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

|共12篇|

經濟學家預測頻頻失準,問題在於迷信理論?

不時會有經濟師及經濟學家現身財經新聞,為公眾預測未來經濟動向,但無論專家是如何享負盛名,都未能為預測帶來保證。他們要不是無法預見金融危機的來臨,就是虛報經濟衰退預警。美國歷史學家 Peter A. Coclanis 撰文分析,把經濟預測頻頻失準,歸咎於經濟學家過分依賴數據和理論,忽略分析的關鍵基礎 —— 經濟史。

怕蝕底更蝕底?停止追逐沉沒成本

有沒有試過買一張電影票,入場後卻發現是齣「爛片」,但因不設退票,為免蝕錢只好坐到完場?對於已經付出且無法收回的支出,經濟學稱之為「沉沒成本」。但小至日常生活,大至基礎建設,人們偏偏常犯經濟學家眼中的錯誤:繼續投放時間或資源。

球衣經濟學:非常合理的不正常銷售策略

歐聯落幕,世界盃開鑼,無論熱捧哪一國勁旅,都是球迷再添球衣的旺季。作為一個標準球迷,都不會錯過世界盃、歐洲盃以至各國超級聯賽盛事,歷年買過的球衣就更難計算。儘管球衣款式每年每屆都大同小異,售價卻愈來愈貴,而且球季一過,意義便大減。不過,球迷可能是地球上最忠誠的情感消費者。即使無新意、多廣告,而且愈出愈多、愈賣愈昂貴,一切不合理的銷售策略依然好像非常合理,球衣的銷情不但逐年飆升,更從未遭公開批評。

50 年前的人口災難預言落空,為何他仍堅持整體正確?

除了馬爾薩斯,另一著名的人口預言當數生物學家 Paul Ehrlich 於 50 年前出版的著作「人口炸彈(The Population Bomb)」。他日前接受衛報專訪時承認,原著作裡許多事件的細節和時間都錯了,但他說這本書整體上是正確的。「人口增長,伴隨人均過度消費,正在驅動文明走向懸崖:數十億人現在處於饑餓或微營養素營養不良,氣候變化正在殺人。」

忘我的駕駛態度,不是只有司機一人

在九巴意外,涉及危險駕駛的,理應不只司機。一家巨型專利交通運輸公司,就如一輛載滿乘客的雙層大巴,無止盡衝成本下限的紅燈,其實也屬危險駕駛。九巴 2015 年及 2016 年均錄得巨額盈餘,當然可喜可賀,但如果從整個都市的安危考量,則未必是好事。

靠著預測愚蠢行為,他的投資更勝巴菲特

為甚麼有人會為了省下 300 美元而自己頂著大太陽揮汗除草,但當隔壁鄰居出 600 美元請他幫忙卻斷然拒絕?同樣一個愛馬仕手袋自己捨不得買,但當老公花了家裡的錢作為結婚週年禮物,老婆卻開心接受?事實上,錢就是錢,它的價值不會因為環境不同而有任何改變,但對於人類來說,不同情境下的錢創造出來的心理感受完全不同。古典經濟學理論是建立在「人類是理性」的基礎上,排除掉所有可能的情緒因素。但 Richard Thaler 認為,消費者因為愚蠢而產生的不理性行為,不會因為市場力量而抵銷為零,甚至可以預測。

Richard Thaler:讓經濟重新面對人性

美國經濟學家 Richard Thaler 榮獲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結果公佈後,有關 Richard Thaler 和行為經濟學的報道鋪天蓋地,許多經濟學術語霎時湧現。大眾似乎特別熱切關注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皆因行為經濟學與生活息息相關。可是,在這些眩目的術語之下,到底 Richard Thaler 的具體貢獻是甚麼?

重探凱恩斯的啟示

每逢經濟災難發生,政界總會乞靈於凱恩斯,金融海嘯之後,情況明顯見諸歐美之別:歐洲大行緊縮,結果經濟持續低迷;奧巴馬治下美國奉行凱恩斯主義,以投資提振市場,數字上經濟現已復甦,達致全民就業。然而亦是此時,美國掀起反精英民粹浪潮,聲討官商勾結、貧富懸殊等社會不公現象,最終由商賈杜林普收割民憤,乘勢入主白宮。劇情發展看似弔詭,但對政治經濟學家 Geoff Mann 而言,其實相當合乎凱恩斯的邏輯。

冬甩經濟模式:救世良方?

二戰以後,全球經濟整體平穩成長,由 1970 年計至今更激增 3 倍,按照預測,屆乎 2050 年將再升 3 倍。長遠而言,經濟增長前景相當明朗,但無可否認的,隨之而來的問題也極度嚴峻:貧富懸殊持續惡化、全球暖化急速加劇、環境污染日益嚴重。一味追求經濟增長,無助解決當代種種問題,那麼世界需要甚麼經濟模式,才能糾正疑難?英國經濟學家 Kate Raworth 就提出「冬甩經濟學」(Doughnut Economics),為經濟、環境與民生擘劃一個平衡方案。

人性的弱點:逃避資訊

不提便不存在,除了董伯伯的八萬五,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的做法,其實不少都會犯上。在心理學、經濟學、政治上等範疇,長久以來便有討論和研究「逃避資訊」(Information Avoidance)這行為。
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經濟學及心理學教授 George Loewenstein 及同校的 Russell Golman 與 David Hagmann 於本月初於「經濟文獻期刊」發表論文,總結各種逃避資訊的行為。

經濟增長是否值得追求?

GDP 無視生活質素,發展惡果不會計算在內,但普遍經濟學界仍然執著於數字增長,愈高愈好。鄰近地區高舉「發展是硬道理」,已經釀成不少惡果,由環境污染到貧富懸殊,似乎人民福祉並不比統計數字重要。究竟經濟增長是不是一種迷信?

如果宗教是一門生意

宗教從來自成一角,神聖不可侵犯(例如,書局不可將聖經分類為小說);挪威經濟學家 Torkel Brekke 卻敢冒不韙,開宗明義視宗教為一門生意。新作「信仰經濟學」(Faithonomics)以經濟活動解構宗教角色,注定遺漏心理層面,但獨特視角提出不少創見,現時宗教衝突無日無之,也許值得國際社會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