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共76篇|

「長片」疲勞:何以看電影變成耐力賽?

全港戲院快將重開,但習慣暫停或一心二用的你,入場前可能要訓練一下專注和耐力。因為期待已久的「蝙蝠俠」和「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還有渴望重溫的「蜘蛛俠」、「梅艷芳」跟 Drive my car,片長皆逾兩小時。既說現今觀眾多不耐煩,所以網片愈短愈易紅,為何近年電影卻不分類型,全都如此漫長?

茶里:港仔搬來台灣後的日常娛樂

先不說騎車到哪裡玩,光是「騎車」本身就已經是一種娛樂。第一次感受到騎車那速度感後我就上了癮,然後專挑一些路又大又直的地方極速狂飆(利申:都是在法定的車速之下),那種迎風奔馳的舒爽感覺讓人一掃悶氣。就這樣偶爾騎到山上看風景、閒時騎到海邊看夕陽,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

與自由世界共抗納粹極權:初代女團「安德魯斯姐妹」

Viu TV 的「全民造星 4」,今次以塑造香港新一代本土女團為目標,再次掀起全城關注。早在 20 世紀初,現代流行音樂工業剛發展前期,已經可以找到全女班的偶像音樂團體,慰藉過很多代人的心靈。其中在美國,有一隊女子組合曾陪伴國民渡過二戰時的艱苦歲月,走訪各地盟軍基地提振士氣,她們名為「安德魯斯姐妹」(The Andrews Sisters),至今仍是美國歷來最暢銷的女團。

致自由:1920 年代日本摩登女孩

近現代的「大和撫子」形象,起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日本軍政府宣傳。而早於上世紀 20 年代中後期,日本社會相對繁榮,亦催生出一股年輕女性風潮「摩登女孩」(モダンガール)。這種近百年前,享受在百貨公司購物、在咖啡店打轉、看電影、聽爵士樂、抽煙的日本摩登女孩生活,可能顛覆今人對她們的認知。

警察形象低落,如何改變英美警匪片製作?

特立獨行的警察為追求正義,不惜無視法規、承受上司責難,最後因成功破案而受肯定。這種警匪片經典又老土的情節,總是描繪警察正面形象,但影評人 Luke Buckmaster 在英國廣播公司(BBC)分析,美國去年爆發反警暴示威後,英美警匪片製作正受前所未有的挑戰。究竟警察形象衰落如何改變影視製作?

「元宇宙」概念稱霸,歐美電玩逆襲亞洲市場

歌姬現身的電玩「要塞英雄」,由 Epic Games 所開發和發行,是全球擁躉第二多的電玩。自 2017 年推出以來,才短短四年,玩家人數就擴展到 3.5 億,超越全球人口第三多的美國。Epic Games 並未上市,因此沒有披露業績,但影響力正逐漸擴大,改變現有的電玩界秩序。

韓國觀眾:戲院可以不去,爆谷不可不吃

是要「與病毒共存」,還是繼續「清零」政策,各國自有決定。南韓嚴格防疫日久,近日亦終於放寬措施,包括戲院恢復場內飲食。但即使過去一段長時間,只准在院內呷汽水,而不得吃爆谷也好,韓國人也沒疏遠這種小食,並沒看視它為「看戲附屬品」。在他們心中,電影可以不看,爆谷不可不吃。

【聲音的力量】毋懼監控及「龜速」,古巴播客蓬勃發展

無自由,失歡樂。就算想要娛樂至上、麻醉自我,偏偏上網又貴又慢,連看 Netflix 也無望。這種鬱悶的生活,是古巴人的日常。不過「紐約時報」發現,儘管面對政府監控及「龜速」網絡,當地播客(Podcast)卻發展蓬勃。這類純聲音節目吸引大批聽眾,甚至顛覆黨派性極強的媒體格局。語言的力量之大,在這個共產主義國家可見一二。

Disney+ 為何是 Netflix 最大敵人?

這凸顯的是「市場無邊界」。市場競爭從不只限於看得見的對手,那些表面上八竿子打不著的業者,隨時可能會跳進來分一杯羹。當電玩大廠任天堂也要拍電影、手機龍頭蘋果也涉足串流,意味著遊戲、影視、電商與科技間的界線,將會愈來愈模糊。

在串流當道的時代,錄影帶仍有市場?

VHS 錄影帶曾是最重要的消閒娛樂之一,但在各種光碟甚至是串流服務出現之後,這種觀看影片的模式已被徹底淘汰。不過,人們似乎沒有完全捨棄 VHS,像日本最大影視連鎖店 TSUTAYA 的澀谷旗艦店,就在疫情期間擴充錄影帶區,提供大量未有 DVD 化及數碼化的電影錄影帶庫存,意外地吸引不少 20 多歲的年青人租借。而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的電影愛好者近年亦發起錄影帶交流運動,更發現仍有不少人存有錄影帶和卡式錄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