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民主衰亡的不祥跡象

A+A-
女先知在古羅馬廢墟傳道,1740 年代,Giovanni Paolo Pannini 繪。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美國如今也是一副亂七八糟的局面,譬如要求將首都華盛頓立為第 51 州,要求擴充最高大法官人數,再來一次 Court packing;又有 BLM 和 Antifa 接力取鬧;還有奧斯卡收視率大跌的慘況,再加上總統總是一副風燭殘年,力不從心的賣相,令許多人不禁齒冷,甚至報以嘲笑。

最普遍的一種嘲笑,是對於民主制度本身的質疑,畢竟,美國今日發生的一切,包括去年 11 月至 1 月整整 3 個月的選舉之亂,都是在沒有外敵「侵犯」的前提下,美國人自己的所作所為。

事實上,「制度優越」並非高枕無憂的保證,美國學者 Claes G. Ryn 早在 2003 年的著作「道德自負的美國」(America the Virtuous)已有所警告。他提出,在蘇聯瓦解之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沉浸在勝利的洋洋自得之中,而對於自身衰落甚至敗壞的跡象毫無察覺,他觀察到的「不祥」跡象包括:

政客只顧追逐私利,為討好選民而被牽著鼻子走,法治被侵蝕、家庭遭解體、職業標準敗壞、營商環境的欺詐、學術粗劣和極端化、宗教的膚淺和濫情、藝術娛樂的惡俗、個人的自我放縱、整體生活趨於粗俗,凡此種種並非個別現象,而是表明整個文明在解體。

他所痛陳的這些現象,今日全部應驗,沒有一樣倖免:政客之間的私相授受、權色交易、尸位素餐司空見慣,最叻喊口號,印鈔票、借貸、派錢,免費教育醫療,或者大赦非法移民,只要有選票,賣甚麼都無所謂。至於法庭的失職,偏袒,在去年大選舞弊疑雲期間,也令全世界跌破眼鏡。家庭環節,不必說甚麼單親或者寄養家庭,只看國會連發言章程都刪除父母兄妹之稱謂,已可見一斑。營商欺詐的表表者自有掀起 2008 年金融風暴的華爾街;學術界和教育界更不必說,連數學科也要為了「平等起見」而更改標準。

其中他特別點名傳媒,輿論觀點愈來愈「趨同」,公開討論的議題範圍狹窄,但凡越過雷池的人就會被封殺或妖魔化 —— 對照這番話,再看看每日從美國主流媒體以及社交網絡上所見,我想,對這位學者而言,不幸言中絕對是一件悲傷的事情。

以美國今日之局面,去面對那些嘲笑民主的聲音,確實有點還擊無力,根源到底在哪裡呢?

他說,民主的現狀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舊的道德與品質被拋棄,以及由此而來對個人責任的逃避,相比其他任何政體,民主更需要公民具有道德品質。

西方傳統的道德強調實在且具體的個人責任,但新式道德卻轉向抽象概念,同情、關注的對象轉為「非人格的團體」,譬如特指的性取向族群,特定的膚色種族,而不是實實在在的身邊人、鄰居、同事;承擔道德的不再是具體的個人、家庭、地區社群,而是變成虛無的概念 —— 當然我們如今再看,以美國為代表之西方社會的道德感,幾乎淪為虛偽作秀了。

這番話當然是向所有迷信制度的人敲警鐘,制度絕對可以「任人舞」,美國有良好的選舉制度,香港的法治也曾為人引以為傲,結果呢?也可以解釋為何同樣是民主制度,各國表現良莠不齊,顯然不是制度的問題。如果以追求這套制度為目的,其實是本末倒置,真正的目的是甚麽,美國的國父在獨立宣言中說的很清楚,但是他們的理念,似乎被後世忽略了,甚至不敢直説——一個國家如果總是爛糟糟,無法真正實現民主,或者即使實行民主制度,也好像用的是假貨,自由、權利總是朝不保夕的話,其實是道德問題

將美國的命運,與古羅馬相比較,如今是一個頗為熱門的話題,早在美國立國之初,亞當斯和傑斐遜也在討論同樣的問題,亞當斯問:「你有沒有看到過歷史上一個徹底腐爛的國家,過後可以重新恢復道德呢?」(Have you ever found in history one single example of a nation thoroughly corrupted – that was afterwards restored to virtue?)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