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

|共15篇|

愛潑斯坦私人島嶼叫價過高?

已故美國富豪愛潑斯坦名下兩個位於加勒比海美屬處女群島的島嶼,上週以 1.25 億美元開售。愛潑斯坦遺產律師表示,這兩個島嶼的出售收益,將用於解決待決訴訟及遺產管理的常務開支。不過彭博社訪問相關房地產行業人士指,考慮到昔日的買賣價錢、加上愛潑斯坦在島上惡行的負面影響,大聖詹姆斯島(Great Saint James)和小聖詹姆斯島(Little Saint James)作價過高。

移民到天涯海角:英國最偏僻人口聚落

移民英國,香港人首要考慮適應問題,期望有社區照應、有良好就學和就業機會。如果按此標準,英國富拉島(Foula Island)相信是最不切實際的選項 —— 島上只有 30 名居民,對外聯繫不穩,沒有商店供應日用品,被視為英國最偏僻人口聚落,島上還沿用著古老的儒略曆。

從明日大嶼到杜拜:陸沉時代的造島世紀

談及「明日大嶼」填海造島計劃,不少人都批評工程罔顧海平面上升威脅。英國紐卡素大學社會地理學教授邦尼特(Alastair Bonnett)著作「島嶼時代」指出,這種矛盾不是香港獨有,由杜拜世界群島、到恒大集團的海花島,人類正在中國和波斯灣國家引領下,進入瘋狂造島的世紀。邦尼特親身考察消失中的島國,與逆天而建的人工島嶼,揭開這個時代的光怪陸離。

封閉的復活節島民,如何延續社會?

南太平洋復活節島(Easter Island)以巨大石像聞名。12 至 13 世紀波利尼西亞人(Polynesians)抵達這座孤島,成為日後島上的拉帕努伊人(Rapa Nui)。直至 18 世紀荷蘭及西班牙探險家先後抵達為止,島民一直處於與世隔絕的狀態。獨木難成林 —— 美國一眾人類學家近日發表的研究,便探索島民在探險家來到前,如何延續社會。

為塞舌爾海椰子「留種」

位於印度洋非洲東岸一帶的群島國家塞舌爾,其中兩個島嶼有一種特有植物 —— 海椰子。海椰子種子是全世界最大最重的種子,可重達 25 公斤、長至 50 厘米。這顆狀似臀部的塞舌爾珍寶,早在去年疫情大流行前已是黑市暢銷品,導致島上保護區偷種子事件頻生;當地組織現正想辦法為海椰子「留種」。

美國人?日本人?日本父島「歐美系島民」

日本小笠原群島的主島父島,位於東京以南約 1,000 公里,是一座面積只有 24 平方公里的島嶼。這座距離本島船程約 24 小時的小島上,部分島民的面孔並非日本人的亞洲面孔,他們的祖先在將近 200 年前,由美國、歐洲及太平洋波利尼西亞群島到此定居。父島經歷殖民、戰爭,主權曾在美日之間易手。要問今天的島民,他們是日本抑或美國人,可能不容易回答。

尖閣諸島威脅:這次中國來真的?

有說漁船是中國海軍「第三艦隊」,會配合中國海軍、海警行動。隨著 8 月中休漁期結束,據日本「產經新聞」報道,中國已經預告日本政府,大量中國漁船將進入尖閣諸島(中方稱釣魚島)附近水域,日方無權阻止。美國海軍陸戰隊退役上校、現任日本戰略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Grant Newsham 認為,中國這次的威脅非常確實,並將付諸行動,而此舉亦正好喚醒一直不願相信中國會採取實際行動的日本人。

日本奄美大島 —— 失傳的有毒植物飲食

要嘗鮮,就地取材是其中一個方法。在日本九洲及沖繩島之間的奄美大島,島民亦善用島上的鐵樹作食材。然而,鐵樹含有劇毒,直接食用可引致內出血甚至肝受損致死。因此島民早在幾個世紀前,發展出一套加工方法,濾去鐵樹毒素,最終成為可食用的澱粉。

日本以島為牆,防範中國衝破第一島鏈

日本作為第一島鏈(first island chain)重要一環,一直走在警惕中國軍隊舉動的最前線。「華盛頓郵報」報道指,中國對日本空中及海上的軍事挑釁活動,旨在爭奪雙方有主權爭議的島嶼控制權,並已於東海上的宮古島,演變成一場看誰先退縮的「膽小鬼博弈」。

太平洋島國陸沉,移民是唯一出路?

從地圖遠觀太平洋,可能只見一片藍,但太平洋島嶼數目實際多達 25,000 個,即便在一般地圖上看不見,太平洋島民依然存在。不過在氣候變化下,太平洋不少島國正面臨海平面上升的淹沒威脅。人們可以怎樣拯救他們,避免從地圖上消失的一日真正來臨?4 名來自英美的學者,就以島國基里巴斯為例,撰文呼籲國際伸出援手。

Moyashi:如何保存一個廢墟?

保存風化的「古蹟」,與保存古蹟的「風化」是兩回事。保存一個建築群於廢墟的狀態,即使在世界上也是絕無僅有。日本與長崎市政府所面對的問題是:需要保存與修復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的軍艦島,但完善管理下的軍艦島就可能失去廢墟的感覺。當建築被維修、草木道路被整修,那個還是大家想看的軍艦島嗎?

羅興亞難民唯一可居之處:無人島?

羅興亞難民問題延續至今,仍未完滿解決,其中一大難題,是如何安置孟加拉國內約百萬名羅興亞人。曾任國際慈善機構 Chance For Change 馬拉維地區負責人的 Louis Parkinson,走訪羅興亞人在孟加拉的聚居地科克斯巴扎爾,指當地政府計劃把羅興亞人安置到無人島上的計劃,雖具爭議,但鑑於形勢,可能是唯一務實的辦法。

接觸與世隔絕部落,害人害己的冒險?

27 歲的美籍傳教士 John Allen Chau ,月中試圖向印度安達曼群島一個原始部落傳教,遭到土著射殺。儘管其家人指,原諒殺死 Chau 的兇手,並呼籲印度警方釋放協助 Chau 登陸小島的人。然而,印度德里大學人類學教授 Pooran Chand Joshi 直斥,Chau 意圖接觸土著的行為是一次「愚蠢的冒險」。何以島上的土著如此不可接觸,而島外的人亦不應該接觸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