漂書館」的念頭。

世上最難入籍試題

據 2016 年「全球快樂報告」指,156 個國家之中,丹麥最快樂,香港排名 75 位,僅僅高於陷入內戰的索馬里。移民去快樂的國度,香港人會不會開心一點?不過要移民丹麥也不容易,尤其今年公民入籍試「難得不可思議」,有三分二申請人不合格。現任中間偏右政黨上台後,移民政策大幅收緊,包括規定難民過萬港元以上的現金及財產將被沒收,今次再獻新猷,目的在於阻嚇外來人士。想簡單快樂原來不簡單。

【異鄉書摘】司徒薇:不由自主的悲愍

編按:早前節錄 90 後陳蕾「異鄉女子——十個命運自主的故事」。作者陳蕾本是異鄉人,飄泊中遇上這十位成熟睿智的女子,她看到的風景從此不再一樣。現再摘錄,由香港大學比較文學助理教授司徒薇之序,從序幕開始,跟著陳蕾與十位女子挺身走過幽谷。

唐明:平等的是那些有傘的人

英國是製傘大國,這麼說的理由是因為他們有賣得最貴的傘,一把好傘可以索價 500 英鎊——中國人聽了,大概會覺得這簡直是吃飽了犯渾,為甚麼一把傘要那麼貴?不為甚麼,因為喜歡和值得,「千金難買心頭好」,心頭好不必都是奇珍,或許更多是非凡的平常之物。

俄官員:Netflix 是美帝洗腦工具

網絡電視串流媒體 Netflix 的出現,改變了電視電影產業的生態。它除了提供大量高清影片隨時讓觀眾選播,更包辦節目製作,接連推出「紙牌屋」、「毒梟」和「夜魔俠」等有口皆碑的劇集,讓不少觀眾沉溺其中。至 2015 年, Netflix 已在全球各地累積近 7,400 萬訂閱用戶,人數持續上升。俄羅斯文化部長接受訪問時表示:「Netflix 佔領世界」不是笑話,而是美國政府暗中推動的計劃。

江皓昕:「小說餐桌」,舌尖上的文字

讀小說是了解外國文化的最便捷途徑。美國設計師 Dinah Fried 去年出了一本「小說餐桌」(Fictitious Dishes : An Album of Literature’s Most Memorable Meals‎),就是把西方文學經典中的餐飲化為實體,偽文青(hipster)式的高抄拍攝,再配上原文出處的句子——很作狀,卻也賞心悅目。

護瞳行動:關上醫療歧視的大門

紅色與橙色交差著,重複的圖案編織成一幅幅特別的藝術品——這是彼德的創作風格。彼德是澳洲原住民,也是 Gumatj 族的長老,和部落的文化守護者。性格風趣的彼德,畫作曾在全球不同地方參展,是外界了解澳洲原住民文化的一扇窗。彼德有幸扮演活文化遺產的角色,但更多的澳洲原住民仍享受不到一般澳洲人的福利。

揭格陵蘭全球自殺率最高之謎

月前,香港接二連三發生青年自殺事件,讓各界關注學生壓力,擔心情況繼續惡化。據統計,本港每 10 萬人中,約 12 個自殺,比起大部分國家要高。但是,這棘手問題,在地球另一方的格陵蘭(Greenland)更加嚴重。這人煙稀少、與世隔絕的小島有著全球最高的自殺率 ,每四人中就有一人曾經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