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嘉俊:被網絡包圍的飲食年代

A+A-
飲食資訊在網絡傳播速度極快,也能迅速植入他人某種價值觀。

永遠記得在某年某月某日,一個人在彩虹邨內,頭頂著大熱天,四肢無力,暑熱中躲進邨內的鑽石冰室。那個下午出奇地平靜,坐在冰室的卡位上,在座的都是邨內街坊,幾位老伯準時到場,他們沒吃甚麼,只來杯奶茶,見一見沒血緣關係的朋友,約定似的,天南地北說些舊話,全場沒一聲問好,卻感受到人與人之間,有某種微妙關係在流動。

印象中我點了杯奶茶,嘗一片奶油多士,然後坐上整個下午,看著門外婆孫悄步走過,踏上一地白花花的樹影。或許是冰室樓底夠高,一把吊扇在頭上,吹散了場內的歡笑聲,竟感到世間有一刻寧靜,說江山靜好太誇張了,卻難得在一個下午可以不理世事,有時間專心享受面前的食物,一片多士擋住外頭的車水馬龍,一啖濃茶似解心頭的窘。

當看到某位網絡名人展現個人的生活模式時,有否想過那是經過多重計算和精心部署的結果?

有時我會懷念,這種還可以單純吃喝的日子。真實、自在、隨心。簡單地吃喝的相反,是充滿計算的飲食生活。過去餐廳想宣傳,會把飲食廣告貼在雜誌上,我們看到後,引發好奇,提起食慾,便去試吃了。

但今天世界複雜得多,貼在雜誌的廣告實在太被動,現今的飲食「廣告」會滲透到你身邊所有人和事,打開網站,有身邊朋友,還有很多見過或未見過的俊男美女,他們會去新開的咖啡店打卡,會告訴你那家西班牙菜出品最正宗,只要看過類似資訊,網絡世界就有程式推測分析,天羅地網將無窮資訊灌輸到你身上,務求改變你的生活習慣,迎合某種消費模式。當你覺得這家食店出品很好、認為這位網絡紅人生活態度值得模仿學習、希望自己成為某種人,這一切本來看似自然,但如果站高一點在壁上觀,才會發現一切的潛移默化,原來都有迹可尋。

我們好像有選擇,但未開始選擇前,決定權早就交給了網絡世界。如今的企業富可敵國,他們業務範疇多不勝數,由小朋友用品到老人院、從國際學校到文青小店、由街市豬肉檔到連鎖火鍋店,企業可自製明星,或者用金錢在網絡世界創造各種的可能。最直接是製造某種價值觀,以一套網絡文化全天候包圍生活,在還未弄清楚究竟前,一套觀念已慢慢植入腦袋,而背後等待的,是企業的一套消費主義。

過去的餐廳和食品公司會在雜誌落廣告,如今卻會在網絡上散播各式資訊,潛移默化影響人們的思想。

人類本該有吃喝的自由,這是與生俱來最基本的自由,但在網絡成癮的今日,飲食的自由,或許同樣需要花上力氣,始能爭取。

CUP 出版 @ 香港書展 2022

不論是寫還是讀,文字能抒發人的心情,也能紀錄時代掠影,在今個夏天尋書香,就是我們能捕捉的小小歡悅。CUP 媒體準備了多本好書待讀者發掘,更有精美周邊產品,不容錯過!

  • 7 月 20 至 26 日(星期三至星期二)
  • 灣仔會展 1B-E31 攤位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字字研究所出版人,前《飲食男女》執行編輯。曾編寫《本土情味——香港百年飲食口述歷史》、《香港經典小食》等書籍。不專心飲食者,試圖以歷史、哲學、經濟、政治分析飲食活動,最後一無所獲。