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共87篇|

彩色電視,改變人類觀看世界的方法

1960 年代的香港,是四大探長的年代,政府貪污腐敗、治安惡劣,又遇上大型社會暴動;但那個年代,香港人看黑白粵語長片也可以津津有味。到 1971 年 1 月 26 日農曆大除夕,無綫電視的「歡樂今宵」轉為彩色播映,成為香港首個實地製作彩色節目後,世界從此變得不一樣,人們再難回到黑白時代 —— 彩色電視已大大改變了人類觀看世界的方法。

預算千萬,為何螢幕上的假髮還是那麼難看?

即使劇本、選角、演出、場景、配樂完美,但演員頭上一頂突兀甚至難看的假髮,有時會令電影或劇集蒙上一絲陰影。從「『吸血新世紀』最假的假髮」、「為甚麼『權力遊戲』的假髮那麼難看」,到最近網民批評「黑袍糾察隊」梅芙女王的假髮「從未如此難看」。大家不解,為何製作方有大筆預算,卻不能給角色一頂更好看的假髮?

戀愛真人騷好看,但也要顧及心理健康

戀愛真人騷近年備受歡迎,本港電視台亦開始製作類似節目,其更貼近生活互動,讓觀眾有機會窺探別人生活,或從中學習如何與另一半相處。不過,真人騷容易令觀眾代入,對參加者的好惡比其他類型的節目來得更強烈,英國高雲地利大學行為心理學家 Rachael Molitor 近日就在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解釋此類節目對參加者及觀眾的心理有何影響。

沒有了 YouTube 也不怕,俄國還有 RuTube

隨著俄羅斯加強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國內凡是不符合克里姆林宮立場的新聞來源,均會遭到打壓,僅存的獨立媒體也因此停止運作。民眾要得到可靠消息,變相需要借助社交媒體的資訊,但在政府逐步收緊下,大多西方平台已被禁,餘下的遲早亦會消失。據英國雜誌「旁觀者」(The Spectator)報道,俄羅斯在壓制 YouTube 的同時,力推自家製影片平台 RuTube 成為替代品。

舞蹈員的艱辛:不搶眼的努力

近日有演唱會發生意外,導致舞蹈員嚴重受傷,引起各界關注舞者職業安全問題。事實上,舞蹈員對舞台表演尤其重要,能夠令歌手的演出更豐富、更具爆發力。與明星偶像同台表演的時刻看似璀璨,但背後付出的努力及面對的困難,甚至比歌手更多,美國網上雜誌 Mental Floss 就有專文羅列專業舞者的艱辛。

遊戲大國日本鬧「機荒」?

天還未亮,東京電玩商店門外就已大排長龍,排隊的遊戲迷只為購得苦候多時的新版 PlayStation 或 Xbox。據「法新社」報道,兩款遊戲主機自 2020 年 11 月公開發售以來,全球都出現「機荒」,但情況以日本最為嚴重,因廠商 Sony 及 Microsoft 正優先考慮其他市場。日本電玩迷只好成立「報料」討論平台,集群眾之力獲取供貨資訊。

「長片」疲勞:何以看電影變成耐力賽?

全港戲院快將重開,但習慣暫停或一心二用的你,入場前可能要訓練一下專注和耐力。因為期待已久的「蝙蝠俠」和「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還有渴望重溫的「蜘蛛俠」、「梅艷芳」跟 Drive my car,片長皆逾兩小時。既說現今觀眾多不耐煩,所以網片愈短愈易紅,為何近年電影卻不分類型,全都如此漫長?

茶里:港仔搬來台灣後的日常娛樂

先不說騎車到哪裡玩,光是「騎車」本身就已經是一種娛樂。第一次感受到騎車那速度感後我就上了癮,然後專挑一些路又大又直的地方極速狂飆(利申:都是在法定的車速之下),那種迎風奔馳的舒爽感覺讓人一掃悶氣。就這樣偶爾騎到山上看風景、閒時騎到海邊看夕陽,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