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

|共34篇|

俄羅斯寡頭:敵不過普京,也敵不過制裁

自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受到西方多番制裁,除了為平民的生活帶來諸多不便,超級富豪亦被點名制裁,他們在海外的昂貴玩物及住處,諸如遊艇、私人飛機、豪宅和藝術品等被剝奪。據法新社報道,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寡頭遭受重撃後,似乎難再支持普京做法,但也難令西方撤回制裁。

俄烏戰爭:中國有機會進一步染指北極圈?

俄烏戰爭爆發以後,全球自由陣營對俄羅斯實施極為嚴厲的經濟制裁,大量資金流出俄羅斯,大大打擊該國在北極圈的能源項目。德國普朗克研究院中國研究專家 Trym Eiterjord 在「外交家」雜誌指出,中國可能成為俄方在北極的唯一投資拍擋,意味將可以染指當地。

普京財富在哪兒?

美國宣佈擴大對普京的制裁至其兩名成年女兒,美國政府方面解釋,相信二人可以控制父親部分資產。去年的「潘朵拉文件」便披露,普京在與摩納哥有著以情婦 Svetlana Krivonogikh 名義購買的秘密資產。通過身邊人隱藏財富的手段並不罕見,但要查出普京真正的財富,勢必涉及他利用俄羅斯政府隱藏資產的手段。

【亞洲第一】入侵烏克蘭,成日本對俄外交轉捩點

作為首個就入侵烏克蘭向俄羅斯施壓的亞洲國家,日本早前獲烏國總統澤連斯基致謝。2014 年俄國吞併克里米亞時,日本的回應顯得遲滯,僅對俄實施象徵式制裁;但受俄烏戰爭影響,加上認清已無望從普京手上取回有主權爭議的北方四島,現時日本政府已重新考慮更強硬的對俄外交政策。

小國領袖:新加坡為何會制裁俄羅斯?

俄羅斯自於 2 月 24 日全面入侵烏克蘭,造成嚴重的人道災難,自由陣營多個國家旗幟鮮明地反對侵略行動,由提供軍備到制裁俄羅斯等,給予烏克蘭各種援助。甚少在國際衝突中明確表態的新加坡,也在 3 月初破天荒對俄國實施金融制裁和出口管制,是 44 年來首度作出單邊制裁。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博士生李希瑞便在「外交家」雜誌撰文,剖析箇中因由。

當俄羅斯國庫一瞬間化為烏有:震盪的國際財金秩序

俄烏戰爭依然持續,自由國家陣營為了聲援烏克蘭,陸續制裁俄羅斯,包括把部分俄羅斯銀行排除在國際支付系統「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之外,又凍結主要涉事者的資產,並禁止美國公民與俄羅斯中央銀行進行任何交易。上述種種措施,變相令俄羅斯國庫幾乎一瞬間化為烏有,「華爾街日報」就分析這些舉措會對國際財金秩序造成怎麼樣的震盪。

【烏克蘭戰爭】俄羅斯人也出走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局勢受舉世關注。俄國國內不缺乏支持或反戰之聲,除此之外,當地獨立民意調查機構列瓦達中心早在俄國揮軍烏克蘭前曾指出,開戰令俄羅斯人深感恐懼。如今戰爭已成事實,加上戒嚴的傳言、國內經濟受西方孤立影響,一些害怕留下的俄羅斯人,就選擇出走。

俄羅斯的尷尬盟友:印度與以色列

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後,正面臨歷來最嚴重的經濟和外交孤立,除了美國、歐盟態度變得強硬,連日本、瑞士、新加坡、南韓都宣佈加入制裁行列。不過,俄羅斯依然擁有中國、白羅斯、古巴和緬甸等少數友好國家。惟當中有兩個國家,在戰爭爆發前又親西方又親俄,因而陷入十分尷尬的局面,這兩國就是印度和以色列。

【烏克蘭戰爭】要支持俄羅斯,中國面臨甚麼限制?

回顧 2 月 4 日北京冬奧開幕日,中俄領袖在同日峰會上宣佈夥伴關係「無限制」、沒有合作禁區。當時有分析相信,烏克蘭戰雲密佈之際,兩國無限制關係將成西方考驗。然而,自西方以制裁回應俄國入侵烏克蘭以來,身為俄方最大貿易夥伴的中國,對莫斯科在經濟上的協助始終有其限制。

【烏克蘭戰爭】寡頭怕被制裁,但更怕普京

面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歐美等國除了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支援,亦宣佈連串經濟制裁方案。其中,歐盟在製裁名單上增加 26 人,包括幾名俄羅斯知名寡頭、普京親信。「福布斯」雜誌指,自俄軍入侵以來,俄國富翁的財富已經蒸發超過 1,260 億美元。儘管如此,打擊俄國寡頭未必能向普京製造壓力、止息戰爭,因為今天的俄國寡頭已無力挑戰普京的權威。

「莫水」伊朗:一場動搖政權的環保抗議

核協議談判中斷近半年後,終在本週一於維也納重啟。但其實最近數週,伊朗正忙著應對國內史上最大規模的環保抗議。11 月 19 日,古城伊斯法罕(Isfahan)就集結了上萬示威者;一週後事件演變成衝突,示威者要面對防暴警察的武力驅散,因而血流披面及被拘捕囚禁,只不過是為了替當農民爭取灌溉莊稼用的水。

老撾版的中國賭王:趙偉

11 月 25 日,澳門小賭王「洗米華」周焯華被溫州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在內地非法經營博彩業務為由,發出批准拘捕令。他亦隨即被指涉嫌不法經營賭博及清洗黑錢,遭澳門司警逮捕,事件令人關注當地賭博業的未來。中國一直嚴格管制賭博活動,很多中國豪客就轉移到澳門等地,以及今次要介紹的老撾。

聯合國制裁監督員:裡外不是人的高危職業

聯合國面對侵犯人權暴行,經常被批軟弱無力,原來即使實施制裁,聯合國專家亦屢遭當地政府任意拘留和暴力威脅,更有人因此喪命,問題卻得不到國際重視。15 名前任和現任聯合國制裁監督員接受「外交政策」雜誌專訪,憶述死裡逃生的經歷,質疑聯合國與大國衝突時,根本無能力保護旗下專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